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宇仙踪

第29章 道心通明

想到这些,不觉间修行的意志变得更加坚定,对修炼的意义有了更为清晰的认知。

一瞬间,脑海中似乎有什么束缚被打碎了,神识一下子活跃了许多,能够侦测的距离扩大了十倍有余,达到数千米范围。

乎尤忽然惊声道:“天哪老大!你顿悟了!‘道心通明’!神识境界晋升,怎么可能?你才聚元境啊!”

何清然被他的大惊小怪弄得莫名其妙,问道:“有什么不妥吗?神识晋升是怎么回事,我在《修真通考》中可没有看到过啊。”

乎尤叹了口气,有些幽怨的说道:“老大,乎尤我修行万年,还得到了专门修炼神识的功法,现在的神识境界也只和你一样,当年因为在道生境中期神识境界达到‘道心通明’还被宗门誉为万年不遇的奇才,哼,跟你一比,我这‘奇才’可以去买块豆腐撞死了!”

接下来乎尤讲述了关于神识境界的修行常识。

修士对元气的修炼,有着明确的境界和种类划分,更有无数修炼功法,元气可以被神识观察,也可以被身体感知,十分直观,容易理解。

可神识却飘渺虚无,没有形态,只能靠探查事物来证实它的存在。

绝大多数修士甚至不知道神识是如何产生的,也就不可能知道怎样来修炼神识了。

只是在修为境界的提升中顺其自然的增强神识,扩大神识的侦测能力。

到了道生境时,因为凝练元神,才会对神识有更深的理解。

神识其实就是元神的基础状态,是修士的意识在第一次感应元界时,受到原核空间诞生时的涤炼,形成的与原核空间息息相关的特殊意识体。

所以当原核空间变强变大时,也就是修士境界提升时,神识会跟着变强。

但是神识并不是原核空间的附庸,因为二者是同时产生的,所以它们是相互关联的两个独立体系,有着不同的能力和发展方向。

可是神识太过抽象,难以琢磨,故而不好修炼,也极少有修炼神识的功法出现,就算有了功法,修炼起来也十分不易,故而大多修士都不会专门修炼神识。

反正元气修为提高了,神识也会跟着变强。

他们不知道的是这种伴随原核空间成长的神识,不管多么强大,也只是神识的初级状态,被称为‘鸿蒙初显’。

这个级别的神识,哪怕成就元神了,也只能起到侦测和沟通的作用。

当神识级别提升到‘道心通明’时,神识更加凝练,除了能大幅提升侦测能力外,最重要的特点就是神识化形!

也就是可以用神识拟化出可以被神识看到的各种物品,比如一把神识之剑。

虽然是拟化出来的,可对神识依然有杀伤力,而且这种神识杀伤是极难痊愈的。

所以,神识级别高的修士可以轻易击杀修行境界比自己高的修士,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跨两个大境界都有可能。

神识化形的术法,乎尤会的也不多,是他宗门的不传之密。

何清然不可能拜他为师,也就不是他宗门的弟子,宗门的术法自然不能传授给他。

要知道,宗门一旦发现秘法外传,是会不惜代价追杀到底的,以何清然的实力和背景,是毫无抵抗能力的。

所以要得到神识化形的术法,只能靠何清然自己的机缘了。

听了乎尤的介绍,何清然对神识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先前他就一直困惑,神识究竟从何而来,自己第一次感受到神识,应该是凝结原核的时候。

他清楚的记得,那天正好有日食,正按照无喧道长所赠感应元气功法修炼时,那么突兀的就以眼睛之外的一种陌生感觉‘看’到了无数混沌元气汇聚成了混沌原核。

那场景如此奇幻瑰丽,直接促使他后来坚持了六年毫无进展的修炼,始终没有放弃。

不过不知为何,自己的神识也和元气一样,昙花一现后就再难觅踪,直到被嘉伊尚抓到月球上才再次觉醒。

把这个疑惑告诉了乎尤,乎尤也无法解答,他所知道的修士包括他自己在内,都是一进入明觉境,神识和原核空间就一直存在,根本不会像何清然这样觉醒了又蛰伏的。

两人正交谈间,乎尤突然道了声:“咦!怎么会来了几个高手,看样子是冲我们来的,他们怎么知道我们的位置?啊哟!糊涂了!老大,那令牌可以被他们追踪到!”

