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只想混吃等死

皇后只想混吃等死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章 放下防备

“你叫什么名字?”沐归凝对着身后的男人问。

“属下宴铵。”

“嗯,宴铵,等一下帮我制造点风,要把所有灯火都灭了!”

“是。”宴铵无语,但也老实答应了。宴铵觉得,公主殿下自从醒来真的很多地方都不一样了,不过,他倒是觉得眼前的女子十分可爱。性格豪爽,就是……特别喜欢恶作剧,性情似乎也很古怪。

于是,今夜的前皇后寝宫中,发出了一阵又一阵恐惧的尖叫声。一个白衣女鬼在皇后的寝宫内四处游荡,吓晕了一大片人,却无人知道,这个女鬼,乃是沐归凝。

只因,某人的确是单纯地喜欢恶作剧,戴上了面目狰狞的鬼面。再有一个,她现在是公主殿下,等明天她就该因为吃了灵丹妙药,渐渐苏醒,既然如此,又怎么能让人知道,女鬼就是她沐归凝呢?

沐归凝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是……她如果真的是这样想的,就不会无聊到扮鬼吓人了吧?为了报仇,即便她不想杀了那些害过她的人,却也无法轻易放过,她也不会伤害无辜的人。

第二天,金平国皇宫传出一条消息:长公主沐归凝大难不死,龙心大悦,邀请群臣,各国来使参加,一方面祝贺长公主大难不死,另一方面以示国家友好。

还有一条便是:经查证,长公主此次受伤乃皇后所害,于是皇后一族满门抄斩。

经过这一次,人们才真正了解到皇帝对长公主殿下的重视程度。

不得不说,沐星绝对沐归凝在乎的程度,让沐归凝讶异。

此次宫宴,便定在一个月后。说是为沐归凝庆祝,更多的却是将沐归凝推出到众人的视线。

沐星绝此举,意在表明他对沐归凝的在乎。这样一来,众人便会因为沐星绝而不敢伤害她,但也有一点不好的,别人也同样会因为沐星绝而伤害她。

沐归凝倒是不担心,以她前世的武功,自保还是足够的,虽说比起如今古代的武功来说,还是远远不够。为了更强,她便让沐星绝带她习武。

沐归凝便一边习武,一边又大闹皇宫。不多时,整个皇宫便多出了一条八卦:长公主殿下大病一场后,整个人也性情大变。以前喜欢学习琴棋书画,现在喜欢舞刀弄枪。原本安静柔弱,现在则是刁蛮任性。

宫外传长公主殿下刁蛮任性,不好惹,遇见时最好绕道而行。然而对于这些传闻,某人却是一脸得意。

这下子,看到时候宫宴上谁还敢找她和亲,就算是敢提出来,她刁蛮任性,随便揍人出气也没什么的是吧!而且,她也乐得清闲,反正没人敢来惹她!

沐星绝看着眼前表情平静的人,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很复杂,有点无奈,有点好笑,也有点忧伤。

他的凝儿,有了自己的想法,长大了,她的世界里似乎没有他的位置了。

沐星绝的嘴角挂着淡笑,沐归凝却从中感受到了一丝复杂和探究。

心下微愣,她倒是没想到这一点,沐归凝突然变得这么冷漠,这么刁蛮……微微叹了口气。

罢了……反正她的性子本就不像外表装得那么冷漠,她只是还不相信这个世界的人……想起前世那个‘活泼’过头,仇家众多的大小姐沐归凝,她不由得勾起了一抹坏笑。

“皇兄……你是不是觉得我变得让人讨厌了?”沐归凝故作一脸忐忑地开口。

“凝儿怎么会这么想?”沐星绝疑惑地看着她。

“没什么。皇兄,我不会再给你添麻烦的。”沐归凝的眸子里装满了失落,忽而又变得淡漠。

沐星绝看到这样子的她,心下一慌,赶忙柔声细语地安慰她。

“凝儿别多想,皇兄只是有点失落,凝儿长大了,不需要皇兄了。”说到最后,沐星绝的声音中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眸中带着一丝无奈。

听见他的话,沐归凝的心里无疑是感动的,这个俊美尊贵的男子,真的是在乎她的。

沐归凝灿烂一笑,此刻,她真正卸下了所有心防。

“皇兄……”她主动钻进了他的怀抱里,“皇兄最好了!”此刻的沐归凝浑身充满了快乐的气息。沐星绝愣了愣,眼里闪过一抹异色,随即用力地拥她入怀。

即使明知道,也许你并不是真正的沐归凝,又如何,你以一片真心待我,我又怎能伤害你……

你可知道,沐星绝不可以再失去沐归凝了……

沐归凝一身白色的男装,腰间挂着一枚剔透玲珑的玉佩,近了可见那玉佩上刻着一个字――凝。沐归凝手里把玩着一把扇子,颇有几分风流才子的味道。唯一有些让人怀疑的就是嘴角挂着的那一抹奸笑,虽说多了几分灵动,可是怎么看怎么不怀好意。

