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无剑法

第54章 普通生活

伍行便在凤凰一族的家乡住了下来,他居住的地方是人族的村落。

他也没敢问凤十一是人还是凤凰,如果是人还好说,可如果是凤凰...那可就厉害了,能幻化成人形,还让人看不出破绽,这得是哪个级别的妖兽才能做到呢?

伍行住在一家姓范的人家,老两口加儿子儿媳孙子,五口人住在一个大院子里,房子很多,全在地面上,不像伍行一开始看到的房子都在树上,在人族的村落,房子都建在地面上,跟山脉外面没有区别。

村落里的人族,靠种地打鱼为生,成年男子都要下地劳动,稍有本事的人,就下河打鱼,女子就在家洗衣做饭照顾孩子,生活方式没有什么特别。

老范很热情,能见到从山脉外面来的人,让他很是高兴,扯着伍行问东问西,可惜伍行知道的也不多。凤十一带他来的时候,交代过,伍行身上有伤,可以不用下地干活,生活所需由凤十一负责,所以,白天男子都下地干活,伍行就在村落里转悠。

这里景色很好,纯天然无污染,空气新鲜,看着这鸟语花香的世界,还不时有凤凰飞过,甚是漂亮,感觉来到了仙界一样。

村口一颗硕大的柳树,枝叶遮天,地面盘根错节显示着它的古老历史。一个老者,倚坐在树根上,宽大的袍袖随着柳枝飘荡,鸡皮鹤发,两眼空洞浑浊,无神地仰望着远处的天空。当伍行走过他身前时,雕塑一样的老者发出了一声呻吟,让擦身而过的伍行停下脚步,转身疑惑地看向老者,老者没有动,只是用嘶哑的声音自言自语着:“哦~这味道好熟悉,是敌人来了?”

伍行好奇地问:“老丈,你说的可是在下?”

“不是你,是你身上的味道”

伍行上下看了看自己,又用鼻子闻闻衣服,不解地问:“什么味道?”

“敌人的味道,是敌人的味道”说着伸出一只手,只剩了一根拇指,随着衣袖滑落,露出了斑驳的胳膊,像是被高温烫伤过,伸向伍行。

伍行退了一步,摇着头:“老丈,我不是敌人,是朋友”

老者没有听他说,只是自顾自地:“青莽山,褚老鬼,褚老鬼!”

伍行明白了,老者是闻到了自己身体内所受符篆的伤,是符篆的味道,随道:“老丈,我是受了青莽山的伤害,体内受伤”

“不对,不对,你怎么会活下来?没人能活下来,除了我,除了我”

伍行苦笑道:“我虽然活下来,但是也成了废人”

老者没有理他,只是嘴里一直念叨着:“没人能活下来,没人能活下来....”

伍行摇摇头,转身走向远处的田野,阳光洒在花木绿草和伍行的身上,暖暖的,内心一片平和,远处田地里有人在劳作,天空中有小鸟飞来飞去,争抢着食物。如果恢复不了,就在这和平的村落生活一辈子也不错,伍行心想着,坐在草坪上,阳光晒的舒服,随躺下,极力伸展四肢,看着蓝天白云,一阵困意,渐渐睡去。

发觉一片阴影挡住了阳光,伍行朦胧中睁眼,凤十一站在面前,见他醒来,蹲下身子有些歉意地道:“我的提议被长老会驳回了,你的价值体现不够,况且还是人族,我族青年都需要累功或争取进入凰池的名额”顿了顿又道:“但是长老会同意,你可以参与进入凰池名额争夺战,到时就看你自己的能力了”

伍行坐起来,笑对凤十一:“你已经为我做了很多,谢谢,我会努力争取,但是现在能不能先借你几颗晶石,等我恢复就还给你”

凤十一从储物空间中取出三颗黑晶,递给伍行:“这算是我对你的投资,记住,是有利息的哦”

伍行看着她手里的黑晶,这有点少啊,本来这种晶石里面含真灵气就少,现在他的需求量又增加了不知多少倍,杯水车薪啊。

凤十一见他犹豫,就又取出两颗:“就这么多了,再多我怕投资失败,损失过大,不要我就收回,我也在犹豫中呢”

伍行赶紧伸手接过黑晶,有就比没有强,试试吧,自己已经这样了,还能坏到哪里去。

凤十一见伍行接过黑晶,跟抢过去似的,笑笑道:“你从现在开始需要自食其力,不能老让别人养着,在村东头有两间茅草房,你暂时住那儿吧,到开始争夺名额时,我会来通知你”说完腾空飞走了。

