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自昭

第7章 【陆】和占青去查阅卷宗

昨日里那具丫鬟尸体已被处理掉,反正不在殓房了,殓房正中只躺了那具骸骨,冰凉的、没有生息的骨架。

验毕我正收拾东西时,林渡与占青才回。

“可发现什么没有?”林渡走进殓房,袍子带过一阵风。

“死者生前无中毒,初步断定颈骨折断是致死原因。”

“死者是被吊死的?”占青站在殓房外头没有进来,梗着脖子问。

“颈骨向后折断,要么死者是被人从后方勒住脖子并且掐断颈骨,要么……死者生前曾受绞刑。”我将我的猜测说与林渡与占青听。

占青思索片刻才道:“若受过绞刑,刑部应当有卷宗记录。只是我们去问他们要,他们未必会给。”

向来听说刑部与大理寺各行其道,关系却不是太好,早些时候刑部碰上桩棘手案子一直悬而未破,惹得圣人怪罪,后来交到大理寺手里,刚上任不但半月的林渡接了案子,不出三天便将它破获,使得刑部觉得自家很没有面子,自此与大理寺算是结了梁子,往后各破各的案,绝不相帮,除非哪天圣人下旨让他们互帮互助,大约才会明地里相亲相爱,可这暗地里还是讲不清楚的。

林渡倒也不显得困扰,只对占青说:“让子禾去。”

子禾这名字我不曾听说过,大约也是他的哪个手下,不知和刑部什么关系,能让刑部的人向大理寺交出卷宗。

“我们自己的卷宗也要查,占青,你与君仵作一道去卷牍房看看三年以上的案子,有没有死者是被从后方勒断颈骨的。”林渡说。

占青爽快领了差事,我想着左右没有尸体可验,翻一翻早些时候的卷宗,看看有没有离奇的尸体与死法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遂与占青同去了卷牍房。

卷牍房不算太大,横竖摆了十只木制架子,卷宗按着年份被整理归纳得整齐,只是气味不大好闻,弥散着一股竹木腐朽的味道。卷宗还算干净,未曾积灰,大理寺的清洁工作做得极好,朽木味是实在没法子去掉。

占青告诉我,近十年大理寺接手的案子在这里都能被查到,若是更久远一些的,便要到库房去查,不过十年以上的陈年旧案一般也不会有人想去查阅,所以库房平日里没什么人打理,不似这里这般干净。

我盘算着得空了也去瞧一瞧,兴许能找见什么有趣的。

我与占青合谋,他从三年前的案子查起,我从十年前的倒着查看。

这整日我便与占青泡在卷牍房中,因只有我两个,他又实在话多,一日下来与他竟亲近不少,似是不觉得他那样讨厌了。

占青告诉我,他三年前来到大理寺,那时他才十六的年纪,比现今的我还要小上一岁,我想他必定也是有什么过人之处,只是我暂且还未发觉。

“子舟的性子沉闷,人却顶好,你与他处得久了便能觉得。”占青取一卷卷宗,扫一眼又放回架子上头。

我极敷衍得应了一句,又想起昨日里见得那个小姑娘,便说:“昨日我见到个小妹妹,惊诈得很。”

“可是个鹅蛋脸柳叶眉的一眼叫人觉着富贵的小妹妹?”

“嗯。”

占青嗤得一笑:“那是太常少卿家的三小姐邹温菱。还在娘亲肚中的时候便与子舟定了娃娃亲,说是待她长到十七便嫁予子舟作妻,你来的巧,温菱今岁还差四个月便要十七了,子舟到时必定请你也去吃酒。”

他请不请我吃酒倒是没什么关系,我不大喜欢热闹,他请我去我未必惜得。

我便又问他:“头先林渡叫你去寻个叫子禾的到刑部调卷宗,我来了两日也没见过这人,可是有什么要务,不在大理寺内?”

“子禾是谁实则我也不大清楚,那是只有子舟才知道的事,我只知道大理寺拿不到的东西子舟会叫我去让他来拿。每回也不过是写了书信叫鸽子去送,我未尝见过那人。不过毕竟是官场嘛,有些事明面上做不了的,总得有那么几股子暗流去做。”

我心下明了也不再追问,只翻卷宗,占青的聒噪挑挑拣拣,没什么用处的全都左耳进右耳出了,也还算受得住。

白术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