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岁,火有歌

第18章 生如火焰(5)

波奇得依大会。

一张雕镂金莲花的石英长桌落在大殿最中央,七座白烛铜灯如刚竹干般笔直地散落七个角落,照亮七个人各执其词的脸。

厚重的灰尘积在高处的横杆上,若扑打在粗糙肌肤上的胭脂粉,可横杆下的长桌上却倒映着七朵烛火的花,落在如镜的长桌面上。

这座紫陇神宫奢华至极,却弥散出一股旧烛、铜锈味。

季无垠静坐在桌前,含眸环视一周,将其余六位境主尽收入眼。他的双手手指相互勾缠,唯有拇指在相互打转,像个旋转得极快的日晷。

“此次召开波奇得依大会的目的想必各位境主已经知晓,那无垠就不再做过多阐述,就开门见山了。无垠身后的这位是无垠钦定的下一任天之堑境主继位者,此次带他来,是为了让他熟悉一下波奇得依大会的召开。”

季无垠身后立着配着剑的石芜,他的目光阴厉若鹰,谨慎、小心地注视每个人。

他一步上前,朝众人恭敬长揖:“天之堑,五军总殿指挥使,石芜。”说完后,他安静退回原位。

季无垠与众境主皆满意地笑了笑,这在波奇得依大会是被默许的。各境主也会趁此机会研判这个即将继位的人选,以此作为下次波奇得依大会决定继位者的考究。

“诸位境主中,有无垠熟知的叔叔们,也有无垠许久才见一面的境主,还有三位是近年来新晋升为境主的英雄豪杰。”他笑着摊开手,如一个温文儒雅的谦谦公子,“现如今的七境是什么状况,各位境主想必心中有数。白雾外异族的攻击汹涌如浪潮,我们这些活在七之境的神之血脉越来越少,然而,早已抛弃我们的七国还安稳地躲在白雾内,享受着我们所奢望的生活,将七日月盟约全然忘却。”

七日月盟约——诸神之战落幕之日。最后一位即将死去的古神带着淌着古神血脉的武士们永生定居在七之境内,将七脉分在七境,各自管辖一片区域,卫戍在七国与山海异族的白雾内,与人族管辖者东归王朝的“白焱芫帝”签订七日月盟约。

以七境为月,七国为日,歃血成盟。

“可他们竟然遗忘了我们!旧史之前,七国会定时往七境送来军备物资,七境也会派遣一名被白雾侵蚀较弱的人送往七国以行监督之职……但是,我们与七国之间被斩断了联络!这并非我等意愿,而是由七国国主一致商榷,得了东归朝的敕书,主动抛弃了我们这些卫戍在七国白雾内的人!”

“这样的旧史,无垠不会忘却!这将是刻在刀剑上的仇恨!”无垠紧凝眉,恨意全写在脸上。

“季主。这应该不是你召集我们召开波奇得依大会的目的罢?这些旧事,我们都知道,《七日月盟约·旧野书》都写得明明白白,没必要再重述一遍。”坐在季无垠对边的年轻人出声打断。

这个年轻人有一头若金丝般细长的发,嘴边会挂着一抹笑,很淡,让人看不清那是笑的温柔还是笑得阴柔。若是你与他处得久了,就会发觉这个人总是笑,无论是悲、喜,他全都会笑,让人忍不住地想远离他。他简直像是个只会笑的布偶娃娃,久久得你都不记得他还是个人,却在某一日黄昏暮日里察觉到那个只会笑的布偶竟是自己。

他笑时,眼线会卷曲,若微翘的呆发:“季主此次召集我们前来是有如何离开白雾的头绪吗?”

无垠迎上他的笑,若风遇丘壑,风大则越而过之,若丘高、壑深,则风盘旋而不走。

“有了头绪,只是会稍稍有些麻烦。”无垠手指勾了勾眉发,顺着纹理往外滑开,“看来何主已经很着急了啊。”

他浅笑,和不灭岛境主何成风的笑一样,一时间,也瞧不出任何东西来。

“说是着急也算不上,只是待在这个逼仄的不灭岛里,会疯掉的。我终归会安耐不住内心的寂寞。”他也浅笑。

“寂寞这个东西可不像是何主该有的。”另一个年轻人藏在阴影里,无论白烛铜灯的火焰如何耀眼,都只能照亮他的一侧轮廓,仿佛他生来就适合活在阴暗的角落里。

他的脸颊梆硬如刀背,略长的髯发密密麻麻,却有一对漠不关心的瞳子。他盯着宽厚手掌中的一枚银珠,把玩、鼓动着,好似个贪玩的孩子,遽尔,他抬起了头,嘴角有落落寡合的轻笑。