何清然闻言,神识一扫,在数千米外的阵法边缘,见到了四个人,三男一女,正朝飞船方向奔行而来。

说是奔行,实则是连跑带飞,遇到山岭悬崖都是直接飞越,可能是怕被游客看到,所以没有直接飞行在天上。

照他们的速度,再过两三分钟就可到达。

没有丝毫迟疑,何清然拿出‘降魔令’叫道:“不能让他们见到飞船,乎尤,快把令牌扔出去,我们立刻离开,你可以阻止他们的神识探查飞船吗?”

“放心吧,老大,飞船早已被我用神识幻化成了一块石头,他们不到近前是不可能发现的。”

说完,何清然手中的令牌光芒一闪,已被乎尤挪移到了飞船外面的山石之上。

飞船浮起,在山崖间穿插飞行,速度比那四个人快了许多,很快就与他们拉开了距离。

当四人来到令牌所在的大石跟前,飞船已经飞出了二三十里了。

一个中年道士上前捡起‘降魔令’,转身恭敬的递给一个须发花白的灰衣老道:“宗主,看来他们知道‘降魔令’会被追踪。”

老道伸手接过,翻看了一下,就把令牌交给了旁边的一个身着华丽青黑道袍的老道,“道元师弟,你怎么看?”

道元接过令牌,仔细探查了一番,这才开口道:“对方已经把神识烙印消除,从残留的气息来看,修为境界在仪合境之上,可能已经达到半步道生了,这样的修为,本没必要避开我们的,看来铭天说的没错,那个叫何清然的年轻人应该的确是香溪道宗新进的长老,据可靠消息,前不久严衡天去过香溪道宗,负伤而出,而后香溪道宗的山门就关闭了,我门下弟子前去查探,也被挡在了迷雾阵外,多次通报都无人应答,我猜测,无喧师兄恐怕也受了不轻的伤,而这个何清然很可能是他收的关门弟子,按照香溪道宗的传统,宗门只会同时存在两个人,所以,无喧师兄怕是寿元将尽了……”

道元顿了顿,看了一眼灰衣老道,老道也看向他,眼神中露出些许黯然,叹了口气道:“你认为这个何清然是无喧派来通报我们的?”

道元摇了摇头:“掌门师兄,以你对无喧师兄的了解,他会不会因为严衡天的事对我们太和玄宫有所怀疑?以香溪道宗和我们的关系,这个何清然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来见你,更不用带上一个半步道生境的高手……”

灰衣老道没等他说完,便冲他摆了摆手:“不用多说了,无喧是个光明磊落的君子,他不会让人来暗中查探我们的,这件事到此为止,也不要再去纠缠何清然这个年轻人了,倒是铭天做下这般无耻之事,一定要严加惩处!”

道元没想到掌门师兄竟会如此草草了事,不管怎么看,这件事都有许多可疑之处,值得一查。

可掌门显然是想将这事压下去,看来这其中还有一些不为人知密辛!

当下不再说话,默默站立一旁。

“爹爹,要不让我去香溪道宗拜访一下吧,无喧伯伯情况如何,我们也该问候一下才是。”

说话的人是一个十八九岁的黄衫少女,清丽脱俗,容颜娇美,站在灰衣老道身旁,把三个道士映衬得格外邋遢。

少女正是灰衣老道——当代太和玄宫宗主临丰道长的养女魏泱儿。

她尚在襁褓中时便被遗弃,临丰道长在江边捡到她,就给她取名泱儿,让宗门的女修士抚养。

本没想要收作养女,可泱儿三岁就被无喧道长以秘法测出身具灵根,可以修行。

加之她对临丰道长十分依恋,几天不见就哭闹不止,临丰也觉得与她有缘,就把她带在身边,教她修行,她自然而然的把临丰道长叫作‘爹爹’,临丰也不阻止,于是便成就了父女之名。

听了泱儿的话,临丰道长沉吟了片刻,看着她道:“你去一下也行,把这瓶疗伤丹药带去给你无喧伯伯,对那个何清然小友不要打探太多,有重要的事要第一时间向宗门通报!

走吧,我们现在回宗门,泱儿你收拾一下就去吧。”

说完袖袍一挥带着泱儿当先离去,道元两人也赶紧跟上。

回到宗门不久,泱儿就出发了,香溪道宗她去过许多次了,无喧道长对她很好,让她感觉是除了爹爹外,这世上为数不多的亲人之一。

所以当得知无喧道长可能重伤了,就焦急万分的要去探望。

她和无喧道长的徒弟月清也很熟,经常弄点小恶作剧捉弄他,月清比她年长,处处让着她,所以她在香溪道宗甚至比在太和玄宫还要舒服自在。

闲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