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受害人

第13章 林溪是同伙?

“林女士,我知道这件事对你来说也许不容易,但是麻烦你再认真地看一下。”

林溪咬着下唇,深呼吸了几口,又慢慢抬起头,照片上的男人不算很高,但是身材精壮,面部线条根根分明,或许是风吹日晒久了,光影十分浓重,虽然表情是笑着的,眼神却透露出一股肃杀之气,她猛地一个激灵,仿佛再次对上了那双充满血光的眼睛:“我,我没见过。”

“你确定?”

林溪抱着自己,没有说话。

“那你怎么解释这张照片?”王甄的语气有些冷了下来。

林溪抬起头,惊愕瞬间在面上定格。

——

“什么?他们又提审小溪了?不是昨天下午才刚刚释放,这才不到二十四小时!王甄是疯了吗?还有,为什么不通知我!你马上传我的话,立即停止审讯,我现在就在市里开研讨会,马上过去!”

关歌捏着手中的话筒,猛地拍在桌子上,咬着牙忍了又忍,才黑着脸回到了会议室,一进去,便鸦雀无声。

关歌前天夜闯市局的消息不胫而走,现在开会的既然都是犯罪心理学圈的,那肯定跟警方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自然关歌为了自己的病人插手命案的事情也就被大多人知晓。

不过关歌这些年的名外在外,又是专家教授,很少会有人敢在他的面前提出质疑,但偏不巧,今天现场有他一位曾经的老师,会议一结束,就叫住了关歌,要求他解释前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关歌看着手表,已经又过去了一个小时,小溪,不知道还能不能撑得住……

“队长,老纪打来电话,跟202的阿姨确认了,没有任何问题。。”

挂断电话,王甄看着坐在休息室里无聊看杂志的林溪,松了口气。

林溪他们小区是那种上海典型的老旧小区,五层楼,每个一楼都有一个小小的自建院,林溪他们楼下的监控设备,就在102院子的墙头上。

楼上202住着一位独居奶奶,养了一只猫,老猫还好,但是前不久生了小猫,小猫不懂事,从二楼的窗口偷偷跑出来掉在一楼人家院子墙壁上好几次,第一次是林溪正巧看到把小猫解救下来,后来这猫只要往下掉,奶奶就按503的门铃,叫林溪下来抓猫,那天也是,小猫卡在了监控设备上,林溪爬上墙头,把小猫救了下来。

但是经过他们确认,监控设备的线是被剪刀剪断的,但是根据林溪和老奶奶的证词,她没有任何带手套和剪刀爬墙头,也更没有这个时间。

至于照片……

那是林溪开粉丝见面会的时候跟粉丝拍的,王甄偷偷进了林溪的粉丝群,随便一说,就有很多当天去见过林溪的粉丝炫耀似的把自己的照片发了出来,看照片背景和穿着,应该就是同一天的同一个地方。

看着群里那些照片,王甄忍不住吐槽:“至于每张都离得这么近吗?”

“不好了不好了!队长!不好了!关老师杀过来了!”

王甄正刷着林溪粉丝群里的彩虹屁,刘乐云就从办公室门口跑了进来,气喘吁吁地冲到他面前喊道,话音刚落,关歌凶神恶煞的脸就出现在了门口。

“王甄你疯了!我昨天说过什么了!你不要随便提审她,就算必要,也必须提前给我打电话,我要在场。你……”

“嘘!”王甄煞有介事伸出手指,指了指旁边的休息室,休息室是玻璃墙壁,关歌一眼就看见胸口放着杂志倒在沙发上睡觉的林溪。

“有什么事儿,咱们出去说。”

关歌咬牙切齿压低声音:“你就这么不把她的事情挖干净不罢休吗?”

“为了案子能尽快解决,你也不想让林小姐一直被这件事缠着吧。”王甄笑着,走到隔壁轻手轻脚地盖上一层毛毯,然后又带上门回来。

“可是我跟你说过!小溪她不可能是凶手!”关歌额角暴起青筋。

王甄忍不住笑了:“关老师应该比谁都明白,保证要是能断案的话,我们就不用在这局子里呆着了。”

“我不管你去哪儿呆!小溪你必须少折腾!”

“为什么?”王甄冷冷地看着关歌,似乎要将他背后隐藏的全部看透,“她的资料是你锁定的吧,既然如此,反倒更加激起我的好奇心了,我还正想趁今天她在,把这件事儿摸个透。”

“你敢!你不许问她!以前的一切你都不许问她!”

关歌第一次这么失态,伸出的手指几乎指在了王甄的鼻子上,王甄暗暗觉得,自己离真相就差一层窗户纸了。

“为什么不能问?搞清楚案子的所有线索,是我们警察的职责。”

“不可以!不可以!你就是不能问!”

关歌几乎处于暴走状态,甚至下一秒就要跟王甄打起来的样子,这要是再让人看到,那就不是笑两年了,肯定这辈子关歌都要被局里当成“传说”了。

“关叔?你来了?”

林溪突然醒了,敲了敲玻璃墙,拉开了小小的窗户。

关歌瞬间怒气全消,只留下一脸还未褪去的懊恼,他转过身子整理了一下表情,转过来时笑的有些勉强:“小溪,对不起,吵醒你了,你昨天怎么不接我电话?”

林溪摇摇头:“关叔,你别怪王警官,是我要来的,我就快要忘记全部了,如果不尽快说出来,以后就再也没机会了。”

“你别乱想,不会的,哪怕……哪怕忘了就忘了,反正这也跟你没关系。”

关歌走过去,蹲在林溪面前,摸了摸她的脸,觉得她气色还不错。

林溪摇摇头:“不是的关叔,我是要忘记一切了,不仅这件案子。”

关歌不敢相信地看着林溪,然后又摇摇头:“不可能的,你不会忘得,你……你能忘记我吗?”

林溪转过身闭上眼:“我不知道,也许吧。”

雪崩般彻骨的冰冷传遍关歌的全身,关歌哑口无言,半晌,才喃喃自语:“说不定,忘了我也挺好。”

葫芦包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