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小衿宝科举致富

农门小衿宝科举致富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9章 ,叶大夫

唐子衿他们这些天就干了这几件事:挖草药,洗净,晒干。

三郎在收第四蓝蒲公英的时,忍不住了:“小姑,这些草药到底有什么用?”

这个问题他已经问了好几次了,可每次小姑要不是不说,要不是就说“你猜。”

偏偏他又猜不到,他急的舌头上都冒泡了,其实是前两天吃烤肉,上火了。

三丫手里也抱着一篮晒好的车前草,弱弱的附和,道:“小姑,我也想知道。”

今天是赶集日,就算不说,他们也能知道。

“这些都是拿去卖钱的。”唐子衿捧起一捧晒干乐的蒲公英,看着它们从指缝滑落,掉落在簸箕上,心情莫名的好。

“哦~”三郎点了点脑袋,表示他明白了。他没那么多想法,反正钱都不会到他手里。

因为是赶集日,人们都预好了时间,不会那么早去。

唐老栓从唐老四屋里出来的时候,手上背上拿着一堆竹篓,篮子。

大概有十多个的样子。

都是唐老四这几天熬夜赶工编出来的成品。

今天唐子衿要去叶大夫那,不能和唐老栓去镇上。

在唐老栓他们出发后,唐子衿也出门了。

“小姑,背篓里装的是啥?”大朗疑惑,好像比平常重。

因为是现在是插秧时期,大人都有要忙地里的活,接送的事就交给大朗这个半大小子了。

“里面装的是一些晒好的草药。”唐子衿边回答,边梳理炸毛的头发。

每次洗头,第二天必炸毛,怎么理都不管用。

她在第二十一次试图把蓬蓬的头发压下去失败之后,自暴自弃了。决定由着它吧!

反正她长的好好看,应该什么样子都好看的对吧。

到了,“小姑,申时三刻我来接你啊。”大朗将背篓放在唐子衿手中,掉头就走。

丝毫没给唐子衿留话的时间,她望着大朗的背影,暗暗失笑。

她把背篓往肩上一带,哼哼唧唧的往里去,就门口到屋内,她就磨蹭半天。

唐子衿把背篓大力一甩,甩到了地上。背篓稳稳当当,她自己却踉跄个不轻。

缓了好一会儿,站直身子,有一步没一步在院内散起了步。嘴里还“师父?师父”叫个不停。

“师父!原来你在这呐~”找了半天,原来在药房。

叶大夫正专心,突然看见窗台上冒了个脑袋。尽管是个小脑袋,还是个蓬蓬的小脑袋,也很吓人的。

他又有些恼怒,恼自己这般容易被吓着。心情不好,语气就凶:“胡闹,有门不进,来窗台冒头吓唬我做什么?”

唐子衿也知道不对,但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师父,门关了......”委屈巴巴的。

叶大夫一怔,往门方向一瞥,真的关了。

道歉的话还没出口,他像是想到什么,走近窗台,往下一瞧,果然......

唐子衿冲他嘻嘻一笑,扭头就跑,等叶大夫方反应过来时,已经跑远了。

她站在小院子角落,大口大口的喘息,呼吸着新鲜空气。

心里止不住的庆幸,好险好险!躲过一劫。

每次她踩着凳子,够窗台都被师父好一顿教训,今天她精明了,等师父气消了再去。

但叶大夫没给她实施计划的时间,找来了。说了一堆“不安全”什么的。

但唐子衿左耳进右耳出,面上认得认真,心里早想着她的蒲公英车前草去了。

叶大夫怎不知她的性子,还想再说些就被唐子衿制止了,她摆摆手,应和着:“好啦好啦!师父,我知道啦。您都说了多少回了......”

说了那么多回,你听了吗?叶大夫瞪眼。

唐子衿因为矮,没看见她师父的表情。上前,扯住他的衣袖,牵着师父走到背篓前。

她兴奋极了,打开背篓,拿出装蒲公英的布包,抓起一小把,捧到叶大夫面前,“师父,快看看!我晒的蒲公英可好了。”

叶大夫蹲下身子,抓了一把,瞧了瞧,还放在鼻子下嗅了嗅,露出一个笑容,“确实是好。”

“那是,也不看是谁晒的。”唐子衿鼻尖翘起,颇有几分得意。

她没有忘记正事,但怕师父忘记了,有些扭捏,但还是鼓起勇气开口:“师父,我晒了些蒲公英和车前草,你收吗?”

“不收也没关系,我可以让我爹卖去镇上的。”摸了摸自己的小揪揪,她怕师父不要,会尴尬。

叶大夫慈爱的摸了摸小徒儿的脑袋,“收,这么好的不收我就亏喽~”他调侃,不过“但我不收多,加起来三四斤的样子就够了。”

他掂量过,那背篓里也就三四斤的模样。

“那太好了,这里正好三斤。”唐子衿喜出望外,她心里早做好师父不收的准备,现在是意外。

“我收别人的是六文钱一斤,但看在你晒的好的份上再加一文。”

“还是六文钱一斤吧~我知道,您是照顾我才七文钱的。但您是我师父,我也要顾着您,就六文一斤,不然我叫我爹拿去镇上卖。”唐子衿小声威胁。

奶凶奶凶,把叶大夫乐的不行。

“行,就六文钱一斤,那衿宝,你算算师父该给你多少文钱?”

“十八文。师父你该给我十八文钱。”唐子衿心里算着数,手上一点也不含糊。

叶大夫有些诧异她算的那么快,但看了眼她额头中央的朱砂痣,又没问什么。

反而是看见唐子衿摊平手要钱的小模样,让他有些哭笑不得。轻轻拍了拍她的手,“得得得,我还会少了你的!”

说完就去书房取了十八文钱,递给她。

唐子衿喜滋滋的接过铜钱,小心翼翼的放进布兜里,完还拍了拍,一脸心满意足。

“衿宝,这次怎么不数一下啦?”叶大夫调侃她。

唐子衿也不脸红,“我相信师父,师父肯定不会少了我的对不对?”

他失笑,心情却是格外的好。

“师父,你喜欢蛇吗?”唐子衿开口,问了与之前不同的话题。

“怎么会这么问?”叶大夫好奇。

“如果师父喜欢的话,以后遇见了,就给师父抓回来,泡酒喝!”她看了看自己的手,就是冰冰凉凉的,手感不好。

衫纤一袖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