“我们居守七境已不知年月,这里就是我的故乡。或许对你们来说,冬岁·七国是这世间最美的女人,她会让你们恨不得饮着血、刀驾着脖子、冲上去抚摸她、亲吻她,占据她的一切。可对我来说,即使它再怎么繁华,疆土再怎么肥沃,我也提不起兴趣。只是守着这块不大的玥落地,就已用尽了全力,何必再起纷争呢?白雾外的异族难不成还不够吗?何主、季主。”

他手中的银珠停止转动。他对几位境主露出谄媚的笑,生怕得罪谁似的,很难想象这个人是一境之主,可他偏偏就是稳坐在境主之位上。

“这只是你的意思。在这里,少数人要服从多数人。”何成风笑看颜不叶,有一点轻蔑的意思。

“即使在这里,我们也只是商论各自的见解,不是吗?难不成何主还想对我玥落地拔刀相向?季主不是都说了吗。过去的法规、盟约早已无用,七国不曾遵守,我们又有什么遵守的必要。七之境这些年也不都是各自为营吗?当初,玥落地被异族攻至玥云宫时,你们又在哪里呢?!”他如村夫野痞的神色里有一闪而过的恶狠,转而还是那副谄媚的笑,还有懒散的闲人语气,“这些都是多年前的事。你看!我又提起了,说出来又会扫大家的兴。”

他摇了摇头:“只是啊……玥云宫围攻之乱后我玥落地已元气大伤,实在是难以举军远征,即使是得了离开玥落地的法子,也怕是无福消受啊……更何况,我们大举迁军至七国,他们会接受吗?”

季无垠沉默地看藏在阴影里的玥落地境主——颜不叶。他有个像娘们的秀气名字。

可颜不叶却是七境中出了名的“软柿子”。他看似无所事事、插科打诨、低声下气得不敢得罪人,可他名慑七境的“玥落之乱”是七境之主都心底发寒的。

五年前。

上一任玥落境主颜钺罹患病重,久卧丝床。

阶下五个皇子正为争夺境主之位斗得头破血流,手段、心机全盘用出,难分伯仲,可谁曾想,这个年纪最小,平日里表现得最无用、最懦弱的颜不叶却在颜钺准备将继位者布告天下的那一夜,从离宫最远的枫夜殿里,领着一万一千名惊天林军,从十里宫外一直杀至玥云宫的玉墀阶前。

那一夜,他的腰间别着拴着五颗被血染红的头颅,那都是他的兄弟们。他们在临死前都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惊恐表情,似是在说“你这个最懦弱、最无用的颜不叶竟敢杀我?”

随后,他将五颗还流着血的头扔在颜钺的床前,跪喊:“父亲,如今皇子们只剩下一人,父王应知道该如何选?若非父王也要逼孩儿,将父王的头颅也扔在这样冰冷的地上?”

颜钺那夜没写下任何带有墨痕的东西,只有一口暗红的血若溅起的浪那般狠狠地喷在床褥上,就这样冰冷地死去。颜钺死后,趁着夜色,颜不叶坐在冰凉的王座上,久久地坐了一夜,直至翌日清晨。

然而,最可笑的是,那份遗诏中写有继位境主之位的位置上本就写着颜不叶的名字。

所以,在七境人眼中,他是野兽、是凶兽、是野人、是恶魔的化身!别看他平日里隐藏得极好,可谁也不知道他这头凶兽会在什么时候露出他凶狠的獠牙。

“你如今的强大不过是弱小者的陪衬,当你自大如魔鬼,你才发觉真正的魔鬼是你的忽视、轻蔑的人,到时候,你的失败会是致命的。”这是他常说的一句话。

可人们往往不会将一句话说得全,不是吗?

