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龙斗罗:从山贼开始

邪龙斗罗:从山贼开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章 禽兽不如

兜兜看着眼前满脸笑意的沈孤鸿,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沈孤鸿手指敲打着酒坛问道:“大斗魂场的管理人员实力如何?每年能赚多少钱?”

这人不会是个财迷吧?兜兜心道。

总算有软肋了。

兜兜没有回答沈孤鸿的第一个问题,而是一脸认真的说道:“在索托城,没比斗魂场更能赚的地方了。而我。”

兜兜指了指自己,继续说道:“没有人比我更了解斗魂场。”

沈孤鸿说道:“你的意思是?”

兜兜兴奋说道:“大当家您听我说,如果您把黄村的药物生意垄断。然后把从黄村到索托城这一段大路设上关卡。躺着就能把钱赚了。”

沈孤鸿意外的看着眼前甜美可人的女人,这女人聪明啊。自己怎么没想到收买路财这一档子事呢。

兜兜继续说道:“然后,您在去别的村。把黄村的药材给他们种植。这不又是一笔钱吗?药是消耗品,特别是黄村的药。简直供不应求。”

沈孤鸿喝了口酒,说道:“兜兜小姐说的不错。但是这些,跟斗魂场以及你有什么关系?”

兜兜说了一大堆,都在说对自己有利的事情。她的事情闭口不谈,聪明的女人。

兜兜拿过沈孤鸿手里的酒坛喝了一口说道:“唔,好辣。怎么没关系,等到您生意做大了。到时候把我从斗魂场里买走。”

沈孤鸿说道:“就这?”

这女人是挺聪明,但是并没有很聪明。

她说了那么多,就是想要脱离大斗魂场。就这点追求。

兜兜一脸兴奋说道:“当然啊,我就想要把我的名字在斗魂场的名单上抹了。那样我就自由了。”

沈孤鸿看出来了。兜兜就是个小女人。

“兜兜小姐有什么梦想吗?”

兜兜此时已经有些酒劲上头了,双腿放在桌子上。红红的小脸思索了一下说道:“我的梦想就是,在天斗皇城皇家斗魂场里解说一次斗魂!”

“噗!”

沈孤鸿喝到嘴里的酒水瞬间喷了出来。

自己没看错,她就是个小女人。就这么点追求。

兜兜一脸不悦的站起来掐着腰说道:“你看不起我!”

沈孤鸿正色说道:“没有,我觉得你这个想法很有前途。好好努力。加油,我看好你。”

兜兜鼓着香腮说道:“敷衍!你这人真是不懂风情。”

沈孤鸿拿着酒坛一脸茫然说道:“我为什么要懂风情。”

完了,这虎威寨大当家是个傻蛋。

刚刚自己看他挺聪明的啊,怎么不懂女人呢?难道……

兜兜好像想到了什么,脸上露诡异的笑容。

“你该不会是个处男吧?”

沈孤鸿点了点头说道。

“没错啊,兜兜小姐算是我接触的第一个女人。”

兜兜:……

她先是一阵诧异,而后坐在椅子上拍手大笑。

“噗哈哈哈!你可是山贼头头哎!竟然是个处男。”

这下解释得通了,这小伙子不是木头。而是一个雏儿。

沈孤鸿一脸尴尬,这傻妞不会是喝高了耍酒疯了吧?

“兜兜小姐,你醉了。”

兜兜揉了揉笑疼的肚子说道:“没有,我只是没想到。没想到……”

话没说完,兜兜感觉一阵天旋地转,靠在了椅子上睡着了。

沈孤鸿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傻女人。”

他屋里的酒,可都是郑屠珍藏多年的。酒劲很大,很容易上头。兜兜喝了几口就醉很正常。

沈孤鸿拿起一张虎皮毯子盖在兜兜身上,便走到床边脱掉白狐长袍。露出结实的上半身。

盘膝而坐,运转魂力。

双臂妖异的黑色龙纹浮现,眉心处多出一颗妖异魔眼。青丝化雪。

周身布满了阴暗邪秽的魂力,夹杂万千如雨滴般大小的红点。

沈孤鸿睁开眼睛说道:“果然,还是要猎取第四魂环。才能修炼大悲赋第四式吗?”

