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死灵法师

最强死灵法师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8章 被抓

穿好衣服,叫下人做了点吃的。莫小三朝外走去,现在是该去见见伤害烟霜的刺客了。往外走着,目光却不自觉的发现桌子上摆了一副字画。画上一个蒙着脸的女子站在阁楼上,一个有点委琐的男子双手后搭的站在下面仰头看着女子。从男子的

神色可以看出,他很自傲,也很嚣张,好象根本不把女子看在眼里。在男子的两旁,用清秀的字迹个写了两句诗。莫小三认真一看,

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莫小三已认识几个子,看着上面的句子,莫小三的眼睛瞬间一红。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却正是那天莫小三在院剽窃的一首《望月怀远》。再看画上的环境,不是烟雨楼是哪。而画上的人估计就是自己和烟霜了。整

张画纸上还不时能见到点点斑驳的痕迹。那估计是烟霜的泪水吧。

莫小三转头看着躺在床上静静睡着的女子,哽咽道:“烟霜,以前是三哥不对,你快好起来。三哥以后一定对你好。”说完擦了下发红的眼睛,朝外走去。一边走,心里还一边吼道:“他妈的刺客,老子和你没完。”

阴暗的牢房,发霉的空气。女刺客被被绑在木桩上。和当初见紫莺的情况一样。莫小三本是想来折磨女刺客的。但看着她的样子

,却怎么也恨不起来了。或许是因为现在的环境和当初的紫莺太象。或许是可怜这些被师父操控的女孩。总之,莫小三就是恨不起来。“难道,自己的心真的变软了?”莫小三自嘲一笑:“想当初,自己杀人放火,逼良为娼的事可没少干。”下不了手,莫小三也只能苦笑,心里却也更加憎恨那个“师父”。在心里把“师父”祖上所有女性家属都问候了遍后,莫小三叫人把女刺客带到家里去。看着被人带下去的女刺客,莫小三自语:“虽下不了手杀你,但怎么也得折磨折磨你。收点利息。不然烟霜的血岂不白流了。”

刺客伤得很重。可能是那些狱兵知道她刺杀了总管的侍女,为讨好莫小三,所以下手很重。回到家,莫小三把女刺客的衣服去掉

——这次他毫不留情,把女刺客的衣服脱了个精光。看着身材丰满,却满身伤痕的女刺客。莫小三摇头:“看来这些狱兵以后得**。要不然以后每个犯人都伤成这样,自己要把她们治好还要花不少功夫。

女刺客的伤好得很快。才过两三天,便已能下地走动。比当初紫莺恢复快多了。只是莫小三对她很不客气。每天安排人送去饭菜

后,就不理她,把她关在房间里,不许她走动。莫小三每次看着女刺客,心里就有一个邪恶的想法。准备等女刺客伤好了后再实施。

又过了几天,女刺客的伤差不多好了,只是被服用了药物,武功一点都施展不出来。

夜莺这段时间感到很疑惑。自己明明刺杀了那个男的,可他为什么不仅不杀自己,还对自己那么好呢?她想不通。在她眼里,莫

小三不象牢房里的那些人。他从不打自己。而且还叫人准备好吃的给自己吃。

门响了。夜莺转头看去。发觉被自己刺杀的那个叫莫小三的走了进来。他满脸微笑的问自己:“伤都好了吧?”

夜莺很奇怪,因为她发觉这个男的笑的很奇怪。好象有种,恩,怎么说呢?好象是……夜莺不知道怎么描叙。虽奇怪。但师父经

常对自己说的话语就在耳边回响。“杀手,应该时刻保持冷静的头脑。”

“好了就好。”莫小三嘿嘿一笑,现在,是该收利息的时候了。想到这,立马朝女子扑去。女子没动,甚至都没反抗。莫小三很

容易的就把女子抱住。抱住后莫小三可不客气。立刻就开始脱衣服。这是他想了很久的一招。虽下不了手杀这女的。但怎么都得得点

利息。而破了她的身再还给师父,这是一件打击那个师父的最好办法。当然,莫小三也不知道这女子的身体是不是已经被师父破了。

但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先做了再说。

莫小三很郁闷。不管他怎么对女子,抱住也好,脱她衣服也好,女子就是没半点反应。只是冷冷的看着他。这让莫小三很不舒服。而兴趣也慢慢的消失了——缺少那种男人强迫女人的气氛,使得莫小三只好放手。