那句“如果可以,我宁愿是个躲在强大者背后的弱者,可他们都想要我的命,那我便不得不杀了他们!”就永远地消失在了冰冷的宫殿里。

“先不论七境举军迁移七国是否会受到阻挡。我如今最感兴趣的还是季主口中那离开七境白雾的法子,到底是什么法子,能让我们这些被古神血脉诅咒的人离开这里?从我等居守至今,还未有哪个流淌着血脉的七境人不通过大祭司的秘术压制就能安然无恙地穿过白雾。即使是曾经我们派往七国的人,也需要每年一次回到天之堑压制体内的血脉,否则,他将再也回不来。这样的代价是巨大的,无论是离开天之堑的人,还是我们所需要施展的禁忌之法。”

坐在长桌角落一直沉默不语的年轻人出声了,她的声音尤为动听,似一连串的清风铃在响,却又有一抹冷艳。

她是一个女人,这群男人中唯一的女人。

“或许颜不叶说得对。各位境主还想再死人吗?我们死的人还不够多吗?近几年,从白雾侵入的异族数量越来越多,七境与山海间的战争越来越频繁。我已经失去了太多的族人,不愿再看到水平阁里住的全是孤寡的女人,还有没了父亲的孩子。虽然男人是无用的,可没了男人的家终归是没了双腿的瞎子,寸步难行。杀戮什么的,与山海异族之间的就足够了。”女人轻抚额头,只手撑在长桌上,双眼轻阖,媚眼如丝。

“叶主不也是女人吗?难道就不需要个无用的男人吗?叶主一边说着男人无用,却一边没了男人又寸步难行。”何成风戏谑,“也难怪。女人啊,终究是比不上上战场的男人,我们洒的是热血,抛的是头颅,你们呢?你们就会守在闺阁里等待男主人们凯旋归来,待他欣狂时赏你一夜的春情,便觉得是这世间最大的荣耀。”

叶主并不恼怒,只是捂住嘴咯咯直笑,垂下的眼帘睁开了一半,瞬即,有一股冰冷且诡谲的寒意自目光中迸开:“说起男人,何主也是男人啊!我之所以觉得男人无用,是因为那些和我争的男人全都倒在我的裙下,所以我才能坐在这里与各位境主促膝长谈……可正如何主所说,我叶若瑛终究是个女流之辈,没什么野心,只想守着不大的兰阑洲,安安稳稳地过完这一生,没想留下名垂青史的政绩。”

她衣着薰衣草般的幽紫色衣裙,腰间别着长长坠在金丝袋里的荆棘长鞭,纤细的手腕上牵着一圈挂着细银铃的滕环,裙摆间弥散出淡淡薰衣草的香气。

“兰阑洲那么多男人,竟然轮到一个女人来当境主!果真是无用呀!”何成风虽在笑,却透着一股冷煞。

“二位可别吵呀!我们说的是季主说的离开七境的事。”颜不叶无奈地摇头,当个和事佬,“什么女人的,男人的,大家不都一样是境主吗?不分什么男女的。”

“若瑛只是女流之辈,自然是比不上何主这样的男人吶……”她轻笑,不理会颜不叶的话。她幽紫色长裙上的银丝泛着乌金色的光,“就是不知何主继位后做了些什么?又有什么地方做得比若瑛好呢?倒是季主做的那些事,让若瑛觉得自愧不如,总觉这世间总算有个有用的男人。”她挑眉,看向季无垠,“何主真该向季主学学!”

何成风的笑容凝固了。他没继续接话,这样相互说些令人厌恶的话,真像个小孩子,让德高望重的老人们看笑话。

季无垠迎上她的目光,笑着没话说,倒真像个风度翩翩的公子哥。他见他们三人,也只是在波奇得依大会七境之主认可他们的那天,不过这波奇得依大会已经不能再决定境主的身份,只是一个相互告知的仪式罢了。

他对叶若瑛的事了解得并不多,或是因为兰阑洲与天之堑相距甚远。

这个女人他看不透,不过一个能靠着自己击败那么多兄弟的女人,可想而知,她是可怕的、可敬的,那副看似娇弱、妩媚的身躯下多是藏着一颗如狼似虎的野心,还有沛然莫御的武艺。至于何成风,关于他的消息,天之堑得到的更少。何氏一族久居不灭岛,极少与其它境交流,即使是千里长鸽也很难在长年都是落雨的日子里飞腾,就算飞至不灭岛,裹在信鸽匣里的凝墨也会被抹成花,可他瞧得出来,何成风是一只眯着眼笑的黄鼠狼。

