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骨不羁无畏天

第63章 天神降临镇邪祟

几番较量过后,饶是唐舞桐的武魂是精神系武魂,这一刻也难以招架这等精神层面的攻击。

此时此刻的她,真的是连走几步都做不到,更不用说冲上前去莲花池中砍断怨灵红莲的根茎了。

讽刺的是,这时候的唐舞桐和刚才的徐三石一样,只能痛苦地蹲在地上,徒劳的捂着头。似乎采用这种方法,可以让自己所感受到的疼痛削弱一些,缓解脑中不断增加的疼痛感。

至于两人的面部,更是因为钻心般的痛而扭曲成一团。似乎这般痛觉降临到他们身上的时候,是他们一生中绝不会提起但难以忘怀的记忆

可就在唐舞桐前脚还因为疼痛而不得不蹲在地上,面露苦色时,后脚却骤然感受到周身一阵轻快。

一并而来的,原本的疼痛感也不见踪影。似乎这对她来说,就是莫大的解脱。

“什么?这种神秘而强大的精神念动力疼痛,居然已经不见了。而我的精神力和精气神,更是在这时候恢复如初?”

察觉出精神世界的变化,唐舞桐不由得自信满满。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让她感受到这对她来说简直就是撞大运。

原来伴随着自己精神力的恢复与解脱,那朵怨灵红莲的自身的精神力和灵力反而受损了不少。

虽然依旧散发着充斥腐朽、堕落与诱惑的香气,但明显没有之前那般浓郁。

至于这朵花所引以为傲的念动力和灵魂攻伐?

在这摧突如其来的摧枯拉朽般精神力攻伐面前,作为怨灵红莲骄傲的灵魂攻伐和念动力与之相比也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自然,原本跳的正欢的尸傀们,这一刻也纷纷偃旗息鼓。似乎前面闹腾正欢的它们,和现在已经斗志全无的它们仿佛隔了一个次元时空。

而且不管唐舞桐还是怨灵红莲,都感知不出这股神秘精神力的源头究竟为何方。由此可见,这股力量的恐怖程度远超过她想象。

细细思索,唐舞桐的内心堪称惊喜交加。

她惊叹,对拥有这般强悍的神秘人报以震撼。她恐惧,只因若自己与这位神秘人为敌,可能不用一秒钟自己只会面对神魂俱灭的下场。但她内心又十分欣喜,欣喜神秘人出手的目的是帮自己一把。

“幸好这股神秘精神波动力虽然强大,却不是与我为敌。倘若神秘人有信誉我敌对,一万个我也不过在她眨眼间就瞬间湮灭,不再世间留下丝毫痕迹。”

暗自忖度着,唐舞桐喃喃自语:“谢谢你,神秘的好心人。既然你帮我解决了最大的难关,那我就要顺利斩杀这朵妖花并完美吸收、融合其三魂七魄所化魂环来让自己变强。只有这样,我才能做到一步步追上并有朝一日与你并肩而战!”

说着,她张开翅膀飞到莲花池边。

“第二魂技,仙灵迷幻雾。雾隐南山幻象现!”

就在这句咒语出口的时候,她背后的第二魂环再度闪烁起紫色寒芒。而她翅膀上的眼睛,也伴随她释放出龙星次元爆而再度怒目圆睁。

也许是周遭骤然爆发出强大的精神类波动导致自身精神紊乱,使得原本散发着迷惑香气的怨灵红莲突然不再散发香气。尤其是原本散发蓬勃香气的花蕊,这时候更是偃旗息鼓,再也不动弹。