快速穿好衣服,莫小三朝女子尴尬一笑。狼狈而逃。剩下女子在那奇怪。不明白莫小三为什么脱她衣服,还没脱完就跑了。看那

样子,好象有人在追杀他一样。

莫小三老脸终于不受控制的红了起来。他搞不明白。自己明明就是要强奸她嘛。怎么搞得好象是自己被她强奸一样。哎,失败啊。莫小三仰天长叹。难道真的是来到这世界以后把自己的习惯改变了?以前自己可是不会这样的呀。

自己的计划被自己打破。莫小三也只继续把女子关着。看来,以后就把她永远关在这吧。让“师父”再也见不到她,这样那个“师父”应该也会伤心点吧。或许等哪天自己的良心消失后,再拿下她。

自己喜欢的两个女人,一个走了,一个受伤躺在床上。莫小三心里憋屈,只想等太后的大寿快点过去,好带人去把紫莹救出来,然后再用三年的时间去寻龙屠龙,治好烟霜。宫里有小五罩着,莫小三没什么事需要管。每天只是进宫找小玄子聊聊天。后来,莫小三在无聊时

就会去和烟霜想遇的那个烟雨楼里喝酒,寻找当初初遇烟霜的回忆。

这天,莫小三又和往常一样来到烟雨楼,坐到自己经常坐的老地方。早有人送上糕点茶水。却没有一个女子过来。只是偶尔有几

个才子过来找莫小三聊几句。他也习惯了。自己现在是太监,有女子过来才奇怪呢。

“文兄,你知道吗?这烟衣楼据说又出了一个头牌,长得那可是,啧啧,一点都不比以前的烟霜姑娘差啊。”

“是呀。听说今天就会出来与客人见面,这不,我正赶过来嘛!”被称为文兄的答。

莫小三听后一笑:“他妈的,又是所谓的红牌,看来今天不会无聊了。说完端起酒,朝上边看去。同时心里也有点好奇,“能和

烟霜相比?那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恩,有点期待。”

只见老鸨满脸笑容的站在阁楼上,一张涂满胭脂的脸上满是笑容。一笑,脸上的粉还不住朝下掉。看得莫小三心里寒气直冒。“

大家静一静,静一静。”老鸨挥着手,吃力的朝下边吼道。在老鸨的叫喊声中,嘈杂的大厅终于安静了下来。

见没人再说话,老鸨清清已经喊得快嘶哑的嗓子,朝下面人群笑道:“自从两年前,我烟雨楼出了烟霜姑娘后就名气大震,广受

各位才子文人的喜欢。而一个多月前,天下第一智囔莫小三总管答对烟霜姑娘的所有问题而赢得美人归。“说到着还转头朝莫小三一

笑。脸上的粉末又簌簌的往下掉了一堆。直看得莫小三全身鸡皮疙瘩直冒。下面众嫖客也转头看着莫小三,微笑着朝他点头。只是那

笑容却都笑得比较奇怪。一边笑还一边往莫小三下面瞄。莫小三被众人看得全身不自在,尴尬的朝众人笑了笑,心里却是骂翻了天:

“你们他妈的都以为老子是太监看不起老子,等哪天老子上了你们女儿老婆的床,老子看你们还能笑得出来。”

就在莫小三还在YY和在坐嫖客的女儿或老婆上床的时候,老鸨的话语传来:“自从烟霜姑娘被莫总管赢走后,我烟雨楼是清淡了

很多啊。”说到这里,老鸨的语气里透着点点忧伤,还有点幽怨。但没过多久,她语气一转,兴奋道:“为了不使烟雨楼名气下降,

我们遍访天下,只希望能再找个烟霜姑娘出来。皇天不负有心人,就在三天前,我烟雨楼终于寻得一位丝毫不比烟霜姑娘差的女子—

—紫玉姑娘。而今天,就是紫玉正式和大家见面的日子,大家请准备好,紫玉马上就出来了。”