他没回答,将目光移向坐在他一旁寂静如石的三个人,他们都是上一辈的境主,至今还未退位。

永歌脱去那身泛有银光的甲胄,衣着一身莲白色的长衣,一尘不染,将他半银半墨色的长发凹显出来,如一副水墨画,再在线条分明的脸庞里虚虚画上几条极细的皱纹,可这还是遮不住他年轻时的英飒,在画里也能活过来。那张银月十二弓正静静地靠在长桌旁,似乎箭弦上能啸出风声。

冷沭则一直低着眉头,凝视某个方向,久久不作声,那头火红色的卷发也淡了下去,就连他身上那股若火一般沸腾燃烧的气息也如浸泡在水里的岩浆,论它如何炙热,也只会冷却成一块块漆黑的岩石。

坐在最边上的人是七境主中的最后一人,负责驻守七神葬身之地的孟浩。

他已是一头白发苍苍的老人,垂暮之年的身体槁如枯树,借着榉树干削成的木杖佝偻着。他们在争吵的时候,他就一直闭着眼,一头白发乱如杂草,顶窝上还光秃秃的,隔着一层油。

“永叔、冷叔、孟叔对这件事是什么看法?”季无垠的声音极为恭敬。

沉默的三人终于被引入这场讨论中。

他们这些年轻气盛的境主都闭上了嘴,颔首听他们讲话,这是对长辈起码的礼数。

永歌这才转过头来,注视着当年那个满脸稚嫩,拧着脸朝他的叔父大喊的孩子,露出满意的笑。

“我已经老了……不知什么时候就拉不动银月十二弓了。可你们还年轻,你们体内流淌着古神年轻时的血,有的是时间可以浪费,可我们不行了,再过几年,你们就会见到新的境主坐在这个位置上。”他苦笑,已成了和蔼可亲的老人,可他的声音又倏地嘶哑、低吼,像年轻的他刚踏上战场,挥舞手中的剑时那样凌厉、张狂,“可是……这天下!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我们虽然老了,但是我们的血是滚烫的,是和你们一样的,我们经历的恨、经历的痛,是不会散的,是刻在骨子里、血脉里的!白雾外的异族是我们一生的敌人,白雾内的七国也是我们的敌人,呆在这里,我们已经很辛苦了,既然能找到离开白雾的方法,那为什么不愿意试试呢?”

“即使朝七国开战也在所不惜,至少我们七之境合而为一的兵力已经足以匹敌七国之中任何一国。”他沉重地说。

他早就在等待这天,可真当他等到这天时,他才发觉自己老了,所以很多事不得不交托给年轻人去做!

他将靠在桌边的银月十二弓抱在怀中,像抚摸最爱的女人那样抚摸它,轻轻的,生怕刮痛它的肌肤,可他心疼的神情又忽地决然。他长长地叹口气,将银月十二弓平放在手掌上,转交给季无垠。

“无垠。这是你们年轻人该做的事,虽然我老了,可是我的弓还未老,不如就由你来张开我的弓,重新为我们在七国找一块肥沃的疆土罢!”

无垠接过后,永歌竟折断箭囊中的一支银箭,任由锋利的断面割破自己的手掌,染红洁白的广袖。

季无垠虽然早已和冷叔、永叔先行协商,定下盟约,可他没想到他们竟然会用这样的方式来支持他。他的神情凝重,接过银月十二弓的手有一闪而过的颤动。

“这片天下终归是你们年轻人的,我和你永叔都老了,但是刻在我们剑上、弓上的权利和荣耀,痛恨与血饮是无法磨灭的,那不如就让你们年轻人来替我们这些孱弱境主做那些未曾做到过的事!”

冷沭也解下腰中的配剑,漆红若火的剑鞘上火红流云的花纹也被磨得只剩下衬底的古朴银质。

剑不算重,可落在季无垠的双手时却往下一沉。

“我会带着冷叔与永叔的心愿,去往七国的!”季无垠将手按在胸口上,施以最高的礼节。石芜则替他拿他们的武器。

他们都清楚,交出配剑与随弓,就等同于交出他们手中的兵权!

