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暖情:偏执薄少掌心宠

第147章 情书

第147章 情书

又过了一年,往后也还有很多年,他们会一直这么幸福下去的。

甄红被云伊言拉着去外面偷看那林萧然和云静。

他们两个就是在一起聊天而已,甄红正要拉走云伊言,不巧被他们两个发现了个正着。

云静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偷看他们,有些被吓到,还好她没能说得出什么不太适合他们听的话。

她马上隔年就要高考了,和林萧然估计不能再分到一个班里,而学校出了一点事儿,给林萧然写了情书过去的竟然是她在学校的同桌,总觉得不好意思转接,准备偷偷藏起来,不想告诉他,又觉得不好。

尽管同桌和她也不是特别好的关系,但是这种事情摊到她头上,多多少少有些道德绑架的意思,如果是给情书,怎么都应该亲自递给他的,是因为她知道她和他关系好才给她转交的吧。

可是为难的,就是她了。

两个人在外面没说一会儿话,云伊言和甄红就出现了,她面色羞赧,背对着他们。

云伊言走了过去,直接把她拉走了,“走走走,跟那些小家伙玩雪去。”

云静回头瞧了林萧然一眼,不情不愿得被自己老爸给拉走,林萧然站在原地有些愣神,等了一会儿才离开的时间,在地上踩到了一封信件。

他拿起来看了一眼,上面落款是给他的。

林萧然已经收到过很多这样的信件,从来都没有兴趣打开瞧上一眼,但是这似乎是云静掉落的。

他鼓足勇气打开了看,里面的内容却不是她写的,落款也不是她,而是只见过一两面的女生。

这并不是他所期待的,相反,甚至有些让他失落,她能帮着别人递信件,大概是觉得平平常常的。

冷风打着卷剐蹭着他的脸,那封信被他揉到成团,塞进了衣服口袋里,口中呵出一口寒气后,便打算忘记这件事情。

没有人需要为他的情绪负责,他会好好消磨掉自己这样的情绪的。

夜里一片寂静,只要夜雪下着的声音。

薄翊景拦着云笙的身子不准她再去看雪花,“你都要感冒了,还看上面雪,别去了。”

云笙喜欢看雪,央求他,“就看一小会儿,反正我都已经感冒了。”

“不能,我很久没在公司看到你了,你要快一点养好病,然后同我去公司上班。”

她做出了一副为难的样子,“我再休息两天吧,你快休息了,我也不去看雪了要休息。”

说着,云笙真的卷起被子就要入睡,薄翊景静静打量了一会儿,听着她熟睡的呼吸声,嘴角漾出了一抹淡淡的笑,伸手在她发间拨弄着,剥走了她脸上的乱发,俯身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云笙有感应,抿着嘴笑埋进了枕头里去,心里忍不住吐槽起来,都一把年纪了,还来这一套。

等他睡了过去,她才蹑手蹑脚得起身,准备越过薄翊景下床去。

难的又见到雪了,云笙想多欣赏欣赏,虽然上一次就是这么赏出了病来的。

可就在她要越过薄翊景时,突然伸出来一只手,直接把她给拽了下去,她摔在床上一阵阵得晕眩了起来。

“唔”

耳边传来薄翊景似笑非笑的声音,“还想去,你都学上我装睡了,我当然的配合你。”

没想到他也是在装睡,云笙爬起身来抗议又请求起来,“我这一次不会再打开窗户看了,你就让我隔着玻璃看看吧。”

薄翊景被求的有些心软了,抬手在她单薄的肩头上揉了揉,“那我陪你去。”

云笙点头,“嗯嗯嗯,你陪我。”

窗前的景致十分好看,雪落在了屋顶上,也落在树梢上,一夜之间都好像开了纯白的花一样。

薄翊景从背后抱着她,云笙表情有些垮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有点睡不着,辗转反侧,在床上根本躺不住,只想起来,要不是外面现在太冷,她就想出去的。

他突然梏紧了她的腰,“今天的药你吃了吗?”

感觉云笙身上有些烫,他连忙伸手在她额头上触了触,“烫的,没吃药吗?”

云笙点头,“忘了!”

总是会忘记吃药,所以才那么难熬,她连忙去找药来吃,兑着水喝下去后,才感觉到了困意。

夜色浓重的像稠墨,越来越浓,也越来越浅。

等到天亮,薄翊景担心她不好好吃药,拿着热水和她昨晚吃的剂量给她服下。

有人督促了起来,云笙连忙吃了,喝完一阵杯水,又想躺下去。

薄翊景把杯子放在了一旁,温言软语道,“吃完药再睡一会儿起来吧。”

云笙终于又困意来了,缓缓合上眼,“唔”

再醒过来,是被笙儿和小景的声音吵醒的,他们又放学了,可是她还躺在床上的,难地的睡意这么浓。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又困乏得沉下去,有些努力的想睁开眼睛看着他们两个。

笙儿过来好奇得看着她,“妈妈,你昨天晚上没睡觉吗?”

云笙哭笑不得,又睁开了眼,眉眼弯弯的把她抱了上床,“对陪妈妈睡一会儿吧。”

看到这样,小景火急火燎得冲回自己的房间里去,穿好了睡衣睡裤过来了,也蒙进了被子里。

薄翊景下班回到家,看着自己睡的地方被两个小鬼占了去,有些不悦得蹙起眉,但是看到他们睡的那么香,又实在是不忍心吵醒他们了。

最后他也穿着睡衣挤了上去,云笙一醒来,就发现自己和笙儿被他们两父子挤成夹心饼干一样得困在中间了。

这一觉睡的也太长了,她终于睡足了,头还有些昏昏沉沉,试着蜷缩捏紧了手指关节,却没什么力气,看来还在恢复期啊!

外面又是一场大雪,云笙却只能在壁炉前,一边织手套,一边透过落地的一面窗户,看着外面薄翊景带着两个小家伙雪仗。

发现自己那封情书给丢了,云静太不好意思了,鼓起勇气拿起笔,按着大概意思给林萧然写了过去,落款还是同桌的,模仿着她的字迹写了一封而已。

林萧然眼眸深深看着她,还是接了过去,打开一看,是同上次那封信差不多的内容,虽然字迹略有不同,但是传达的大概意思是对的。

他拿起那封信放在了身后,眉眼弯弯地淡笑,“谢了。”

叶子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