伍行也收起黑晶,起身向村东头走去。

这是两间破败的茅草房,估计是人家盖了新房后舍弃的,房子外面还用柴火棍围了个院子,院墙已经七扭八歪的不成型了。伍行走进院子,见茅草房竟然还有个破木头门,小心地推开木门,见里面黑洞洞的,啥也没有,里屋还好,有个土炕,屋墙上有个一尺见方的小窗户,空洞地张着口。房梁乌黑,房顶有几个地方还张着嘴漏风。

伍行也懒得收拾,找了个干净点的地方,盘坐在土炕上,从怀里出黑晶握在手里,开始修炼。

体内筋骨稍有起色,只是经脉已经乱七八糟没法运行功法,只能通过真灵气慢慢恢复筋骨肌肉,这一吸收黑晶,伍行才发现,这种黑晶跟自己猎兽得到的黑晶大不一样,应该是比较高级的黑晶,跟自己手里的白色晶石相去不远,杂质很少,真灵气含量很大,惊喜!

伍行的大脑没有受损,真灵气沁润下,神经元开始兴奋,脑细胞活跃,感知能力慢慢恢复壮大延伸。

一颗黑晶吸收完,伍行精神奕奕,跳下土炕,来到院子里,开始伸展拳脚,修炼易筋经,筋骨肌肉越发恢复的快起来,只是经脉没有一点进展。就是这样也让伍行兴奋的不要不要的!修炼日短,一夜过去,一大早,就感到饥饿袭来,可以用储物空间了,检视了一下里面,只有肉干,没有胃口,还是想办法弄点新鲜食材吃吃。

感知探出四周,可能是距离过远,只模糊地察觉再往东有一条河或者是湖,伍行马上行动,奔水边而去。

走出三里多地,终于看到很大一片湖水,波光粼粼,看不到对岸。

还是折来树枝,制作鱼竿,鱼线是储物空间里衣服拆下来的线,鱼钩用碎银子捏成,鱼食是在岸边现挖的蚯蚓。做好一切,找个合适的地方,垂钩待鱼。忙活半天,只钓上几条巴掌大小的草鱼,伍行耐住性子,耐心他有,就是腹中越来越饿。

好不容易勾住一条大鱼,可是过大,鱼线抻不住,见大鱼就要脱钩,伍行急了,从储物空间取出紫天横的长槊,往大鱼扎去,不防槊有点重,没扎准鱼不说,连伍行也被沉重的槊带到水里,连忙撒手,槊沉水底,伍行爬上岸来,浑身湿透,沾满了泥巴,狼狈的看着自己的鱼竿被大鱼带走了。

沮丧地坐在岸边,手托着腮帮子看着水面发呆。沉思半晌,忽然哈哈大笑,这不就是普通人的生活嘛,自己就是从这样一步步走过来的,怎么现在就走不了路了?况且现在自己比普通人还高出不少呢,随从储物空间扒拉出一张弓,自己的钢弓是拉不开了。用丝线绑住箭尾,感知探入水中,寻找着大鱼,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他找到一条半丈多长的大鲤鱼,弓开大半,箭似流星,准头还是有的,准确命中大鱼,大鱼想拼命逃脱,怎奈伍行已经做好准备,丝线粗不说,另一头还绑在了树上,等大鱼没有了力气,伍行轻松将它拽上岸来。

一条硕大的鲤鱼,被架在制作好的烤架上,伍行在自家院子里,开始了烧烤生活。各种佐料加足,香气浓郁,飘满小院。伍行把酒取出,一口浓郁香气的鱼肉,一口香辣的美酒,幸福感瞬间顶满脑门。

一颗小脑袋从栅栏后面露出,脏乎乎的小脸上,一双大眼睛紧盯着烤架上的大鱼,嘴里伸出贪婪地小舌头,舔着嘴唇。眼睛转到伍行身上,犹豫着,像被一根绳子紧紧地拴着他,不愿离去。

伍行脸上极力露出最温柔的笑,冲小家伙招招手,再指指大鱼,表示可以来吃哦。小脸上满是兴奋,慢慢移动着脚步靠近过来。伍行从空间取出一只盘子,割下一块鱼肉,放在地上,也不看他,只是喝酒吃肉。

小家伙冲上来,端起盘子跑到足够安全的距离,蹲在地上大口的吃起来,仿佛鱼没有刺一样。

两盘鱼肉下去,这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跟伍行成了朋友,孩子叫小桃,也是村里的村民,爸爸死了,跟妈妈一起生活。别看小小的年纪,上山砍柴下地种苗,割草喂猪担水做饭,样样都行,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不单有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