过往的宫人都好奇地看着她,舍不得移开眼神,有几个宫女还对着她妩媚一笑。沐归凝无语地抽了抽嘴角,随即淡定,目不斜视地走向宫门口。

她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御花园,此时正是秋季,按说这个季节盛开的花并不多,然此时却依旧是满园的姹紫嫣红,一片美不胜收。对于某个粗神经的人来说,这些花其实跟一堆杂草没有两样。因为,此时沐归凝的眼里只有不远处走来的那个身影。准确的说,是男人身后那把泛着银光的长剑,长剑在阳光下泛着光,剑柄上镶着精致的玉石,精致的锻带缓缓摇晃……这得多土豪啊!沐归凝顿时满眼都是金子。

前世她是古武后人,家族庞大,她并不需要出去奋斗,钱就够她挥霍一辈子了,所以她是能懒则懒。

今生,她忧伤地摸了摸她的腰包……不是皇兄苛刻,而是这些钱……根本就不够她做点什么!在现代,就算她和老爷子闹脾气后完全没钱了,她还可以去接任务,可是来到这落后的古代,前身是个柔弱乖巧的公主,全然不知这里黑暗的地下交易,她能去哪接任务?更何况这是个可以随便飞来飞去,还可以拼内力的古代,对她而言,自保不难,杀人就难了!

本来她是想偷溜出宫找下财路的,现如今,有冤大头主动送上门来了,不坑白不坑。再者,那剑一看就不是凡品,她那么喜欢冷兵器,又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个机会?拿不到,至少也要先欣赏一番!

打定主意,她的脚步一下子放慢了很多。她微笑着脸开口问了一句,“这位公子能否……”然后,她被无视了。

一见这人冷漠如此,她不由咬咬牙,用左脚拌了一下自己的右脚,以极其不雅的姿势落地,又抓了一把灰,抹了抹自己的脸,才嘶哑着声音道。

“大哥,麻烦帮帮忙啊,能不能把我拉起来?”

沐归凝觉得自己为了那把剑做出了那么大的牺牲,刚觉得有些后悔。又转念一想,自己费了那么多的功夫,能换来金子,顿时也就没有那么介意了。刚想再叫得凄惨一点,眼前又晃过一抹白色。她疑惑地抬起头,眼中只剩下那个‘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白色身影。

靠!沐归凝忍不住在心里爆粗口,她牺牲了那么多,最后居然逃脱不了被无视的下场!

她对着那道白色的身影狠狠地剜了几个眼刀,愤愤起身。谁知道,那身影却突然转过头来,淡淡地撇了一眼,对着她微微一笑,又默默地走了。

这长公主,自从死而复生后,性子的确很奇怪。主子那么讨厌女子,想来这女子也不会成为他们的主母,那他,又何必对她另眼相待?

他轻笑一声,施施然地离开了,留下身后狼狈地趴着的人。

“诶?诶!”沐归凝无语,心里又气又恨,直发誓下次别让她再碰到这小子,否则一定整死他!遗憾的是,她忘了自己是个严重的脸盲症患者。她能记住的,却是这个人的眼神和气息。但是刚才,她并没有去看他的眼神,这下子,连仇人是谁都不知道了。只知那不带走一片云彩的白色衣袖!

忽然,她眼神一凝,转眼看着一个黑影朝着沐星绝的寝宫快速远去。嘴角勾起一抹好奇的笑容,心下又羡慕又赞叹:这女子,身手还真不错!她虽是古武后人,但这轻功,她在现代可学不来……

她迅速回到归凝阁换了身黑衣,就一路上窜下跳地爬屋檐,像只身姿灵活的野猫。一路奔波,终于到了沐星绝所在的寝殿。

看见里面的场景,她微微一愣,看得出来那个女子武功十分高强,怎么这才不过一会儿就被擒了?

离她不远处的屋顶上传来另一阵响动,她淡淡出声,刻意压低的嗓音竟带了一丝男子的沙哑:“看戏可以,别打扰到爷。要是牵连到爷,爷被御林军抓去了,今夜午时,我会准时去找你培养感情的。”

在这说话期间,沐归凝连个眼神都没赏给他。膈应人的一个小境界,一切皆为浮云,一切皆为无物。

可惜,沐归凝此时没有回头的欲望,不然不会再次放走了那个人,以及那把剑……

闻言,墨衍眼里闪过一抹暗芒,没有开口,算是无声地默认了。

屋里的两人还在用眼神厮杀,沐星绝冷冷地看着眼前的刺客,情绪并没有什么大的波动。

刺客毫不示弱地瞪着他,眼里写满了恨意,竟是浓烈得让人心悸!以至于连沐星绝都觉得这恨意有些骇人,心下一阵莫名其妙。

沐归凝看着他们大眼瞪小眼,无声地一叹。这情形看起来好像是她的皇兄得罪了人家,还得罪得不轻,她要不要出面解决呢?

沐星绝却是察觉到了沐归凝的存在,不想在她的面前杀人,这才没有动手。

卿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