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暖情:偏执薄少掌心宠

第140章 顾齐偷跑

第140章 顾齐偷跑

这一次真的给了云笙一个教训,她真的不能再去相信曾经伤害过她的人,不管是苏雨云还是苏雁芙,她们两个都是随时随地都想置她于死地的。

不能不防着,这次也是本着一点善意给怀孕的苏雁芙送到了医院来接受治疗。

警方的事情也要等苏雁芙先快点好起来了,才能够有下一步的司法程序,她相信警官会公正处理这一次的事情,加上她也是有前科的,判刑可能更重,只要把她送进监狱里就好了。

笙儿和小景并没有被吓到,因为他们知道有爸爸妈妈在的地方他们就会很安全,当云笙进房间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竟然在搭积木,听着外面的吵闹声也没敢出来。

等到云笙开门一进去,他们终于觉得安全了,一个猛扑都窜进了云笙的怀里去。

幸好,都没有什么事情。

但是苏雁芙,咎由自取的结果是重伤,加上她之前本来就有伤口,在楼梯上摔下去后,直接成了重伤,眼下都还没脱险。

他们先回了家里,知道薄家发生了苏雁芙那件事情,云伊言和甄红,立马就赶了过来,看到他们都没事儿也就放心了,刚好云父云母这几天也是一直待在云家的,并没有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损失。

一星期后,顾家。

顾齐悄悄地回到了顾家,顾父顾母还是一如往常一样的各干各的,一个在拿电话,一个在給自己手指甲涂上指甲油。

他是偷偷地从乡下溜回来地,想看一看苏雁芙到底怎么样了,第一天他就拼死要回来,可是乡下那群野蛮亲戚真的是够了,不仅没收了他很多东西,比如银行卡,竟然还把自行车放了气儿,把三轮车也給拔掉了气门芯,就连他舅舅的拖拉机也牢牢的用铁索給锁上了。

他一开始根本没办法从交通闭塞,路上还有人家样了无数的恶狗,他最后还是经过了那里,赶紧的就跑了回来,靠着身上的一点零钱,度过了两三天,风吹日晒,终于搭着一辆到这里的顺风客车到了这里来了,凄惨的回到了家里。

“爸妈,我回来了,雁芙呢?”

客厅里两个人齐齐震惊,看着门口那个灰头土脸的小子,怎么还像他家英俊潇洒的儿子呢?

但是那声音,就是他的。

刚刚同乡下岳父了解他情况的顾父也一脸震惊地迎了上去。

“你真的是我儿子?”

“爸,是我!”

顾齐虽然又饥又饿,但是还是想了解苏雁芙到底怎么了,他不能让她出事儿,就算继续倾家荡产的保释她,他也愿意。

“爸妈,雁芙呢?她人在哪里?现在怎么样了?”

顾母气急败坏,“你怎么一回来就问那个小狐狸精呢!”

顾父也沉默了,一句话也不说,什么也不肯透露出来。

顾齐想到自己这几天的艰辛就觉得好累,赶紧到了沙发上坐着,可是顾母和顾父竟然很嫌弃他的,不愿意靠近他。

他抬起手看着自己满满泥土的手,指纹缝隙,手指甲里都是这样的黑黑的土灰,十分脏。

以往那个光鲜亮丽的顾大少,此刻就像是一个乞丐一样。

顾母见他把沙发給坐脏了,赶紧叫他去洗澡,他们也不肯说出苏雁芙的下落,他也只能先把自己收拾干净再说,不然去见苏雁芙的时候,她要是看到自己这么脏兮兮的,也是会万分嫌弃自己的吧!

顾齐进了自己房间的浴室里,一边給自己洗澡,一边想着之前就不应该放苏雁芙走,那时候他也太绝情了,应该说什么也要带着她远走高飞才是。

可是他那时候就是没有挽留,等她上车了,才追悔莫及地不想让自己父亲带走她。

也不知道薄家人到底对她怎么了,顾齐出了浴室又问了顾母和顾父。

顾父终于叹了一口气儿,松了口,“哎,她从薄家那楼梯給摔了下去,你说怎么着,人现在据说是在医院躺着的,外面有保镖把守,她也跑不掉了,等她醒了,肯定也是移送給警方处理。”

顾母点头:“对啊,你不要再惦记这个贱女人了,喜欢什么不好偏偏喜欢这种家伙,你看她对你好吗?一点都不好,还对着他大呼小叫,颐指气使,根本就是拿你当奴才啊,你妈妈我是看在眼里,恨在心里边,没去医院打她就是好的了。”

顾齐根本没听自己母亲说了什么,腾的一下就从沙发上給坐了起来,立刻就要往外面走,嘴里念叨着,“不行,她受伤了,我要赶紧去找她去!”

没想到她竟然遭遇了那么惨的事情,自己当时也没在她的身边,她肯定怕极了吧!

顾母也起身,一把就拽拖住了他,“你去哪里,去看那个小贱人吗?你不许去!”

她强硬要求着。

顾齐叹气,“哎呀妈你快放开我,我是要去睡觉不是去找她,我已经想的很清楚了,我以后都不会再同她这种人往来了!”

他还打算进房间里收拾一下的,到时候去医院,带着她远走高飞,再也不要回到这个是非之地了。

她也不会那么每天都不开心了!

顾母听着还是有些不放心,知道他在骗自己,狠很地拖拽着他的手,“你别想了,我是不会同意你过去找她的,你趁早死了那条心!”

看来他妈是不会放走自己了。

顾父也语重心长地劝他,“对啊,你不要偷偷去好她了,我们也知道你喜欢她,但是薄家也不会不顾及,万一因为你去找她,薄家生气,再对我们顾氏下手怎么办?”

顾齐一点也没听进去,再度强调,“我真的是要去睡觉啊,我真的去房间,我对她已经死心了,你们相信我!”

他一声怒吼,周边的女佣都难免动容了,更何况云父云母呢!

虽然他们很了解自己的儿子确实是想借机去找那个女人,可是事到如今,好像也没什么办法了,那个女人就是把他们儿子的魂都給勾走了。

顾母一下子就松开了顾齐的手,跌坐在沙发上,脸上泪水斑驳,“你走,走吧,你别回来了!”

叶子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