看到自己成功了,唐舞桐立马提起短矛,跃入水中朝着花池中莲藕的区域游了过去。

这个莲花池虽然不大,但是深度还是有一些的。至少说,淹死像唐舞桐这种没有丝毫下水经验的普通人简直不要太轻松。

她能顺利潜入池水中,也还是借着怨灵红莲中了招后力有不逮的巧合。不然,莲花根须和被炼化为尸傀的水生植物和鱼虾们,早就一窝蜂把她吃干抹净了。

顺着怨灵红莲的花茎,唐舞桐轻松就看到了作为怨灵红莲根部的莲藕。

只是一节莲藕的大小,就已经有大约一两立方米的体积。再加上其他几节莲藕,让它真正的大小更是堪称硕大无朋。

再算上莲花荷叶的面积大小,得出的面积真的是恐怖。

若非唐舞桐手里有一件储物空间足够大的灵能机械,八成还真的取不走这些宝贝。

“好啊,怨灵红莲。怪不得你小子的力量这么强,原来竟是依靠莲藕根茎部吃尽了夜鸦沼泽多少生灵。我唐舞桐既然今天来此地,那自然有义务剿灭你这等妖邪!”

嘲讽完毕后转念一想,唐舞桐在心底暗自思索:往日里这药草学上学过,怨灵红莲的莲藕虽然是绝佳的炼制精神类药物的原材料,但莲花荷叶和莲藕本就是一体。如不斩断莲花与荷叶跟莲藕的关联,那么就无法入手这一大根莲藕。况且莲花荷叶自身也价值不菲,若能一并取走说不定就能得到什么奖励。

顿了一顿后,她又叹道:“只是这莲藕不能用灵力暴力采掘,必须要徒手挖才能尽最大可能保存其药效。若真是这样,何尝不用第一魂技斩断其茎叶与莲藕的连结?”

想到这里,她在心中默念:“看招,第一魂技:仙灵风刃切,千羽万刃舞长空!”

话音刚落,唐舞桐身后蓝色的百年魂环猛然散发起极为明亮的蓝色光芒。

紧接着,更有无数道风刃朝着眼圈粗壮的莲藕茎叶射出。

只听“碰碰”几声脆响,莲花茎叶居然就这么被硬生生断成了几节。

原来在植物类魂兽里,怨灵红莲还真是在修炼之路上走的很极端。几乎将全部的灵力和精力用于修炼自身精神力,却导致肉体防御脆弱到如果没有尸傀或者操纵尸傀的法术失效就极其容易被破坏。

哪怕只是自己的第一魂技,都能轻松斩断它的茎叶。

随即,怨灵红莲的茎叶,还有那朵前一秒散发着迷醉花香的花朵,都变成了唐舞桐的囊中之物。

而就在唐舞桐浮出水面的那一刻,却看见原本青翠的荷叶和红艳艳的花朵,早已没有了之前的风采。虽然颜色依旧,但莲花上浮现出的那个泛着亮紫色光芒的魂环,却似乎无声地诉说着这朵花已经变成了她的猎物。

而莲花池边,则站着一位周身带着优雅高贵气质与知性成熟气息的神秘金发美少妇。

只见她身着一条深蓝的有些偏黑的百褶裙,裙角只能堪堪遮住一小节她白皙胜雪的肌肤。而在这宛如凝脂绝对领域下是深得女孩喜爱的长筒黑丝。不薄不厚,微微透肉,让人一看就想说爱了爱了。

而美妇上身穿着的衣衫,却是一件青春气息十足的白色单排扣衬衫。也许是出于装饰性,衬衫上系着鲜红的领结,也有一些浅白色的斑点聊作装饰,让她看上去年龄明显减少了几分。

恰好就在这时候,似乎是称霸这片沼泽的恶魔倒台,久违的正午阳光再度照耀着夜鸦沼泽。

当正午阳光透过山地和灌丛,洒在美少妇半边身上时,却似乎化作了上天的旨意,给她披上了一层神圣气息十足的外衣,让她高贵的无以复加。甚至只是远眺,就令人明白何为终极的美丽,仿佛她就是来自九天之上降临凡间拯救世人的六翼炽天使。

饶是拥有与天地争辉般美貌的唐舞桐,在见到她第一眼的时候也不免生出自惭形秽的心思。

无他,她身上那高贵典雅的气质,绝对是属于顶级世家千金小姐才有的,要远胜过自己这个“暴发户”不知几何。

至于她的修为?