他们俩浑浊却有火在烧的眸子注视着季无垠。他们从十几年前就瞧着他稚嫩的脸庞变成如今的坚硬若石,终于,这个孩子成长为了顶天立地的男人!季半柯若是知晓他的作为,想必在黄泉之下也会开心地笑罢。

他会是那个不可知之人口中预言的人!是将山海、七国、七之境整个都颠覆过来的英雄!

他们点头,带着欣慰的笑。

紫陇神宫又开始变得寂静,先前争吵的三位年轻境主纷纷沉默着,垂着眼帘,低头思绪,眸子里倒映的烛光随着神宫外吹来的风变得飘摇不定。

他们有各自的思绪——是出军七国,还是固守七境这即将被白雾吞没的土地?

“你们这些年轻人吶……总是急躁躁的,就觉着命都可以不要。不过若是你们能离开这里也是很好的,我已经老了,古神的墓还需要有人来守,就不跟你们多掺和了。”孟浩老者摸了摸光秃秃的头,粗糙的肌肤上泛着一层油光,他枯槁的手指像是鹰爪,“你们就去罢!无论你们选择什么。我还是会守在归墓里,绝不让异族踏上他们安息的土地!”

冷歌与永叔都点头,示意赞同。

颜不叶、叶若瑛、何成风陷入了犹豫。

孟浩突然发问:“不过老头子还是很好奇你口中说的离开天之堑的方法是什么?我活了这么久,古史留下来的传记、古籍、文书里都没有记载任何关于离开天之堑白雾的秘术,就算是归墓的大祭祀也只能暂时压制血脉。”

“确是如此。无垠,不妨说来听听。”永歌也问,冷沭在一旁附和。

三位年轻的境主也注视季无垠,他的回答将决定他们是否参与此次远征。若是他们满意季无垠离开白雾的方法,他们又未尝不可出军呢?

泛着蔚蓝色光色的大海、淌着清澈溪水的沟渠、挂着深红长灯的宫殿、长着繁茂稻高粮的肥沃泥土,一望无际的宽阔田野……空气中仿佛会弥漫着甘甜的香气。七国的泥土上有若女神裙摆般的水仙花、蕴有幽香的薰衣草地……甚至,没有白雾!那里会有澄澈如洗的蓝天,如鱼鳞一般连绵的云在天上浮动着,会有阳光、有乌云、有夕阳、有落日、有初晨的紫光……

他们谁不想要呢?那是多么美的地方啊!

季无垠沉默片刻。宫内有昏黄若云流的光敷在漆黑的阴影里。

他环视一圈,吐出一口浊气,这个方法他不知道他们愿不愿意接受,可总得有人去提,总得有人去做!

“从毁灭东归王朝的妖女手中骗取穿过白雾的方法,这是我们唯一的办法。”他用极有力,极清的声音将这句话掷了出去,若坠落在长桌上的银珠一直在跳,跳得心中炸响。

他的双眸开始阴沉下来,这将是决定性的一句。

静了。紫陇神宫出奇地死寂,静得让人心里发慌。

“骗取?!从东归王朝的妖女手中夺取方法?哈哈哈!季主啊!季主。你莫在这里自欺欺人了!”任成风的笑容全然没了,那张总是挂着笑容的脸,冷厉时,也会如刀剑般可怕,泛着寒意,“你难道不知道毁掉东归王朝的妖女是谁吗?他是从山海外来的啊!她是山海的异族啊!她是想毁掉囚笼的异族啊!你竟然向他骗取法子?你是在为自己向山海异族屈服找一个借口吗?就算是找个借口,也要找个像样的借口啊!”

他猛地拍桌,碰撞声在死寂的神宫里若夔鼓轰鸣,将所有人若死寂般的心惊得激灵。

“我自然有我的方法。”他沉声。

他忽然如一柄笔直的长枪那样充满刺破一切的锐气。

“季主,没想到你说的竟是这样的方法。”

叶若瑛原本雀跃的心思又冷了下来,甚至开始对他有厌恶的情绪,在来之前,他对季无垠是有一点向往与崇拜的。

一个在父亲死后,只依靠自己从强大的叔父手中夺回境主之位,重振天之堑的威风,在短短数十年时间内改军制,除污吏,毫不客气的说,季无垠是近百年来,最优秀的境主,没人能比他更适合当一个帝王,可惜,他只能是个太平盛世的帝王。

