秦爷怀里的小祖宗人美路子野

第267章 不愿打破这宁静的时刻

他本来也感觉到挺不好意思的,最近一段时间天气太热了,而他作为一个公司的负责人只能穿着西装,也不像女生那样可以穿裙子凉快一点,所以一到了一个地方他就想着先去洗澡。

却没想到他的无心之意竟然闹出了乌龙,让顾写意误会了。

想到这里,秦正羲又是一笑,这种时候想不误会也难吧。

于是秦正羲就起了戏耍顾写意的心。

秦正羲边解西装扣边步步靠近顾写意,顾写意被他逼得无没办法,只好步步后退,一直退到了一个门口处再也无路可逃。

他看着秦正羲在他面前放大的俊脸,觉得荒唐极了。

顾写意护着自己,对着秦正羲说出了一些可笑的威胁。

“秦正羲,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你要是敢动我会有人来收拾你的。”顾写意逞强说道。

听了这话,秦正羲本来含笑的面容突然出现了一丝狠厉,但那也仅是一闪而过而已。

“收拾我,你是说秦墨吗?”

秦正羲讽刺的一笑,“你觉得我会怕他吗。”

顾写意此刻已经顾不得他眼神里隐藏着的东西了,颤抖着声音说,“那你想要干什么。”

秦正羲字正腔圆的解释道,“我想洗澡。”

顾写意莫名其妙的说,“那你就去洗呀。”

秦正羲一脸无辜,他又靠近了顾协议,暧昧的声音在她耳边咬牙切齿的响起,“你堵在门口,我怎么进去。”

顾写意这才反应了过来,他立即推开秦正羲从他身边走过去,让两人保持在一个安全的距离内。

秦正熙凉凉的瞟了一眼顾写意,转头便不发一言的走进浴室。

听到浴室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之后,顾写意就在心里想着是留在这里,还是出去。

要是出去的话,秦正羲那里还有他们拍下的照片,如果他将这些照片给秦墨看了的话,那么就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如果留在这里的话,他以什么身份留在这里呢,而且秦正羲那个疯子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实在是太不安全了。

顾写意正要起身去拿包里的手机,不料秦正羲忽然拉开了门,他的头发湿漉漉的,秦正羲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对着顾写意的方向说,“要是不经过我的同意就走,你试试。”

顾写意承认,他的威胁奏效了,而且还是在这种情况下。

顾写意在心里对自己说的,大丈夫能屈能伸,等他拿到了照片,一定会头也不回的离开秦正羲这个分子。

阳光的热度不时的散进房间,故写意浑身燥热,于是他找到了遥控器将空调打开,就坐在沙发上享受午后时光。

虽然现在浴室里有一个他不想见到的人,可顾写意不得不承认,在这样热的天气里,配上空调睡觉是最舒服的。

况且顾写意近几日由于一个项目要开工了,他每天都在盯着项目,一个星期几乎上没有吃过饭更别说有一个充足的睡眠了。

他很想舒舒服服的就这样睡一会儿,可浴室里面含有一个危险分子,顾写意还是很害怕他对自己做出什么事。

但耐不住困意袭来,顾写意还是沉沉的睡了过去。

秦正羲洗完澡出来,就看到这样一幅场景。

阳光洋洋洒洒的照亮了整个屋子,空调的嗡嗡声不时作响,冷气向四面八方传送者,而顾写意躺在沙发上沉沉睡去。

秦正羲的眼底用染了一道柔情,他脚步轻轻的走过去坐在顾写意的旁边,看着顾写意娇憨可爱的睡姿。

秦正羲去床上拿了一条毯子盖在顾写意的身上,以免顾写意长期被空调吹的生病了。

秦正羲将手放在顾写意的脸上,顾写意不舒服的扭了扭,嘴里嘟囔了句什么,秦正羲也没听清楚,可能是抱怨吧。

顾写意不自知的将头靠在了秦正羲的肩上,然后用头使劲拱了拱,找了一个最舒服的位置后就睡着了。

秦正羲此刻心中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好像有怜惜,珍视,惋惜,各种感情交织在一起,不断的袭击着秦正羲烦闷的胸口。

秦振西悄悄扭动着身体,找了一个最舒服的位置靠在了沙发上,不知道为什么,他害怕吵醒顾写意。

害怕顾写意头也不回的走了,打破了这短暂的宁静。

突然之间,秦正羲也犯困了,他揽着顾写意的肩确保顾写意睡得舒服了,也渐渐的合上了沉重的眼皮。

夕阳西下,故写意睁开眼睛后又闭上了,片刻之后,像是反应过来了一样,立马睁开眼睛。

别看到的是这样的一副景象,秦正羲搂着她睡着了,而且已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

顾协议立刻推开秦正羲,不料幅度太大惊醒了秦正羲。

秦正羲不满的睁开了眼睛,他大咧咧的伸了一个懒腰,丝毫不顾及顾写意在场。

秦正羲刚要起来,又重重的躺回沙发上,他揉着自己酸涩的肩膀说,“你醒了,你好能睡呀。”

顾写意有点儿不好意思,他撩了撩自己的头发掩饰尴尬。

“不好意思啊,这一段时间我太累了,没注意到就睡着了。”

看着秦正熙没说话,顾写意边迈着小碎步往门口挪边说,“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听了这话,秦正羲菘醒的睡眼也忽然就变得凌厉起来,“我让你走了吗,坐下。”

顾写意低着头说,“真的不可以了,我还有事情,再见。”

说完顾写意就出其不意地跑到门口,可他的出其不意还是跑不过秦正羲的速度。

秦正羲赶在顾写意出门前把门合上了,他将顾写意困在门板和自己之间。

“你是想坐在沙发上谈,还是在这里谈。”

顾写意强压了压心中的慌张说,“去沙发上弹吧。”

坐在沙发上以后,顾写意指了指秦正羲。

秦正羲不明白他的意思,看了自己一眼,又看了看顾写意还是不明白,他不耐烦的说,“有话就说,吞吞吐吐的像什么样。”

顾写意不好意思的说,“麻烦你先把衣服穿上。”

此刻的秦正羲浑身上下只围了一条浴巾。

秦正羲抱怨的看着顾写意,“你还好意思说,我一出来你就抱着我不撒手,我怎么去换衣服。”

顾写意半信半疑的说到,“我是睡着了,又不是喝醉了。”

秦正羲强词夺理的说,“那也是因为你所以我才没有换成衣服,而且,要是我感冒了一定唯你是问”

刚说完,像是配合自己说的话一样,秦正羲重重的打了一个哈欠。

£

奶油兔子糕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