收起武魂,沈孤鸿看着不远处呼吸均匀睡的正香的兜兜。

这傻妞,明明不胜酒力。却偏偏喝了那么多酒。难道是因为她怕自己?

沈孤鸿轻笑一声,躺在床上闭眸休息。

翌日清晨,兜兜梦呓一声。睁开迷糊的眼睛。伸出手揉了揉发涨的小脑袋。回想起昨天晚上的种种。

昨天晚上!兜兜慌乱站起身,检查着身上的衣物。

呼,还好衣服整齐。兜兜看着自己身上披着的虎皮毯子,看向了躺在不远处大床上的沈孤鸿。

这木头还是挺会体谅人的嘛。

兜兜轻轻走到沈孤鸿床边,静静地看着躺在床上的少年。

他身材也一般嘛,不过看着还挺结实的。

沈孤鸿感觉到有东西接近自己,多年养成的习惯让他有了本能反应。猛然睁开眼睛,拔出枕头下方的沧浪剑。

吓得兜兜花容失色,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一丝。

沈孤鸿看到是兜兜,松了一口气。自己还是太谨慎了。辛亏没有一剑劈下去。

收起沧浪剑,拿起白狐长袍穿上说道:“兜兜小姐得罪了,这是下意识的反应。”

兜兜一脸惊恐地看着沈孤鸿,刚刚他眼里流露出的杀意。让她如坠冰窖。

他究竟杀了多少人?

他没有安全感吗?

沈孤鸿看着一脸呆滞的兜兜,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说道:“兜兜小姐?”

完蛋,这傻妞真被自己吓到了。

兜兜回过神来说道:“没事,是我莽撞了。”

他以前究竟经历了什么?睡觉都枕着剑。

兜兜笑了一声缓解尴尬,走到一旁坐下。捧着小脸说道:“你的名字叫什么?”

沈孤鸿见兜兜没有生气,心中松了一口气。兜兜可是他捞钱的又一个路子。谈崩了吃亏的还是自己。

到她身旁坐下说道:“沈孤鸿。”

兜兜以后算是他的合作伙伴,所以昨天晚上他才摘下了面具。告诉她名字也无妨。毕竟这傻妞太容易满足了。

“孤鸿?这名字也太孤独了吧。”兜兜说道。

孤独吗?沈孤鸿拿起酒坛喝了一口。笑着说道:“嗯,一个人也没什么不好的。”

兜兜继续问道:“你多大了?”

“十五岁。”

……

兜兜更惊讶了。天呐,十五岁当山贼头目!杀了一名魂宗四名魂尊。接管虎威寨。这是小伙子也太猛了吧。

又想到他枕着剑睡,兜兜看着眼前默默饮酒的少年。心中没来由的一疼。

兜兜歪着头说道:“你这个年纪,在山上当山贼太可惜了。你应该去魂师学院学习,你肯定是个天才!”

沈孤鸿说道:“不当山贼,就要死。”

那么严重?果然还是因为钱吗……她在的斗魂场做主持人,大部分魂师都是奔着钱去的。只有极少数人是为了磨练自己。

兜兜说道:“是因为钱吗?”

沈孤鸿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她脑补过无数张面具之下是怎样一张脸,唯独没有想到会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

兜兜顿了顿说道:“那,以后咱们俩就是朋友了?”

沈孤鸿说道:“昨天晚上我们就已经是朋友了。”

这句话听的兜兜小脸发烫,嗔道:“不要说出这种人让人误会的话!”

昨天晚上?简直就是禽兽不如啊。如果沈孤鸿对自己图谋不轨,那么他就是禽兽。什么都没干。不就是禽兽不如吗。

所以兜兜心里已经给沈孤鸿打上了“禽兽不如”的标签。

Q疏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