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软美人是白月光

第4章 嚣张的七皇子

第4章 嚣张的七皇子

“回小姐,昨夜您发了高烧,一直不退。您又吩咐不准惊扰了老夫人,所以奴婢斗胆去请了孙太医过来。”阿贞从丫头们后面站出来回复道。

沈纤的额头上包了一圈白纱布,脸色苍白,看起来十分的没有气色。她向碧怜抬起手,想要下床。

可这腿上又有些使不上劲,似是麻了,遂就着高枕躺在床上。

她勉强抬起眼,对阿贞说道:“你做的不错,替我向孙太医传个话,说待纤纤好些了,必定亲自上门致谢。”

“是。”

沈纤点点头,不再言语。阿贞她是极为放心的,虽样貌不够讨喜,性子也沉闷闷的,但为人踏实,对沈纤这种不爱闹腾的人来说,最是贴心。

一旁的碧怜嘟嘴,向沈纤抱怨道:“小姐,阿贞还没跟您说,昨夜咱们院里遭了飞贼!”

沈纤微微蹙眉,环视一周未见丢了什么东西,又看向一旁默默无言的阿贞,疑惑道:“飞贼?可是伤了人?”

回想起昨晚迷糊间,身边好像是有个男子在说着话,随又问道:“可抓着人了?”

不等阿贞开口,碧怜又抢先道:“阿贞他们一回来就见小姐摔倒在地,未见贼人身影,奴婢们也被打晕,记不起来了。”

碧怜有些懊悔地揪了揪手指,要不是这院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也不会被贼人转了空子。

听说最近长安城里有采花贼,许多闺房姑娘都遭了罪,万幸咱们小姐只是额头受了伤。

想想上次有个丫鬟因为照顾大小姐不周,直接被柳姨娘打了二十大板,屁股开了花。

而咱们三小姐更是将军府最受宠的小姐,要是有个好歹,我们这些下人还不得当场杖毙,碧怜一想想就觉得后颈发凉。

“既然人没事,也没丢什么东西,那便罢了吧。阿贞,你去跟吴管家说说,给咱们院里派几个能打的小厮过来。”

沈纤的院里原是有会武的侍卫的,可最近两年,由于“她”不断作死、到处欺压,还让贴身侍卫打伤了丞相府的庶小姐,闹得柳姨娘只好不安排侍卫在她身边了。

阿贞得了令就马不停蹄地出门去了,现今老夫人回来了,府里哪还有柳姨娘说话的份,自然是三小姐是第一大。

沈纤又对碧怜温和地笑到:“咱们的碧怜丫头,也是不错的,这些日子也是辛苦你了。”

碧怜一听,差点喜极而泣,我就知道,小姐的心里终究还是有我的!

她娇羞地点点头,虽然醒来后的小姐变了许多,但不得不承认,此时小姐才更配得上长安城第一绝色。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神态悠闲、美目流盼、气若幽兰,举止间说不尽的温柔可人。

沈纤又躺了一会,喝了药,觉着身子轻松了许多。

她低声问道:“七皇子,可是已经回了?”

碧怜有些困惑,怎么觉着小姐醒了之后更关心七皇子了呢?若是从前,得问太子殿下近日如何吧。

碧怜又是个藏不住话的,一轱辘就把心里话给说了出来:“小姐怎不问问太子殿下最近怎么没来看望小姐?”

沈纤正准备喝茶的手一顿,差点翻了杯子,有些诧异:“我为何要问太子?”

碧怜悄咪咪地看了看周围,其他丫头都去忙着别的,才凑到小姐跟前说道:“小姐是忘了吗?您之前还要我去打探太子选妃的事情呢。”

“太子选妃?”

“对呀,好几位皇子都到了适婚的年纪,所以皇上安排了京中所有适龄女子进宫。”

碧怜悄咪咪地笑道:“就凭咱们小姐的容貌,定然是能拔得头筹。”

在碧怜的口中,沈纤知晓了现今皇位之争势头最猛的,当属太子和四皇子。

她脑海里总是浮现一个男子模样,总是于危难之时出现,还让我入宫。细想下来,莫非是太子?

