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炮灰王爷未婚妻

穿成炮灰王爷未婚妻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7章 什么时候才肯放我离开

她面色一怔,心中暗道一声不好,赶忙将手移到身后暗示林若隐赶紧退回去,林若隐看到了,不过她怎么肯放过这报复她的大好时机。

她故作不知,一下从她身后挪出,懵懵懂懂地问道:“你怎么不走啊,你不是说了要带我离开这里吗?难不成你又反悔了!”

无双脸都黑了,一双如水的眼睛恨恨地瞪着她,可谓是敢怒不敢言。

林若隐被她凶狠的样子吓到,心里又很不服气,气鼓鼓地说道:“你说话不算话,还敢瞪我呀你!”

祝离原还没发现她,正奇怪无双怎么这么好心肯过来看她,结果她这一冒出来,瞬间面容巨沉,加快了脚步走过去。

林若隐正指责无双,忽然瞥见一抹黑影,回头一看,吓得一个激灵,立马跳到无双身后躲着,好一会儿才探出半颗脑袋。

看她这样子就知道她还在失忆状态,祝离眼光往她脸上一扫,简直快被憋出内伤。

他不好跟失忆的人算账,知事的就没那么容易被放过了。他迅速将目光移到无双的脸上,声音低沉威严,“她说的可是真的?”

无双脸色之惨淡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她怵怵地看着他,支支吾吾地说道:“我、我只是听说她失忆,状态不是很好,想带她出去散散心……”

“你说什么!”林若隐一下急了,跳到她面前大声嚷嚷起来,“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你明明是说……”

“住口!”无双低声呵斥,“少主面前,岂容你放肆!”

祝离身为若兰城少君,跟随他一同从若兰而来的,统称他为少主,而陛下调拨来的人则一律按照陛下御赐的封号称他为王爷,西平王府的人与祝离关系亲疏也能从他们对祝离的称呼上区分出来。

林筱吟虽与陛下上官泓有着不共戴天之仇,又与祝离结为义兄妹,可她毕竟是大烨子民,且祝离接近她乃是别有用心,将她带入京都城以后与她关系并不亲厚,因此林筱吟虽是西平王府名义上的小姐,却一直称祝离为王爷,而这也是无双敢不把她放在眼里的原因之一。

可是最近,无双明显能够感受到,少主的心态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她说不上来究竟是什么,只是隐隐觉得不安。

祝离生气的样子令她心惊,她不敢相信,少主竟然如此在意林若隐!可是不管怎么样,触怒他都并非是她的本愿。

她试图解释,祝离却并不相信,冷冷地别过脸去。她本就是在撒谎,他不相信也是理所应当,可她在意的,只是他的态度而已。

祝离的态度注定让她失望,他在侧转身去之后,沉声说道:“你先下去吧!”

不满的语气,瞬间刺伤了无双,无双眼眶泛泪,看他一眼,扭头离去。

林若隐心中暗笑,表情却十分懵懂无辜,祝离回转身打量着她,表情难得的不似先前那般凌厉,他低低地开口:“回去!”

林若隐张口便要拒绝,已对上他逼人的目光,吓得脖子往后一缩,乖乖地转身退回房间。

她一副有贼心没贼胆的模样,与过去有贼心却装作没贼胆的样子大不相同,祝离明明应该为此感到可笑的,可不知为何,他心里却涌起一股莫名的怪异感,脑中恍惚闪过一个念头:若她没有武功,就是一副柔弱无知的模样,他会不会待她宽厚一些?

但他很快就否定了这样的设想,他深陷大烨虎狼环伺,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必须充分发挥作用,哪怕是无双那样天生柔弱的人,也必须跟着他自小习武,一来能够防身,二来也能在背后替他办事,若她没了武功,失了爪牙,那还有什么留着的价值?

他迅速挥开脑中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进门后径自往椅子上一坐,右手习惯性地搭在桌上,食指无意识地轻扣着桌面。

换做以前,林若隐定是第一时间上去为他斟茶的,可她现在处于失忆状态,自然要装作不懂,她怔然地站在离他三步开外的地方,纠结了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说道:“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放我离开?”

“你的婢女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吗,我是你的兄长,这里,就是你的家。”祝离板着脸道。

“可我不认识你!”林若隐道。

“等你想起来了自然就记得了。”祝离一本正经地说了句废话。

林若隐皱起了眉,“那就等我想起来再决定要不要回来!”

祝离闭了闭眼,强压下心中怒气,嫌弃地打量她一眼,语气略有些不大自然,“听说你受伤了?”

林若隐又是一怔,旋即才反应过来,“已经没事了。”

祝离十分的无奈,她这一失忆,连着人都蠢笨了不少,与她说话着实费劲。

“我会再请女医为你诊治。”祝离没什么表情,随即回到了正题,“郎中说多带你去一些你常去的地方,有助帮你恢复记忆。”

“你要带我出去玩吗?”刚刚还对他充满防备的林若隐眼底立刻充满了期待。

是他的话有歧义?祝离听得眼皮直跳,却还是顺着她的意思回了句“嗯”。

林若隐顿时雀跃不已,眨眼间便将对他的防备与抵触全然抛诸脑后。

她活蹦乱跳的样子令祝离感到头疼,她再次性情大变,却没想到折磨的竟然会是他自己。

这时,翡翠正好端了水进来为她洗漱,见到祝离,急忙放下脸盆退后福礼:“王爷”。

祝离脸色不大好,望着一脸兴奋的林若隐叹了口气,一脸不悦地离开了。

林若隐很快换好了衣服跑出去,祝离正在院中等着,见到熟悉的纯白颜色,眼睛总算比昨晚舒服了一些,喉结轻轻滚了滚,终究什么也没说,默默地转过身去。

林若隐小跑着跟上,全然不见过去的严谨端庄。

居然是步行,林若隐对此感到匪夷所思,不过很快她就明白了他的用意。

他以前出门都会让南燕回跟着,这会儿南燕回却不见人影,足见他这是在为她提供逃跑的机会。

春天的麻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