现在,他们对他的只有失望。

“我就算是再无用、再懦弱,也不会忘记自己的敌人是谁?更别说向他们低头!”一向插科打诨的颜不叶面色也冷下来。

“无垠。你怎么会想到这样的法子?”冷沭在老一辈中总是第一个忍不住发声,沉不住气。

永歌炙热如火的眸子就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有太多的怒意、失望、无奈藏在里面。

冷沭瞪着他,像愤怒的老豹子。

“你忘了我们曾经对你说过的话吗?!你忘了你的敌人是谁吗?那些恨、那些仇,你难道可以弃之不顾吗?他们是杀害你父亲的仇人啊!可你却为了得到离开白雾的法子如此愚蠢地去‘骗’毁灭东归王朝的妖女。你觉得她会被你骗吗?能将东归王朝都骗得毁灭的女人,你居然会相信她!你怎么敢?你怎么敢。你怎么敢的啊!”他像是在教育一个不成熟的孩子那样,咆哮着,狰狞着,怒吼着,“给我清醒一点!”

孟浩老者因为枯槁佝偻的身子也在无垠的话后再次挺拔起来,仿佛曾经藏在他身体里的力量再次回来,若拉满弓的箭,箭簇在目光里一闪而过,直射季无垠。

无垠也猜出了他们的反应,只是没想到会如此激烈,尤其是冷沭与永歌,可他却不在意地笑了笑。他的笑容消失得极快,立马狰狞得若怒狮般,传出恐怖、巨大怒吼声。

“我怎么不敢?怎么不敢!我们全都快死在天之堑了,若是找不到离开白雾的方法,我们全都得死!白雾在往里回缩,突破白雾的异族也越来越多,迟早有一日,白雾会将七之境的空隙吞得一点不剩,我们都会死在白雾的侵蚀下!假使不会回缩,它终有一日也会散开,到那时,我们会是第一个迎接山海异族的敌人!我们全都会死在那场战役里,没一个人能活下来!”

“你们想死吗?想这样窝囊地死去吗?甚至都还没有品过紫郡城的紫郡酒,睡过紫郡城里青云楼的风**人,瞧上一眼紫荆若海的花浪!”

“无垠!住口!”永歌发声斥责他,“你太操之过急了。”

“白雾至少百年内不会散开,你在剑走偏锋!”冷沭摇头。

“没散开?冷叔你知道它什么时候会散吗?或许今天?或许明天?我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能活下去,更是为了让天之堑的子民们活下去!”季无垠豪不畏惧地盯着冷沭的眼睛看,“山海外的异族是我们的敌人,白雾内的冬岁·七国是我们的敌人,那我们为什么不稍稍低下自认为高贵的头去找我们活下去的机会,就算山海的异族是敌人又什么样?只要能为我所用,能让我从冬岁·七国手中夺得疆土被他们所骗又怎么样!”

“牢笼终会破裂,人与异族的战争不可能再停下,我只想让我们的子民们活下去!”

“你不是为了他们活下去,而是为了你的野心……”永歌叹息着,他不再看向季无垠,只是含眸抬头望横梁上的灰尘,灰尘在空气中飞舞,在天窗中透过的光中急速暗淡,仿佛回到了那一日,“你是想征服这天下罢?无论是用什么手段。是因为新继任的几位境主让你感觉到急迫了吗?还是你担心自己的年纪不再能让你等下去?”他缓缓地转头看他,像是看当初的那个孩子,流露出无比巨大的悲伤,“你终究是走出了这一步啊……英雄的陌路,都是错的!”

“我没有错!错的只是你们的迂腐、无知。”无垠愤怒地咬紧压根,腮帮子若刀背般坚韧。

可他不知道的是,他一双眼睛已然变得与曾经的季蒙一样,偏执、疯狂,被野心和仇恨给遮蔽住。

“我放弃对季无垠的支持。你错可以,但不能错得连根本都给忘了。”冷歌摇头,有说不出的失望,“我还以为你真地找到离开白雾的方法,可没想到是这样的方法,都怪我太相信你了,也怪我把太多东西压在你身上了,归去天之堑后,就将国事交给季蒙处理,你也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你太累了,太着急了……”

“我也放弃。”冷沭恨铁不成钢地看无垠,随后气得不愿看他。

三位新继的境主也纷纷摇头,他们没想到,这次的波奇得依大会竟是一个笑话,还本以为见到了离开七境的契机。

“你还记得你曾经说过的话吗?‘真正该怪的,是我们生在这个时代,王权与囚笼是我们该恨的,藏匿在白雾内的东归·七国是我们该恨的,那些山海的异族才是我们用一生来恨的敌人,是他们要用命来让偿还代价的敌人!’,可你现在却忘了你当初说过的话,它们是我们要用一生来恨的敌人啊!”