自魂离后,她的记忆总是混沌的,偶尔清醒,偶尔还有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

沈纤低喃:“莫非…他就是太子?”

“他?谁呀?”

碧怜见小姐眼神扑朔迷离,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是担心名声不好?

嗯,倒是可能。

不过碧怜也不敢打击自家小姐,毕竟她现今是京城名声最臭的,也是…最容易落选的。

沈纤轻笑,毕竟一个开青楼的将军女倒也为世间罕见了吧。

“我晓得了,你下去吧。”

没了爱说话的碧怜,屋子里一下子就静了下来,沈纤便带着一个丫头出门走走。

院子西面,几根长的竹竿架上,爬满了花藤,稠密的绿叶衬着紫红色的花朵,又娇嫩,又鲜艳,远远望去,好像一匹美丽的彩缎。

她缓缓走近,闻了闻那花儿,果真是沁人心脾。

“小姐,这风大,咱们还是回屋吧。”丫头在一旁提醒道。

沈纤回眸一笑,“无碍,这几日闷了太久,就想出来走走。”

丫头也不想扫了小姐的雅兴,只好去屋里拿一件披肩跟着。

自成了孤魂野鬼后,沈纤才觉得原来人世间才是最五彩斑斓的,就好比这些个花儿,以前怎没觉着如此艳丽呢。

就在她正瞧着一朵白牡丹上有好几只竹蜻蜓,想近些去看时,身边的丫鬟突然唤了声七皇子。

沈纤猛地回头,她的眼睛陡然一亮,一抹惊喜之色,在他的眼底一闪即逝。    沈纤也说不清自己的心跳为何如此之快,又为何…如此想见一个人。

或许是七皇子过于俊美?

沈纤想,定是如此的。

若是让别人知晓沈纤觉得七皇子俊美,怕是要笑掉大牙,瞧着她不仅是晕了头,更是瞎了眼了。

不说七皇子那暴躁的秉性,让多少闺阁女子避如蛇蝎;再瞧那外貌,长长的斜刘海挡住半面脸,看不清容貌,皮肤也不是净透的,甚至带着些黑。

听说前些年庙里遭了火,差点丧了命,身上还留了疤。

总而言之,与其他几位皇子相比,霖王就好比粗养的,要不是那贵气逼人的气质,可一点儿也看不出来是位殿下。

待他们走近,沈纤微微欠身:“小女纤纤见过霖王殿下。”

宋明霖瞧着面前的女子淡粉色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墨玉般的青丝随风而动,鼻尖一阵香气。

就是身子骨太弱,好似风一吹就要倒了…

沈纤一抬头,就落入一片漆黑的琥珀色眸子里,不带有任何色彩。

不等霖王开口,他身边的太监掐着嗓子道:“霖王殿下要出府,尔等还不快退下。”

沈纤一听,脱口而出道:“你要走了?”

面前的小太监可心肝一颤,差点当场给跪下,这小姐怎可如此大胆,竟敢跟霖王说话。

虽说自己才跟了霖王不久,倒也是摸清了些这位爷的秉性,不爱搭理人,别说给京中小姐们面子,就是皇上问句话,也是半天不见应的。

果不其然,半晌也没见着回话。

小太监一扭小腰,上前一步,掐着嗓子蹙眉道:“小姐可是将军府上的?怕是还不得消息。今儿早圣上已经来旨,七皇子之事另有缘故,待大理寺查明再做商议。”

怕沈纤是为嫡三小姐打抱不平,又走近小声提醒道:“姑娘莫要再拦着了,殿下还急着回宫复命呢。”

沈纤垂头,微愣片刻,微微欠身往旁一侧,让出一条小道来。

“小女鲁莽,冲撞了殿下,还望殿下见谅。”

身边的丫鬟小厮们都低下头,不敢言语,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惹了这大魔王。

“三小姐不必多礼,本王即刻便是要走的。”

三小姐?

莫不就是那将军府的“蠢蛋”?小太监惊大了双眼,仔细瞧着这位京中风头最盛的沈三小姐。

杨柳细腰、眉清水秀,哪里是个疯癫模样,不过这眉眼…倒是颇有风情,与传言一致。

朵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