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我成了赵佶

第69章 软硬兼施

“然则,我大宋如今的国库已空虚!

众位爱卿有何好办法,可解国库空虚的燃眉之急??”

赵吉的话一出,群臣都面面相觑,无人敢回话。

赵吉冷笑道:“众位爱卿,是不是想到了要对百姓多增苛捐杂税呢?”

其实,像太宰余深、少宰王黼、左丞张邦昌、右丞李邦彦等很多大臣,在赵官家说国库空虚有何办法时,他们还真的想过可以再对百姓多增加几项名目的杂税。

但是,他们察觉到了赵官家在这两天内的变化太大了,性情上宛如变了一个人似的,因此,他们都没有把心想的可以对民增税来增收的想法说出来。

像太宰余深、少宰王黼、左丞张邦昌、右丞李邦彦等当朝大员可都人精,不仅是能科举得中,有学识智商高,他们的情商还都非常高。要不然,这些年来怎么能得到赵吉这副身体的原主宋徽宗的青睐呢?

当然,他们的情商只是狭义上的,就是会察言观色、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那种毫不利国利民、专门利己的情商。

反而诸如李纲、宗泽这样情商不算太高但是爱国怜民的忠臣,却被贬出京城。因此,现在围绕在赵吉身边的当朝大员,可以说有一个算一个,没有什么忠臣了。

赵吉看到他这一问,在艮岳大门前的文臣们,没有一个敢回答他的,便自问自答,道:“众位爱卿,若是想对百姓增收苛捐杂税者,可谓是误国之臣!当杀!”

听完赵官家这话,太宰余深、少宰王黼、左丞张邦昌、右丞李邦彦等当朝大员,凡是想到了对百姓增收苛捐杂税者,不禁冷汗直冒。都暗自在心中庆幸着,幸好自己聪明过人,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没有将心中的真实想法脱口而出。

赵吉又道:“如今艮岳已经建成。朕却深感自责。

为了修建艮岳,而从东南征运花石纲。

这艮岳之中,大量的奇花异草,参天大树,大小奇石,雄黄无数,大都是千里迢迢地运到京城,所耗费的人力和财力无数。

这真是朕当年的过错,使得国库亏空甚巨啊!”

其实,作为穿越者的赵吉,感觉自己说完这些自责的话,简直就是给自己这副身体的原主人宋徽宗在背黑锅啊!

不过,赵吉也知道,该当背锅侠的时,也得当啊!这样,才能彰显出自己要改过自新,让天下人看到一位“浪子回头金不换”式的明君啊!

赵吉感觉在群臣面前做了次自我批评,并不丢脸,反而能被史官记录在册,以后写进史书,定会受到后世的赞扬朕是一位知错能改的明君。

现在,赵吉可是带着史官来的。

在古代的各朝各代,皇帝在公开场合的一言一行,可都是有史官给记录的啊!就连在皇宫内,哪年哪月哪个时辰,皇帝临幸了哪个妃子或是宫女,临幸了多长时间,这些寝宫内的私事,也都有专门负责记录的宦官给记录好的。

当然,赵吉说这些话,也是一个铺垫。

赵吉又道:“自大宋开国以来,就厚待卿等仕大夫,俸禄之高,超过历朝!

如今,国家有难,需要用钱!

朕与众位爱卿,自然应该同力克之!”

群臣们现在是明白了,赵官家可能是想让他们捐钱了!

赵吉又道:“从今日起,朕及后宫内也都要力行节俭,御膳品类减半。

朕要从左藏库,拿出一百万贯,捐献给国库,

以用来赈灾救济灾民和出兵讨伐叛民,以及用于对辽夏两国边防的兵晌。”

当然,原本赵官家的内库里是没有一百万贯那么多钱的。但是,他派人刚刚抄了妖道林灵素在京的道观以及京城附近他的私宅吗?所得脏款,那可是一百多万贯钱呢!

“朕的左藏库,原本也是拿不出一百万贯钱的!”赵吉苦笑道:

“这不是朕及时地发现了妖道林灵素的罪行吗?

朕已经将其绳之以法,查证出林灵素不仅以有毒的丹药冒充仙丹,给朕服用欲害朕2的事实,还查出了他在掌管全国各地神宵万寿宫修建经费时的贪污证据,并将其贪污所得,全部查缴,共计百余万贯钱。

然则,即便朕倾左藏库全部之财,还只是杯水车薪。

今日,朕借着邀请诸位爱卿前来游艮岳,同时也想让诸位爱卿像朕一样,尽力捐献出各自家财的十分之一,以用来赈济灾民和出兵讨伐叛民乱贼时,所需的钱财。”

群臣们听到赵官家居然让他们捐钱,数额还那么大,这可堪比用小刀,一片一片地割着他们的心头肉啊!

群臣哗然……

他们在昨夜,接到大宦官杨戬派出的传旨宦官,所传的官家口谕却是“艮岳竣工,官家邀请群臣共游艮岳”的啊?

现在,游艮岳怎么还要收钱呢?

读史明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