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追爱:苏少夫人宠上天

豪门追爱:苏少夫人宠上天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9章 刺伤了他

“芊芊!你干什么?!”封学恺诧异地看着她。

夏筱芊在苏天御面前站定,“你不必为难任何人,我跟你回去。”

“送少夫人上车!”苏天御冷眼看了一下封学恺,面色冷峻。

夏筱芊微微抬眸,对上了封学恺的眼神,心底难受得紧。

“芊芊!”他拉住了她的手臂。

那是她旧伤还未痊愈的手臂。她疼得抿紧了唇,伸手将他的手拨开,“没必要为了一个不值得的人,浪费自己最好的光阴。你值得更好的人。”

封学恺看着空了的手,往日里温柔的面庞凝上一丝阴狠。

同样脸色难看的,还有苏天御。当着他的面,封学恺还敢碰她,实在挑战他的忍耐力吗?!

“回去吧。”她对他说了句。

“芊芊!”ET追上去,“你不是说要回M国吗?不要跟他回去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压得极低,生怕苏天御听见。

“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学恺。”她拍了拍ET的肩膀,转身,背着包走出了候机大厅。

自动门外,停着苏天御常用的那辆车。站在车边的保镖为她打开车门。

夏筱芊直接坐了进去,并不想多说半句话。

ET想追出去,奈何被卢林紧紧拽住,动弹不得。

“你和你那个老板都是冷血动物!”他责怪地看了卢林一眼。

卢林没有回应,目光仍旧严肃地看着前方。

“苏天御!你再敢伤害她,我就是赌上一切也不会放过你!”封学恺也被保镖拉住,无法脱身。

苏天御自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眼里,大踏步跟着上了车,“砰”一声,用力地关上了车门。

车子疾驰而去。

“我先送你回家,然后去趟公司。”苏天御的声音沉稳而有魅力,和方才在机场狂傲的男人判若两人。

夏筱芊沉默不语,十分刻意地和他保持着距离。

“下次想回M国,记得跟我说。”苏天御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没有苛责她逃跑,只是平平淡淡地说了一句。

她把头偏向车窗,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她的过去,也似这般一闪而过。

“我让张姨准备了你喜欢喝的汤,等下先喝些汤,昨晚没有休息好,好好休息下。”他握住了她的手。

夏筱芊一个激灵,把手抽了回来,整个人缩到了车门边。

他的心这一瞬间,像是吞下了一块铅石,沉重得喘不过气——昨晚,他真的过火了。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司机在前面开着车,压抑的气氛使他周身发冷,止不住打了个冷颤。

车子好不容易驶入了尚城景苑。

欧可可和老太太已经守在了门外。

“小嫂嫂,你还好吗?”看到她从车上下来,欧可可急忙跑上去扶住她。

她还是摇头。

老太太神色严肃,看了眼苏天御,又看向她,“回来了,先进去休息吧。”

眼中满是怜爱。

“你的手,好像流血了。”欧可可眼尖地发现了她手臂上渗出来的血,沾湿了衣服的袖子。

苏天御的眉头又拧在了一起。他怎么就忘记了她手臂上还有伤呢!

“卢林!”

“苏总!”卢林才刚停好车,小跑过来的。

“医生!”

他又走到旁边,打起了电话。

从前他这般紧张自己,夏筱芊的心里是感觉得到温暖的,如今却觉得是惺惺作态。

昨晚从尚城景苑离开之后,封学恺虽然为她安排了房间,她却一夜未眠。现下是真的有些犯困了。

“奶奶,我想先回房间了。”

“好孩子,让可可陪你上去吧。”

“谢谢奶奶。”

欧可可转身对苏天御使了个眼色,暗示他先不要跟着上楼。

简单洗漱之后,医生也到了,帮她的手臂换了药,重新包扎。

“夏小姐,如今天气虽然转凉,但暑气未散,还是要注意下伤口。”

“医生,我家小嫂嫂的手不会留疤吧?”

医生收拾着自己的药箱,头也没抬,“苏少让用的都是进口药,按理说只要照顾得当,留疤的可能性是非常低的。”

“那就好。”欧可可也舒了一口气。

夏筱芊却不在乎。

她的心都死了,哪里还顾得上手臂上是否会留疤呢。

“这些药需要按时服用,如果感觉有呕吐的症状就停服,通知我过来看看。”

“好的。谢谢医生。”

医生离开之后,欧可可将她扶坐到床边,“嫂嫂,我让张姨把汤端上来,你多少喝点吧?”

“不用了,我很困,想睡一会儿。”得知苏天御没有跟上来的那一刻,她的心放松了许多。

欧可可虽不太满意这个回答,但看到她眼下的乌青,只能无奈应允。

夏筱芊将门反锁,拿过桌上医生留下的药塞进嘴里,嚼碎咽了下去。

好苦!

可她臂上的伤口太疼了,不吃点药实在不行。

服了药,她靠在床上,昏昏沉沉地,躺下就睡着了……

一个多小时后,苏天御拿着钥匙开了房门,当看到倒在床上睡着,眼角却带着泪的夏筱芊的时候,微微拧眉。

他轻轻走上前,伸手到她的颈后,将她支撑了起来,正准备帮她脱下外套的时候,熟睡的夏筱芊却一下睁开了眼睛。

“走开!不要碰我!”她惊叫着从他手中滑落,又忙不跌地往床角缩去:“别过来……”

苏天御愣了一下。

看到她这般受惊的模样,他心疼地上前,试图将她搂进怀中。

“走开,不要碰我,放开我!”她声嘶力竭。

苏天御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这时候他只想给她一个拥抱,让她安心。

她忽然转身,从枕头下抽出了一把美工刀,刺向了他。

苏天御没有躲,刀,插在了他的左侧肩膀上。

他的眸底暗了暗——她是有多恨他,才会在床上藏刀,想用这种极端的方式阻止他的靠近!

夏筱芊以为他会躲开的,可看到鲜血瞬间就浸湿了他身上的衬衫,她还是害怕到失声。

“你就那么恨我吗?”

她怔怔地看着鲜血在他的衬衣上不断扩散,竟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抽疼。

“你要真的恨我,想要我的命,我给你。”苏天御抓住她握刀的手,引着往他心脏的位置扎。

“不要!”她松开了手,刀子掉在床上,戳破了床单。

她明明很恨他,可为什么这么好的机会她却下不去手?!

她的恐慌让苏天御的心稍微回暖——她对他还是不忍的。

“我不会怪你,只是这事不许跟任何人提起。”苏天御松开她的手,摸了摸她的头,似是在安抚受了惊吓的她,捂着肩上的伤走进了浴室。

约莫半小时,他重新走出来,已然是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模样。身上的衣服换成了衬衫和西裤,那些血迹也都不见了。

他是神仙吗?

他没有说话,走过来从钱包里拿出一张黑卡,快速地写了一串数字之后,开门离开。

那是他的银行卡密码。

她对他这么残忍,他为什么还对她这么好?

树藤下的懒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