“孩子。人不能忘却自己的誓言、信仰,这人一旦没了信仰、誓言,只剩下赤裸裸的欲望与野心,那这人跟失了魂又有什么区别?那还不如去死,灵魂葬在无尽的黄泉幽海里,来得还要更痛快一些!这次就听你永叔的话,回去好好休息一阵,切勿因为急躁,剑走偏锋。我们是不愿将你囚禁在天之渊的冷涧里的,你休息的时间希望你能够想通,不要再说出这样愚蠢的话,不然的话,我们只能再次启用波奇得依大会,将你从天之堑境主的位置上赶下来。”他显露出在座中最年长者的威严,不容抗拒。

“呵呵呵!”无垠突然冷笑,眼珠子里泛着血丝与凶狠,“什么狗屁信仰!什么狗屁誓言!若是连活都活不下去,还谈什么誓言!什么信仰!我只是想让我的子民们活下去,仅此而已。”

“无垠,你清醒一点!你现在跟当初的季蒙又有什么区别?”冷沭呵斥他。

“清醒一点?还怎么清醒?一切都晚了。”季无垠低声笑。

从神宫外吹入的寒风,吹熄了摇摆不定的烛火,随即一股寒意如冰霜般刻在无垠的脸上,这一刻,他变得不再像他,判若两人。他轻轻晃动挂在鞶革的铜铃,它的声音虽然算不上大,却很尖锐。

这是发起突袭的信号!

“有敌人!”颜不叶大喊,他察觉到隐匿在黑暗中的阴影,他们都太松懈了。

敌人隐藏在横梁上,能极好的隐蔽气息。他们是不灭岛的影鬼军!可一切都来不及了!

一群通体漆黑的武士迅速动身,如鬼魅般迅疾,还未等各境主反应,他们就已经拔出他们腰间泛着寒光的刀,刀锋贴着境主的颈脖,再近一点,就会割出血来。这些若鬼魅的武士,即使距离他们很近,也几乎听不见他们的呼吸和心跳声,就算是在极快地奔动后,还是能维持在人耳难以察觉的程度。

他们是月下的影子,无处不在,故称影鬼。

“季无垠?你!”

“无垠!你在干什么?还不让他们退下!”

冷沭与永歌几乎是同时怒吼,瞪着浑浊猩红的眼睛。

季无垠没有闪避他们的目光,他依然坐在位置上,从较低的视角去看他们每个人都立着的高位线。倏地,他笑了起来,笑声中满是张狂与不羁,充斥在死寂的神宫里。

“你们都太老了,若不是你们是我的叔叔,现在你们的人头就会在地上滚!”季无垠抬眸与他们饱含怒意的目光相对视,若饿狼一般凶狠,“你们都过得太安稳了。七境如此狭隘的地方就能让你们这些老狼满足了,可明明你们手中的刀剑可以攻下更宽、更阔的疆土,更多奢华、昂贵的金银珠贝,更多妖娆、妩媚的女人!可是你们不愿,或是你们不敢!所以,这些事总得有人去做,总得有人去承担,那不如就让我来做罢!”

在他说话时,何成风已悠悠然地立在季无垠的右侧,挂着一抹说不清的笑,左侧则是背着银月十二弓,手捧火烨剑的石芜。

这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局。

“你到底想要什么?”

孟浩突然散发出若猛虎般的凶狠,若不是有几个影鬼军压着他,那还真是个威胁,即使他已经枯如死木。

季无垠沉默地坐在那里,凝眸、吐息,嘴唇翕合,缓缓说出他这一生最大的野心。

“我曾经以为有了一柄剑、有了权利、成了境主就能守住我想守护的一切,可到头来,我发现我还是守不住,所以,这一次,我不仅想要这权、想要这利、想要这七境、我还想要这天下!”

物悲

作家的话
七个人物塑造,世界观的塑造有点累,休息一下。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