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听心声:宗主请听我解释!

第197章 ,妖王

趁着妖王还没有来,将集结起来的妖兽大军一网打尽,如此疯狂的想法也就是在玄同嘴里说出来不会被说,换做其他人早就被当做神经病了。

只是,在场的不是一般人,都是各大宗门的核心弟子,实力不俗,尽管只有五六十人,但面对这三四百头筑基期、破束期的妖兽,还真不是什么特别大的压力。

“好!”

众人没有异议,答应了下来。

“邀月宗、冷月宫的从左边包抄过去,丹宗、落海宗的从右边包抄过去,以我为令,只要我们镇魔宗冲上去了,你们就跟着一起上,明白吗?”玄同最后和大家统一了一下行动,随即立刻往两边散开阵型,成包围圈……

山谷中,妖兽越来越多,聚集在山头上,密密麻麻,乍一看之下还以为是茂密的丛林呢。

一声声低吼此起彼伏,那是妖兽在交流,尚不能口吐人言的它们,就算是在商量着什么,白浩等人也听不出来。

不过并不需要听出来它们在干什么。

就在山谷中的妖兽头颅攒动时,忽然听得一声龙吟从另一边的山上传来,那是玄同,手中握着一杆长枪,挥舞间隐隐有龙吟啸鸣,真气涌动,赫然间挥斩而下时,浑厚的真气如蛟龙出海,向着山谷直奔而去——

镇魔宗传承枪法——九天盘龙枪!

一枪出,天地变色,真气所过之处,大地裂开了一条巨大的裂缝,向着山谷快速蔓延而去,一些妖兽躲避不及直接掉了进去!

在玄同第一个动手后,另外两边的人也立刻冲了初期,杀气冲天,行动干净利落,没有半点拖泥带水,只是一场杀戮。

数百只妖兽直接被冲蒙了,区区几十个人类竟然把它们直接冲散了?

实力差距之大,即便它们反应过来想要抵抗也无济于事,面对白浩等人,它们根本没有任何抵抗的余地。

浓厚的血腥弥漫了整个山谷。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山谷中的妖兽基本都被解决掉了,只剩下一地的尸体,浸染在血泊之中,触目惊心。而白浩等人却已深干净,几乎没有沾染到多少污秽。

这是人类和妖兽之间至死方休的恩怨,没有任何手下留情可言,对妖兽的残忍,就是对自己的仁慈。

“辛苦各位了,接下来我们继续前进。”在玄同的带领下,众人继续前进。

但就在这时,一声阴冷的笑声在天空中响起,

“你们人类的行动还真快啊,外面还在大军压境,里面却已经有人来直捣黄龙了,果真厉害。”

饱含讽刺的声音让众人立刻警惕起来,四处寻找着说话之人。

玄同目光只是微微一凝,旋即手中长枪猛然一指苍穹,刹那间龙吟清啸,直冲云霄,将云层都激荡开了。

云层中,一个人被逼了出来,站在虚空之上,赫然是一个男子,穿着一身深青色的盔甲,周身萦绕着丝丝黑气,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

“妖兽化形,知行后期,这是三大妖王里最强的那个妖王了啊。”看着天空上的男子,白浩一眼就看出来他并不是人类,而是化形的妖兽。

只有达到知行境方可化为人形,而据楚帝所说,这一次苏醒的妖兽大军当中,只有三个知行境,最强的一个妖王也只是知行后期——应该就是眼前这个了。

而且这个妖王貌似挺有自信的,只有他自己一个,身后都没有什么手下,果然妖王就是妖王,底气都不一样。

“前有楚帝大军压境,后有你们潜进来,这是打算里应外合、致我们与死地啊。”那妖王缓缓地落在众人面前的山坡上,目中噙着一丝阴冷,“只是就凭你们这些人,莫不是真的以为我们妖兽好欺负?”

上前一步,玄同长枪仗在身后,脸庞上没有丝毫表情变化,淡淡地说道:“人类与妖兽自古势不两立,也不必多说什么,战吧!”

话音落下,玄同长枪纵横,脚掌一踏,纵身冲向妖王,身形凌厉,强悍如风!

长枪一点,龙吟清啸,玄同一枪刺出时,枪尖上寒光闪烁,强横的真气隐隐间如真龙狰狞,向着妖王撕咬而去!

九天盘龙枪!

作为镇魔宗的看家本领,玄同一出手就是这般凌厉的攻势,显然是想在气势上先压妖王一头,就像当初他们征战魔族那样。

只是,面对玄同凌厉的攻势,妖王脚掌轻轻一点,身形鬼魅般想后面快速闪掠而去,几个呼吸间便轻轻松松躲开了玄同的攻击。

但玄同紧追不舍,妖王越是闪躲,他的攻击就越是凶猛,长枪在手中舞出一阵阵残影,那残影化作一条条真龙,从几个方向向着妖王绞杀而去。

“真是麻烦。”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妖王右手一握,随着周身的黑气在他手中快速凝聚,一柄黑色长剑出现在他手中。

握住黑色长剑,妖王只是简单地一斩,竟是直接将追过来的几道真龙之气轻轻松松一剑斩断。

脚掌在虚空中一踏,轰然一声中,妖王猛然向着玄同冲过去,手中的剑化作一道黑色的影子,连同空气都被一同切开了一道漆黑的口子。

瞳孔猛地一缩,玄同连忙将长枪隔挡在身前,用精制陨铁打造而成的长枪,竟然被妖王那把怪异的黑色长剑一剑斩断了!

玄同也被一脚踢飞,重重地撞在地上,搽出一道沟壑。

“长老!”

几个镇魔宗的弟子见状,连忙上前把玄同扶了起来。

“无碍。”玄同推开了他们,看着身前那断成两截的长枪,眼中闪过诧异。

他这杆长枪是用镇魔宗独有的天外陨铁打造而成的,虽说名气不大,但朕要论起来,恐怕整个大陆也没有多少武器比他这把长枪坚硬。

而如今,他这杆长枪却被妖王想切豆腐一样一剑斩断了?!

“他手中的那把剑,很怪异。”玄同目光凝重。

一旁的白浩也注意到了妖王手中的黑色长剑,眉头微皱:“这把剑,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他低声喃喃,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里见过这样一把剑。

吃饭真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