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龙斗罗:从山贼开始

第19章 玫瑰酒店

有昆吾德这个王子开路,索托城没人敢阻拦他们。不过守卫们一脸艳羡的看着抱着兜兜的沈孤鸿。没办法,兜兜在索托城太出名了。

索托城大斗魂场的美女解说,此时却跟一个少年共骑一匹马。这消息要是传开,估计有不少人的梦破碎了。

昆吾德让守卫们把三匹马拉到军营里,带着沈孤鸿他们来到了索托城最大的酒店—玫瑰酒店。

做为索托城第一纨绔,虽然现在的昆吾德灰头土脸的。索托城里的人还是认得出来的,一看是大王子来了。酒店经理慌忙跑了过来点头哈腰说道:“哎哟,大王子。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玫瑰酒店的经理是个明眼人,看着灰头土脸的昆吾德。以及抱着沈孤鸿胳膊的兜兜心里一阵嘀咕。这索托城第一女神,怎么抱着一个小伙子?

昆吾德吐了口唾沫说道:“呸,他妈的。没你的事,赶紧给我大哥把这最好的房间准备好。”

大哥?难道是那个白衣少年?经理看向沈孤鸿恭敬说道:“没问题,这大人怎么称呼?”

这白衣少年来头不小啊,兜兜抱着他。昆吾德叫他大哥。这可是尊大神。必须得伺候好了。

沈孤鸿说道:“我姓沈。三个房间,去办吧。”

“好的,我这就给您去办。”

经理不敢怠慢沈孤鸿,给他准备了玫瑰酒店最好的一间房。沈孤鸿让马有德与袁韶先回了房间。

沈孤鸿带着兜兜与昆吾德找了了一个安静的包间。

“你一个王子,出门就带几个护卫?”沈孤鸿坐在沙发上说道。

昆吾德尴尬的说道:“额……我以为巴拉克王国境内没人敢动我。”

兜兜安静的坐在沈孤鸿旁边,经过上一次的事情。沈孤鸿做什么事情,她都不敢再说什么了。

这人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我可以给你几条线索,王权纷争。本来就是你死我活,你可以想想你死了。谁是最大受益者。”

昆吾德脸色阴沉,沈孤鸿的话。让他醍醐灌顶,他如果不死。成为巴拉克国王是铁板上定钉的事情,死了么……

昆吾德拿出一个金色令牌递给沈孤鸿说道。

“大哥,小弟有要事要回一趟王宫。这是小弟的令牌,拿着此令。索托城里没人敢对你说个不字。”

沈孤鸿接过令牌,沉吟片刻说道:“不要打草惊蛇。去吧。”

昆吾德起身告辞,离开了包间。

经历过这件事情,昆吾德第一次有了危机感。他要回去好好查一查。

见昆吾德走了,兜兜抱着沈孤鸿的胳膊惊喜的说道:“这昆吾德竟然把他的王令给你了,真是没想到。”

沈孤鸿捏着兜兜的小脸说道:“这有什么奇怪的,他的命在我手上。”

钱、权、力、命。这四样东西是最能掌握一个人的,而命则是排在最顶端。

沈孤鸿把王令收入黑龙戒,感受着身体里消耗的生命力。

刚刚那一战,消耗了一小半生命力。仅仅只是开启一次逆鳞状态,为什么会这样?

邪眼加上逆鳞,他起初以为自己的生命力已经补充的足够多了。但现在想来还是不够啊,这也是他来索托城的原因。武魂殿的魂兽森林,还有就是索托城大斗魂场。

兜兜嚷嚷着身上不舒服,沈孤鸿也挺心疼她的。跟自己在一起跑这跑那的,自己在索托城要好好陪陪她。

沈孤鸿被兜兜拉着手跟在她后面上了楼。看到马有德与袁韶尴尬的站在房间外。

“蓝色妖姬?”

“白色纯真?”

马有德与袁韶羡慕的看着被兜兜拉着的沈孤鸿。

这酒店明显是情侣住的,他们俩单身狗住情趣主题酒店。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马有德小眼睛一转,说道:“老板,您跟兜兜小姐快去休息吧。我跟袁老弟好好讲一下这索托城里的格局。”

说着,拉着袁韶拉进入名为“白色纯真”的房间。袁韶看着马有德奇怪的表情,浑身难受的说道:“老马你别这样,我是正经人。”

马有德小声说道:“听哥哥的,等下带你去看好看的。”

袁韶一听有好看的,心里好奇。便跟着马有德进入了房间。

“莫名其妙,孤鸿走吧。”兜兜看着举止怪异的两人说道。拉着沈孤鸿朝着最大的房间走去。

酒店经理已经在房门口等了一阵子,见沈孤鸿来了。把钥匙递给沈孤鸿,笑着说道:“沈大人,您来了。刚刚我已经派人把房间里的东西都给您换上了最新的。您有什么事情拉一拉床头的铃铛,我会派人来您房间。”

兜兜接过钥匙迫不及待的打开房门,酒店经理识趣的离开。

沈孤鸿打量着纯白色的房间。嗯,这酒店还真不错。

洁白的大床上铺满了新鲜的百合花瓣,床边的不远处是一个放好水的浴盆。冒着热气的水面上飘着一层红色的玫瑰花瓣。

兜兜娇呼一声扑在了大床上,砸的百合花瓣漫天飘散。

这经理有心了,兜兜的武魂是鸽子。圣洁纯真,而百合又被称作圣洁之花。浴盆里漂浮的玫瑰象征着爱情。这一切都是为了讨好兜兜。

兜兜心情好,沈孤鸿就舒服了。隔山打牛,妙啊。

沈孤鸿把门关上。兜兜已经把衣服脱了跳进了浴盆里。闭着眼睛慵懒的靠在浴盆边说道:“呼,活过来了。孤鸿快来一起洗。”

白色纯真的房间里,马有德拉着袁韶说道:“老弟,还记得哥哥给你说过的话吗?”

袁韶一脸茫然的说道:“什么话?”

“勾,”

袁韶恍然大悟说道:“对对对,勾栏。”

马有德一脸淫笑的说道:“哥哥我小金库充盈,今天我请。”

袁韶有些怂:“可我还是第一次,而且大哥知道了会不会……”

马有德正色说道:“老弟此言差矣,我们是干什么的?”

“山贼啊。”

“山贼逛窑子不正常吗?”

“正常啊,可是大哥知道了会不会。”

马有德痛心疾首的说道:“大当家此时说不定已经在跟兜兜小姐在行鱼水之欢了,咱们哥俩没有条件创造条件。大当家知道不会说什么的。”

论起理论,嘴炮。十个袁韶绑一块儿,也比不上一个马有德。

马有德看袁韶还是拿不下注意,准备放大招了。语重心长的说道:“老弟啊,你做为咱们虎威寨的二当家。没玩过女人,不怕被弟兄们知道了没面子吗?”

袁韶思索了一下,觉得马有德说的很有道理,一拍大腿说道。

“干了!”

“对咯,这才是男人嘛。”

二人勾着肩搭着背,有说有笑的走出了玫瑰酒店。

Q疏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