老鸨说完就退了下去。下面众嫖客听了老鸨的话,却是仿佛发春的公牛,在那里不停嚷嚷:“不比烟霜姑娘差?那你快把她叫出

来,还等什么。快点叫出来。”下面人声鼎沸,群情激奋。莫小三看着那些因兴奋而满脸通红,眼冒绿光的众嫖客,心里感叹:“女

人,真的是男人的克星啊。”但同时也有点兴奋,想看看不比烟霜差的女子究竟长得怎么样。

在下面叫骂声与期待的目光中,老鸨的声音终于响起:“紫玉姑娘已准备好,下面,有请紫玉姑娘登场。”

老鸨声音刚落,刚才还如菜市场般热闹的大厅瞬间便安静下来。此时已没人说话,都呆呆的看着阁楼上走出的女子。女子身穿红

色连衣裙,妙曼的身材一览无余,透露出点点诱惑。脸带面纱,虽看不清容貌,但那脸型,便让人知道是个美女。黑发披散,更添迷

人风情。

女子缓缓走出,下面众嫖客的目光也随女子的走动而移动。女子终于站定,朝大家微一躬身道:“小女子紫玉,见过各位。声音

清脆悦耳,透着点点活力。

声音一响,瞬间惊醒下面众嫖客,醒来的众人均双眼冒光的看着楼上的女子。不多时,口哨声响起一片。

看着下面喧闹的场面。女子微微缩头,身体也往后退了退,做出一个楚楚动人的动作。虽还是看不清容貌,却又比刚才更加迷人。这动作刚做出,场面再次瞬间安静了下来。众人再次呆呆的看着女子。有人嘴角已开始流出口水。口水流出,主人连忙用手去擦,

却怎么也擦不完,反而越擦越多。

这次女子没再出声。众人均已沉迷。时间慢慢过去。“啪”大厅响起一个瓷器摔坏的声音。估计是某位嫖友太着迷,手里的酒杯

没拿稳造成的。瓷器掉地上的声音刚响,“咕”的一声,四周响起一片整齐的吞咽声。

突然,大厅里响起一个呼喊声:“我出一万金币买下紫玉姑娘。”

“我出两万,谁和老子抢老子杀他全家。”那人声音还没落。又有一个声音传出。从声音可以听出,这主人估计是一个有权有势

的人。

这人声音一落,四周再也没有人出价,可能都认识刚发话的人。不敢竞价。

楼上女子听到这人声音后,全身一抖,然后吐出舌头,把脸上的面纱撑起一个小包。看着女子那鲜红小巧的舌头,和那楚楚动人

的样子。人群再次沸腾起来。

“我出五万买下紫玉姑娘。”人群里又响起一个声音。

“我出八万。李公子,难道你要阂作对?“刚那喊二万的声音再次响起。

“哼,王公子,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我出十万。”被称为李公子的人的声音再才传出。

“我出……”王公子的声音才刚传出,却被另一个声音打断。“各位。这紫玉姑娘可不是随便就卖给各位的。她也和以前的烟霜

姑娘一样,有三道题,谁答对谁就可以带走她。”说话的是刚才的老鸨,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紫玉身旁,正满脸微笑的说着。

“那快出问题啊,还站着干嘛。”人群响起一片叫喊声。

听说和烟霜姑娘一样,要出题,下面刚争得很厉害的两位公子也只好住口。武莱国最重才子。既然别人说了比文才。他们也只能

照办。如果用强,那以后估计也没人会再看得起他们。这也是烟霜能在烟雨楼呆上两年而没人对她用强的原因。

听着下面的声响,老鸨脸上此时已乐开了花。“看来紫玉带来的影响一点都不比烟霜差,以后烟雨楼的生意又会红火了。”

