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爷怀里的小祖宗人美路子野

第228章 全拍下了

秦墨在开车去找顾写意的路上,他反复叮嘱自己,不要生气,他和顾写意的关系才有了进一步的发展,不能因为这一次盲目的生气,又把之前所做的努力都白费了。

秘书的办事效率很高,不到20分钟,就把顾写意的所在地和是谁发的这个视频都告诉了他。

他加快开车的速度,去秘书给他发的地址。

秦墨看到顾写意在问着路人什么,于是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一定有人故意挑拨他和顾写意的关系。

可他秦墨是谁,怎么会被有些人这样利用,他们想让他生气,能让他和顾写意的关系变差,那他就偏偏不如他们的意,他偏要和顾写意相亲相爱,让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没有可乘之机。

看着顾写意匆匆忙忙的样子,秦墨并没有立即下车,询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是点燃了一根烟,边抽边观察,过了好一会儿,那里只有顾写意在忙来忙去,并没有看到岳烬燃的影子,他便准备下车去帮忙。

正在他要准备行动的时候,他看到顾写意朝着马路的另一边,笑了一笑。

秦墨想要打开车的手停了下来。

又过了差不多一分钟,秦墨看到岳烬燃手里带着一个小男孩儿,从马路对面走了过来。

岳燃带着小男孩站在顾写意面前,顾写意笑的十分开心,我手摸了摸那个小男孩的头,不知道说了什么话,就一起上了岳烬燃的车。

秦墨心里怎么都不是味道,他狠狠的掐了那只烟,开着车跟着岳烬燃那辆车,一路上,都在想方设法的给顾写意打电话,可顾写意的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此刻,秦墨心里已经喷出了一团火,“好样的,你真是好样的,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跟别的男人搂搂抱抱,是因为我对你太好了吗?”

秦墨来自己的,心里问着自己,顾写意一开始是关机状态,后来全都是无人接听状态,他们是不是有什么秘密瞒着自己,秦墨不愿意去想,但又不得不去想。

高架上的车堵了又堵,秦墨的心里像被无数只爪子挠了一样,十分不舒服。

他心里想的都是顾写意怎么敢背叛自己,可从内心来说,他更害怕顾写意爱的不是自己。

不知从何时开始,那个女人的情绪,竟然能左右了她的情绪,那个女人的事情,竟然能让她如此上心,他如此满心满意的对待那个女人,他为什么要这么对他。

终于,拥挤的车流开始行动,又过了一会儿时间,他跟着岳烬燃的车,停在了一所医院前。

秦墨看着岳烬燃和顾写意两个人一左一右的拉着小男孩儿的手走进了医院,像是一家人一样温馨。

秦墨终究是压不住心底的疑惑,秦墨拨通了那个人的电话。

秦墨冷冷的说:“这是什么意思,你想达到什么目的?”

秦正羲笑的猖狂又放肆,他挑衅的说着,“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秦墨此刻已经被气得要爆炸了,但还是耐着性子说:“他已经跟我结婚了,现在是我的妻子,你无论怎么做,无论做了什么,都不会改变这种局面。”

秦正羲说:“是吗?当初可是我不要她,你才来当了这个接盘侠的,私生子就是私生子,一辈子都改不了那样的习惯。”

秦墨手上的青筋暴跳,他写的没有心情跟秦正羲扯皮,秦墨一中此刻更在意的是,那个小男孩和顾写意是什么关系。

秦墨不想和勤正羲有过多的纠缠,他恶狠狠的说了一句:“既然是这样,那就祝你能如愿以偿。不过,顾写意只是一个开始,我会一件一件把属于你的东西都抢过来。看样子,你是爱上顾写意了,不过,他是我的妻子,这辈子都永远不可能和你有关系。”

秦墨就是秦墨,他总能轻而易举的抓住别人的痛处,秦正羲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可他所做的一切,都逃不过秦墨的法眼。秦墨只用一两句话,就足足可以让他暴跳如雷。

秦正羲生气的大喊道:“秦墨,你敢。”

秦正羲后边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秦墨挂断了电话。

秦墨怒气冲冲地走下车去,他跟在他们的身后,看着他们走进一个病房。

秦墨随后也跟着走进了病房,病床上躺着一个老人,小男孩扑到老人怀里,不住的哭着。

这时,顾写意看到了站在门口的秦墨,她心中已经被高兴冲昏了头,本没有注意到秦墨不愿的表情。

他急忙跑到秦墨面前,想做了好事的小孩子一样邀功,这个小男孩儿走丢了,我帮他奶奶找到了他。

顾写意继续说着:“还有岳烬燃,是他帮我一起找到的。”

此时,岳烬燃也看到了秦墨,秦墨站在病房门口,而岳烬燃坐在病房里的椅子上,他们毫不畏惧的看着对方,不要为已经弥漫了整个病房。

顾写意也发现其中的氛围有一些不对,她便出来打圆场。

顾写意说:“奶奶没事,马上就可以出院了,我现在去办理出院手续。”

顾写意想逃离这个硝烟弥漫的战场,就主动去帮奶奶办理出院手续。

让顾写意没想到的是,秦墨和岳烬燃竟然同时说要和他一起去办理出院手续,顾写意十分尴尬,她刚想搪塞着过关,可秦墨和岳烬燃不打算放过她,每个人都要坚持跟她去办理出院手续。

此刻秦墨已经在爆发的边缘,他冷冷的对岳烬燃说:“我的妻子,我自己去陪,就不劳烦岳先生了。”

说完,也不等岳烬燃回答,就揽着顾写意从病房外走了出去。

这一路上气压低的可怕,顾写意不知该如何跟秦墨解释,看着秦墨那张铁青的脸,顾写意更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了。

好在秦墨打破了沉默:“我给你打电话为什么关机,关了机之后,又为什么一直显示无人接听。”

秦墨生气得质问。

顾写意知道自己做的有些过分了,便也好言好语的跟秦墨解释:“我今天早上去上班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一个老奶奶,他跟他的小孙子走丢了,我让120把他送到了医院,我就去找他的小孙子。”

顾写意看到秦墨并不打算跟他说话,接着解释道:“今天早上,是给你打过电话的,可是你并没有接。”

秦墨嗤笑一声,满眼的讽刺意味,他回问顾写意:“所以呢,就因为我不接你电话,你就要去找岳烬燃吗。”

奶油兔子糕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