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爷怀里的小祖宗人美路子野

第264章 他从记忆中回到了现实

秦家居住在人烟稀少的黄金地段,这里寸土寸金,能住在这里的人都非富即贵,因而也是出了名的不好打车,并且距离秦墨妈妈居住的医院有三个小时的车程。

期末在雨里飞奔了一个小时,他在心里哭喊着,“妈妈,等等我,一定要坚持住。”

瓢泼的大雨淋在他身上,他在雨里摔了一跤又一跤,可这都不能阻挡他迈向母亲的步伐。

可能是老天爷看到他可怜吧,突然有个车走了过去,过了一会儿又停了下来,待秦墨跟他说明原因后,他同意把秦墨送到医院。

浑身湿透的秦墨飞奔着进了医院,他胡乱的擦了擦脸上的污渍,在医生和病人惊讶的目光中,慌忙的寻找母亲的病房。

终于找到了,母亲看到秦墨现实露出了一个虚弱的微笑,而后仔细看了一下秦墨此刻的样子,就哽咽着哭了出来。

他向秦墨生出手,秦墨飞奔着扑进母亲的怀里,母子二人相拥痛哭。

母亲安顿了他一些事,得到消息的秦勇才姗姗而来。

秦勇用抱着秦墨的母亲痛哭。

秦墨的母亲拉着秦勇的手嘱咐最后的话,“求你一定要保护好他,他是你的儿子。”

秦勇答应了,对于这个他曾经相爱过的女人,秦勇对她还是有亏欠的,所以秦勇当着秦墨妈妈的面把怀表给了秦墨。

看到这里,秦墨的妈妈终于释然了,他用尽最后一口气,哭着对秦墨说,“妈妈对不起你……”

后面的话还未说完,他就走了。

秦墨还记得妈妈去世的时候,眼睛是睁着的,应该算是死不瞑目吧。

一直到很久之后他都在想,妈妈未说完的话应该是对不起让他做了别人的私生子吧。

那天之后,秦墨生了一场大病,而秦勇和秦老爷子也注意到期末身上的伤疤。

他们狠狠的责罚和警告了王咏梅。

可秦墨此处从出院后就拒绝回秦家住。

秦勇因为愧疚的原因,就同意了秦墨的要求。

他在外面给秦墨买了一套房子,并专门派人去照顾期墨。

就这样相安无事的过了几年,秦墨和秦正羲也长大了,秦家新一代争夺就从他们手上开始了。

秦墨想起从前的事,心中就对王咏梅恨的要死。

这么多年他都坚持远离秦家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看到了王永梅他就会想起自己的妈妈,想起他那段悲伤的童年。

阳光从窗外的分析里照进来,金光洒到了秦墨的身上,他像一个王者一样纵想着世界的一切成败。

秦墨从记忆中回到了现实,他看向王咏梅的眼神里多了一份压制的恨意。

王咏梅不知道此刻秦墨心里想的究竟是什么,他还沉浸在怀表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秦墨此刻最不想见到的便是王咏梅,他语气冷冷的下了逐客令。

“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秦夫人就请回吧,我这里还有公事要处理。”

秦夫人经过刚才的沉默,此刻已经安定下来了。

他又恢复了往日的优雅与沉着。

“我来这儿找你自然是有话筒你说的。”

秦墨看了王咏梅一眼,淡淡的说,“如果是王家人的事,就不必再说了。”

这下王咏梅是真的坐不住了,他看向秦墨的眼神忽而变得凌厉。

“秦墨,你非要做的这么绝吗?”

秦墨嘲讽的一笑,“绝,比起你秦夫人来说,我做的所有事情怎么能绝得过你。”

王咏梅尴尬一笑,可还是强撑着面子说,“老爷子含在公司的时候,秦氏集团曾经遇到过很大的危险,那就是王家帮秦家渡过了难关。”

秦墨正色到,“就算是王家曾经帮助过秦家,可他们这些年在寝室集团也没少敛财。”

王咏梅怒喝道,“你才来公司多长时间,你凭什么这么说。”

秦墨回击道,“凭我手里有证据。”

王永梅不相信,如果真的有证据他为什么不公布出来,而是找一些借口把王家的人逐出秦氏集团。

王咏梅怒喝道,“好啊,那你就把证据拿出来呀。”

秦墨看穿了王永梅的想法,讽刺的说道,“你也不用在这里对我使用激将法,到公布的时候,我自然会拿出证据。”

秦墨继续说,“我能让他们那样离开公司一定算是很给他们面子,但王家人如果继续登鼻子上脸的话我就不会再客气了。”

王永梅怒目圆睁,但他没有办法反驳秦墨的话。

在谈话的最后,秦墨又跟王永梅说,“秦夫人,我在好言相劝你几句,这么多年以来王氏集团几次临近破产,哪一次不是沾了秦氏集团的光彩得以存活。”

王永梅盯着期末看了几眼,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秦墨凝眉看着合上的门,才缓缓的舒了一口气。

这时候,小石头探头探脑的进来了,“姐夫,那个老巫婆又来这儿闹事了。”

秦墨听到他对王咏梅的称呼是老巫婆,就被逗笑了。

“有什么事儿。”

小石头皱着眉说,“呦,差点儿把这事儿给忘了,这可是关乎你前途命运的大事啊。”

秦墨可不想听他再卖关子了,作势要起身去打他,小石头眼疾手快的躲过了。

小石头刚跑出去关了门,就立刻又把头探进来,眼神暧昧的说“姐姐,今天晚上要请你看电影,只有你哦。”

说完怕被秦墨打,就又立刻把头缩了回去。

秦漠不自觉的嘴角漾起了笑容。

另一边的琴正羲办公室。

王咏梅没敲门就进了秦正羲的办公室。

秦正熙在工作的时候很讨厌别人打扰自己,他皱着眉头问王咏梅,“妈,你怎么来了。”

王咏梅没看到秦正羲一脸淡定的样子,怒其不争气的说,“你还有心情在这儿坐着,都出了大事儿了,出大事儿了你知不知道呀。

秦正羲使劲儿揉了揉自己被王咏梅吵的快要坏掉的耳朵,“能出什么大事儿啊,我还有工作,你回家去吧。”

王咏梅怒吼道,“你知不知道你舅舅的儿子被开除了。”

秦正羲无语的看了一眼王咏梅,“你把这种事情叫做大事?”

王咏梅很是搞不懂秦正羲,“这不是大事儿吗,你知道是谁开除了你表哥的吗?”

秦正羲不耐烦的说,“还能有谁,不就是秦墨吗?”

王咏梅低声的跟秦正熙说,“你得想个办法,得让你表哥继续回来工作。”

奶油兔子糕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