心里虽高兴,但还是朝下面说道:“紫玉姑娘今天只是来和大家见个面。至于问题,将在下次提出。各位如果想和紫玉姑娘单独

相会,请回去早作准备。紫玉姑娘和大家会面的时间和以前烟霜姑娘一样。”

“什么?还要下次?”下面瞬间响起一片叫骂声。人人都露出遗憾的神色。

“妈妈,既然下面各位公子有如此兴至,玉儿就先出题吧,免得耽误各位公子的雅兴。”在旁边久未说话的紫玉却突然开口了。

紫玉声音一出,下面叫好声立马响成一片。均大叫:“紫玉姑娘请出题。”

紫玉开口了:“上次烟霜姐姐出的是三题,那紫玉也出三题。烟霜姐姐的题被天下第一智囔莫总管答对。那不知玉儿的题能被谁

答对呢。”说完还朝莫小三的地方看了一眼。

自从紫玉出来后,莫小三就感觉很奇怪。不知怎么回事,他感觉对上面那女子很熟悉,好象早就认识了一样。但莫小三敢发誓,

他从没见过此女子,更别谈认识了。

前面女子的动作虽诱人,但莫小三却没有被迷住。他如今怎么说都是见过各种美女的,免疫力早已大增,再也不会象刚见铃妃那

样了。

见到女子后,他就一直在索,索自己为什么有这种感觉。然而他失望了,不管怎么想,他就是想不出来。

见女子望过来,莫小三连忙微笑点头,心里却还在思考。突然,莫小三脑中灵光一闪。“紫莺,对,上次自己见紫莺就是这种感

觉,只是那时候感觉没这么强烈罢了。难道她是紫莺?”莫小三一阵欣喜,然而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她不可能是紫莺。她说

话的声音,走路的动作,身材长相与紫莺差距很大。不是紫莺,那是谁呢?”“对了”莫小三一拍脑袋,大叫自己笨蛋:“他一定也

是白莲教的人,学的肯定是紫莺的那种功法。所以自己才会对她有这种感觉。紫莺说过,她们学的武功,会对男人有吸引力。”想通

后的莫小三又奇怪了:“如果白莲教的女子都是练这种武功的话,那自己见女刺客时怎么没这种感觉呢?”莫小三越想越疑惑。最后

干脆不想了,等以后见了紫莺再问吧。看着楼上的女子,莫小三正在想是不是要派身边的王虎带着人上去抓她的时候,却被女子传出

的声音吓住了。

我的题目只有一题,但有三问。只要答对,我就答应他的任何请求。这是一首诗,一首你们都没见过的诗。现在我把其中的三句

去掉了。谁能对上我去掉的那三句中的一句,就算答对一题,对上两句,就算答读二题,对上三句,就算全部回答正确。现在,请各

位听好了:

那一天

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豁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

我转动所有的经筒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题目就这样,下面请大家把我刚才念的那一月,那一年,那一世后面的对上吧。”女子的声音还是那样悦耳动听,然而却把莫

小三吓了个半死。

“这……这……这明明是自己写给紫莺的情诗,这女子怎么会知道?”莫小三仔细辨认。眼前的女人根本不是自己的紫莺,那她

怎么会知道这首诗呢?莫小三感觉自己的头都要想爆了。今天发生的事太多,太离奇。他已想得头疼不已。“不想了,等下直接叫人

抓住她问个清楚。”想不通的莫小三只好这样安慰自己。

下面的人早已陷入苦思冥想中。都希望答上紫玉的问题,好一亲美人芳泽。突然,大家耳边响起一个声音:

那一天

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

我转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听到诗句,大家就知道肯定答对了。虽然他们自己没答出来,但都不是笨蛋。这诗句首尾相连又压韵。肯定是答对了的。然而,

当转头看见答出这题的人时,大家心里却没有赞赏,而是有气了。因为答对这题的是莫小三。如果是别人答出,大家肯定会恭贺叫好。然而现在却是莫小三答对了。大家心里却忍不住痛骂:“好你个莫小三,不就是有几分文才吗?我们大家都知道你厉害。要不然也