神秘美女浑身上下散发的气息,绝对是属于最顶尖那类人才拥有的。别说是自己了,连自己目前所认识的顶级高手里的天花板:杨破军,她也能只是一个眼神就把杨破军吓得屁滚尿流。

而最关键的地方,则莫过于她身上的气息似乎和当时在危难之际救下自己的绝顶高手神秘气息如出一辙。似乎无声地表明了,她就是当时自己的恩人。

但就在唐舞桐从水中爬上岸并仔细端详着这位贸然出现的绝世美人样貌的时候,她突然想到了什么。

毫无疑问,眼前的美女和先贤园里见过的千仞雪不说别无二致,也是一模一样。不管容貌还是气质,似乎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正当唐舞桐推测出眼前这位美少妇身份的时候,她缓缓开口了。

似乎是为了证实唐舞桐的猜测,她一上来就爆出自己的名讳。

“私的名讳是千仞雪,看君无论先天天资还是后天刻苦度皆为上品。若君胸有鸿鹄大志,则当有明主领导。请问,君是否就是唐三杰——哦不,现在已经改名为唐三的长女:唐舞桐?”

听完她自报家门,唐舞桐是又惊又喜。

虽然因为见到自己心中作为偶像的千仞雪而欣喜,但得知她对自己调查得十分透彻且似乎知道父亲不为人知的秘密时,却在心中泛起惊涛骇浪。

更难以想象,自己的父亲竟然并不叫唐三,而叫唐三杰。

不过现在这形势,唐舞桐只能像拨浪鼓一样点头,承认自己的身份。

确定完毕身份,千仞雪微微一笑:“唐小姐无论天资还是勤恳度,皆为同龄人中翘楚。若有鸿鹄志,就当有明主领导。私听闻唐小姐曾为破军宗弟子,宗主乃是神劫境修炼者杨破军。那请问君觉得他破军宗,能入得了君之法眼否?”

听到这话,唐舞桐立马陷入了沉思。

很明显,这就是千仞雪在给自己下套。

若是自己从了她,现在极有可能就会陷入比比东和千仞雪以及天玄圣堂可能存在的阴谋。但假如自己一口回绝,却让她折了面子,可能自己的前路也是不甚光明。

经过深思熟虑,她义正言辞的说:“当然不可能呢。”

“那君之父辈所属昊天门呢,可否入的了你高贵的法眼?”

听到这里,唐舞桐倒是很快想好了对策。

只听她落落大方的回答:“实不相瞒,我内心中已有鸿鹄之志。那便是有朝一日称雄西大陆,甚至成为这方世界的王者!因此对我来说,上三宗可能并非我的终点。”

从唐舞桐嘴里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千仞雪面露喜色:“既然要成就一番皇权霸业,那非天玄圣堂莫属。私的母皇比比东,乃是天玄圣堂教皇。其在千年前就已经迈入神劫境,现在修为更是深不可测。同时,自从母皇同化了噬魂蛛皇及死亡蛛皇所融合而成的夺魂罗刹女皇血脉及灵魂,化身为新一任夺魂罗刹罪恶女皇之后,她的力量、野心无不是与日俱增。而作为她爱女的我,也获得了强大的力量。”

“再说了,作为一方大教派,我圣堂手下强大供奉更不计其数。仅仅是神桥境和神劫境的修炼者,就宛如恒河沙数,更不用说那些度过神劫,迈入神铸域的修炼者。甚至作为首席供奉的月关、鬼魅,更在前段时间顺利羽化成仙,迈入成仙域。”

“至于平民百姓,甘愿信仰认可我圣堂教义或被我圣堂庇护下,便得以安居乐业,财源滚滚。若君想大展宏图,入我天玄圣堂岂不美哉?不光利于君自身,也对我圣堂有利,更是帝国乃至大陆的福音。为何不成人之美呢?”