不会封天下第一智囔。可你也不能这样呀。你一个宫人,要女人何用。如果你能用,你要多少我们肯定不会阻拦。可你用不了呀。你

前面已经霸占烟霜姑娘。现在你为什么还来抢紫玉姑娘呢?你这个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家伙。真是太气人了。”

看着大家冒火的眼睛盯着自己。莫小三只好尴尬一笑:“看着众人的表情,他就已经能把众人的想法猜出来了。然而他也没办法

啊。万一这题被别人答对了而把这女子带走。那自己可是再也解不开心中的迷团了。他可不认为这首诗只有自己会。万一这世界出了

个奇才,把这首诗作出来了呢?而且这女子知道这首诗,那也肯定知道紫莺的下落。莫小三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紫莺了。虽然烟霜还没

醒,但已没有什么危险,而且就在自己身边。可紫莺还在那该死的“师父”手上。对那所谓的“师父”,莫小三可是一点都不放心的。所以他虽知道答对题会有什么后果,但也只得硬着头皮出来答了。望着四周射过来的目光。莫小三坚信,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自

己估计死了上万回了。

莫小三不管四周射来的愤怒目光,而是仰头朝女子问道:“我答的可对?”

女子点头,好象早已知道会是这个结果,说道:“公子好文采,这么快就把玉儿的题全答对了。公子有什么要求尽管提,玉儿定

当满足公子的要求。”

“如此便不客气了。”莫小三呵呵一笑:“我想和玉儿单独相处会。”

玉儿点头,干脆道:“公子随我来。”说完便朝阁楼里面走去。

莫小三朝身边的王虎吩咐几句后连忙跟上。他不敢回头,他怕一回头就被身后那帮烧昏了头的色狼们撕成碎片。

这是一间不大的房间,墙壁上画着各种高雅,但能激起人欲望的画像。中间放了一张超级大床。床上撑起了粉红的蚊帐。地上铺

着粉红的地毯。整个房间就象是一个粉红的世界。莫小三和女子此时就坐在这个房间里。

房间里弥漫着女人特有的体香,莫小三用力嗅了嗅,“真好闻。”再看着四周粉红的颜色,眼前漂亮的丽人。莫小三下面瞬间就

起了变化。“靠”莫小三心里感叹:“这院的主人真是太有才了。布置出如此环境,有哪个男人经得住诱惑。恩,等以后烟霜伤好

了,紫莺回来后,我也要把自己的房间弄成这样。那样做起事来性趣肯定大增。”这样想着,莫小三嘴角已经露出委琐的笑容。

“看你笑得那么贱,一定是在想什么坏事吧。”旁边传来一阵女子声。

被女子声音惊醒,莫小三老脸有点红,不管女子的话,问道:“你怎么知道这首诗的?”他现在最关心的就是这问题。

女子听后却是一笑:“我自己写的不行吗?莫总管。”

“笑话”莫小声冷笑。他不相信这世界上还有人能一字不漏的作出这首诗。所以他没说话,只是冷笑的看着女子。

女子却也不答,悠然的坐在桌子旁喝着茶水。

“说,这首诗你是怎么知道的,再不说可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如果这女子不妥协,莫小三也只好用强了,叫人先把她抓起来再

慢慢审问。他刚进来时就已经吩咐王虎带人把这房子围住了。

“不客气?”女子冷笑一声,“你怎么不客气法?”

“你……”莫小三生气了,他认为女子是以为自己漂亮自己不会对付她。所以莫小三生气了,他讨厌这些自以为事的人。所以他

毫不犹豫的伸出手,凝聚斗气,朝女子抓去。

莫小三如今已算是高手了,他出手很快。只见一团红光瞬间到了女子面前,朝女子的手抓去。莫小三很自信,自己如今已算是高

级武士,对付这个弱女子还不手到擒来。然而……

“恩?”莫小三感觉手一痛,连忙看去,自己伸出去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女子抓住。女子抓住莫小三的手闪耀着耀眼的光

辉。比莫小三那手闪出的光耀眼多了。

“高手!”莫小三瞬间反应过来,同时心里大骂自己笨蛋:“在外面就已经知道这女子是白莲教的,怎么还对她没有防范呢?难

道真的是因为她是漂亮女人的缘故?”

女子接着吐出几句:“水之精灵,请听从我的召唤,帮助你的朋友封印住眼前人的斗气吧——魔法封印。”女子声音刚完,从她

手中飞出一团耀眼的蓝光,瞬间进入莫小三身体。同时,莫小三感觉身上一沉,往日如臂指挥的斗气居然不见了。

“太夸张了吧。”莫小三大骇,知道眼前定是位超级高手,连忙想要大呼,让王虎听到自己的叫声后前来搭救。然而,他声音刚

出,女子随意挥挥手,莫小三就发觉自己喊不出来了。嘴巴还能动,但就是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邪门”莫小三脸色发白,他来这也快一年了,可还从没见过如此邪门的武功。他后悔,后悔自己不该托大,不该看不起女人而

一个人前来。王虎他们就在外面,可有什么用呢?自己无法联系他们。

“难道自己要死了?”他不甘,自己好不容易有点成就,有了喜欢的女人。而现在,居然全部都快没了。

女子封住莫小三后没有再做什么。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莫小三。那神情,就好象猫在戏老鼠,这令莫小三异常愤怒。但又无可奈

何。打,自己如今斗气全没,肯定打不赢。骂,现在声音都发不出,怎么骂?

莫小三不断的提醒自己要冷静。可看着女子的目光,却怎么也冷静不下来。他感觉自己男人的自尊受到前所未有的侮辱。他在心

里发誓,这女人以后若是落到自己收里。定要好好的折磨她,要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然而,誓言发得再毒也没办法,他如今已

被女子俘虏。生命还没有保障。又谈何报复。

女子看了下外面,皱了皱眉,好象有什么麻烦。果然,没过多久,莫小三就听到外面传来王虎的声音:“大人,你还在吗?”听

到这声音,莫小三大喜,他从没感觉王虎的声音有现在好听过。他知道,只要自己不答,王虎定会知道自己出事,到时候肯定会带人

冲进来的。到时,自己可就安全了。女子虽厉害,但自己的守卫也不差。虽然打不过她,但拖一段时间肯定行的。只要拖到皇宫的高

手前来。那这女子肯定被抓。到时候,自己想怎么报复就怎么报复。想到这,莫小三心里一阵高兴。正准备想要怎么折磨女子,可女

接下来的动作却让他所有的幻想全部破灭。

只见女子拿出一张蓝纸,用笔在上面一阵乱画。至于为什么说是乱画,那是因为女子划的东西莫小三一个都看不懂。女子画时用

的是蓝色的墨水。画的时候手里还飘出一团团白光进入她画的东西里。她好象画得很费力,没过多久脸上已见汗水。而外面,王虎的

叫声也越来越急促。

“来人,大人出事了。把门撞开。”经过一阵叫喊,王虎终于意识不对了。

莫小三听到王虎的叫声还没来得及高兴,就看见女子松了口气,好象是画完了。然后她收起笔,对着纸说道:“水之精灵,请听

从我的召唤。为你的朋友服务吧——魔法传送。

女子声音刚完,莫小三感觉四周突然涌出一股看不见的东西把自己和女子包围了起来。“砰”的一声,房门被踢开,王虎跑了进

来。看着走进来的王虎,莫小三还没来得及高兴,却突然看到王虎脸色骤变,绝望的吼道:“不,怎么会有传送阵,这可是只有十三

级法师才能施展的啊。”吼完满脸焦急的看着莫小三。传送阵已经启动,他无法接近莫小三。只能站在外边干着急。

“传送阵?什么东东?”听到王虎的吼叫,莫小三奇怪了。“难道是……靠,不会这也是真的吧。”念头还没完,莫小三感觉周

围突然变得一片黑暗。而王虎和众侍卫的吼叫声也越来越远。

“完了”莫小三心往下沉。“小说里的传送阵居然是真的。自己会被传送到哪里?是白莲教总部,还是师父的家里?”

星竹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