听完千仞雪的描述,唐舞桐内心实际上还真的有几分激动。

既然目前天玄圣堂势头正旺,那自己肯定要想方设法攀上这班顺风车。不说别的,哪怕作为其阵营中的普通修炼者,也绝对受益匪浅。

而且从她认识自己那谜一样的父亲就能看出,自己的父亲绝对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如果借此机会和她千仞雪交好,也许真的能从她口中打探出父亲的往事。

不过目前来看,自己现在加入天玄圣堂,极有可能相当于被千仞雪绑上了天玄圣堂的战车。日后要想脱身,难上加难。

想到这些,唐舞桐正视着千仞雪那双如朱红色宝石般明亮的血红色双目,说出自己的打算:“千仞雪前辈,我的确有这个念头。不过我现在实力低微,还无法满足圣堂的要求。不知我可否知晓圣堂在何方,待到我修为足够以后再前去拜谒。”

听完唐舞桐的话,千仞雪脸上虽然划过一抹失落之色,但内心中总体还是欢喜的。

随后,她给了唐舞桐一张纸,上面写着天玄圣堂的地理位置。

紧接着,千仞雪便离开了夜鸦沼泽。

在她离去的时候,特地对唐舞桐说:“舞桐,若日后你足够强,务必按照这个地址来找私和母皇。你放心大胆去吸收魂环即可,只是记住万不可泄露我今日帮你的事,对任何人都不准!”

说完后,千仞雪便像之前那样,仅仅依靠自己的力量便踏空而行。似乎空气在她面前,自动变成了一条康庄大道。

看向千仞雪离去的背影,唐舞桐暗自攥紧拳头,坚定了变强的念头。

随后,她转而运功调息,感受着魂环散发的精神力并将其缓缓融入体内。

也许是刚才的强势镇压着实给怨灵红莲带来的压迫大的无与伦比,让怨灵红莲的魂魄丝毫不敢对眼前吸收自己所化魂环的女孩有抵触情绪。因此和吸收刃羽蛊雕魂环的时候相比,唐舞桐吸收怨灵红莲魂环时并没有感受到灵力入体后在体内的排斥情绪。

与此同时,她更能清晰感受到,自己精神世界里也逐渐形成了一个新的技能。

“ho?这就是我通过吸收魂环,所领悟出的新魂技?等我看看。”

察觉到自己武魂已经逐渐领悟出了新魂技,唐舞桐立马开始感受这个神秘的魂技。

就在唐舞桐吸收魂环并感受这个新魂技的时候,徐三石也因为千仞雪的暗中相助而顺利恢复了神智。

当他悠悠然醒转过来时,却猛然察觉出空气清新了好多。那股诱人堕落的花香,已经不见了。

而待到徐三石睁开一双虎目,四处张望的时候,更是看到原本遮蔽天空的霾云,消失不见。

自然而然,起初因突然发现自己身处湖心岛而诧异的徐三石,立马明白了怎么回事。

把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想清楚,他在召唤出武魂附体后,就蹑手蹑脚的来到塔楼门口并缓缓推开虚掩的大门,似乎没有发出半点脚步声。

比起像唐舞桐和霍雨浩这样依靠精神力的修炼者,像徐三石这种偏向强化肉体的修炼者放出神识探查的范围十分有限。因此他只能一边放出范围有限的灵力感知,一边缓缓踱步走上眼前的螺旋状楼梯。

也许在猪油蜡烛和煤油灯普及前,这座塔楼的职责是在晚上当地乡民捕鱼采莲时负责照明。因此这里的一楼明显就是作为储藏室和楼梯,什么人都没有。

要论喘气儿的,可能就只有时不时转过去的老鼠和蜥蜴。

就这样,徐三石顺利来到了二楼门口,打开了二楼的房门。

可他前脚推开房门,映入徐三石眼里的景象却让他不由得感受到了阵阵惊恐。

只见作为曾经灯塔守的房间里,早已放着各式各样的尸骸。这些尸骸种类不一,但看样子无不是和之前面对的那些尸傀一模一样。

而在其他的地方,则是一些和日常生活有关的物品。除了床铺、衣柜和灶台等这些基本生活设施以外,就是书架和一个炼药炉。

青蓝航迹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