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从贵妃寝宫开始签到

大唐:从贵妃寝宫开始签到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5章 患难见真情

下午时分,林剑来到义宁坊,买了只鹰。

这玩意儿体型太大,还会乱叫!

得想个办法,才能顺利带进皇宫。

乱叫的问题好解决。

卖鹰人处就有专门的药,喂下之后,鹰就不叫了。

棘手的是,怎么把这么大的鹰笼带进宫!

回到府上,林剑试了一番,最后把鹰笼藏在沙发座上,外面盖着一层黑布。

不掀开黑布,根本注意不到里面另有玄机!

“搞定!”

林剑把沙发绑在摩托车后面,一路朝皇宫去了。

到了皇宫大门口,竟被拦了下来。

原来,皇宫里狂犬病闹得正厉害,现在是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出不来,不知道要隔离到什么时候!

林剑也不急在一时,就先打道回府了。

接下来的几日,林剑每天按时签到,获得了大量的海绵和硅胶,做出来的沙发舒适度更好了!

除了签到,林剑也没有闲着。

在汇文坊找了个门面房,开了间“林氏沙发城”,把府上堆积如山的沙发运了过去。

开业当天,林氏沙发就引得大量顾客争相抢购!

毕竟沙发这种东西,接受程度比丝袜要高太多!

继林氏丝袜之后,林氏沙发也成了林国府旗下日进斗金的大项目!

林剑每天数钱数到手抽筋,感觉人生已经到达了巅峰。

……

这日早上,林剑在一家药店门口签到,再次获得一瓶狂犬疫苗。

林剑拿着疫苗,微微一怔。

按照系统的尿性,不会无缘无故奖励自己这种东西!

难道……

宫里又有哪位漂亮小姐姐被狗咬了、需要我给她打疫苗?

林剑旋即回到林国府,再次带着鹰,朝皇宫去了。

此时,皇宫依旧对外封闭;问侍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封。

正不知该怎么打听,高力士风风火火地出来了。

看到林剑,高力士大喜,挥手叫道:“小侯爷留步!快快留步!”

林剑道:“高大人,何事如此慌张?”

高力士跑到跟前,上气不接下气道:“贵……贵妃娘娘病了,陛下急得不行,正让我去林国府找您呢!”

“贵妃娘娘?”

林剑偷偷摸了摸怀里的疫苗,道:“什么病?”

高力士叹息一声,拉着林剑道:“小侯爷,咱们边走边说吧。”

林剑没有猜错。

杨玉环,也感染上了狂犬病!

确切地说,是华清宫一个宫女被查出感染了!

之前这个宫女曾被安庆绪的藏獒咬到过,但害怕自己被烧死,一直瞒着没说。

今天早上,宫女病情发作,瞒不住了。

而在禁军赶到之前,宫女咬了杨玉环一口!

就弄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李隆基得知后勃然大怒,下令将该宫女满门抄斩,甚至诛了九族;想去华清宫看望杨玉环,却被御医们冒死拦下了。

李隆基被挡在华清宫外,急得不行!

短短半个时辰,已经砍了三个御医的脑袋!

只因他们说,贵妃娘娘患了恐水症、难逃一死,只能尽早处理掉!

一时间,皇宫内人人自危。

……

路上,高力士好奇道:“小侯爷,您真有办法治好贵妃娘娘?”

林剑道:“怎么,高大人不相信我?”

“相信,当然相信!”高力士道,“长公主举荐的人,自然不会有错!”

“什么?”林剑道,“谁举荐的?”

高力士道:“长公主、太华公主啊!长公主听说陛下龙颜大怒,特地赶到华清宫外,向陛下举荐您,说您或许会有办法!”

“这样啊……”

林剑顿时明白了。

说话间,两人来到华清宫外。

隔着老远,李隆基就主动迎了上来,老泪纵横道:“林剑,快救救你姐姐!你姐姐患上恐水症啦!”

林剑道:“陛下放心,有我在呢,贵妃娘娘肯定没事的!”

听到这句话,李隆基悬着的心就放了一半。

林剑这家伙虽然时而没有谱、时而不着调,但关键时刻,从来不会掉链子!

既然他夸下了这个海口,想必问题不大!

李隆基擦了擦眼泪,拉着林剑道:“那咱们快进去医治吧!”

“陛下!”

见李隆基要进去,御医、妃嫔们跪成一大片。

李隆基无奈,只能拍了拍林剑肩膀,道:“朕没法陪同了,贵妃娘娘、你姐姐……就拜托你了!”

“放心吧!”

林剑寻思,你不进去正好!

你在,我还真不方便下手!

林剑牵着摩托车,独自一人,进入华清宫。

往日热闹喧嚣的华清宫,今日异常冷清,一路上,看不到半个太监和宫女。

林剑一路来到寝宫,把摩托车停放好。

到了寝宫门口,抬头一看,当时吓得不轻!

只见寝宫房梁上,悬着一条白绫!

杨玉环站在桌子上,双手抓着白绫,正准备上吊呢!

“姐姐!”

林剑赶紧冲过去,从后面一把紧紧抱住杨玉环。

“弟弟,你别拦着,你让我死!”

杨玉环一边哭,一边死命挣扎。

林剑不由分说,硬是把她抱了下来,道:“姐,多大点事啊,怎么还想不开了!”

杨玉环泪眼婆娑道:“姐姐已是将死之人,还会把这怪病传染给别人!你……你也出去吧,和他们一样,永远都别再进来!”

林剑没有说话,张开双臂,把杨玉环紧紧抱住!

哭了半晌,杨玉环心情稍微舒缓了一些,躺在林剑怀里,抬头看着他,不解道:“弟弟,你不怕被我传染嘛?”

林剑摇了摇头,道:“不怕!”

杨玉环大为感动。

是虚情还是假意,只有到了生死关头,才能看出来!

此时别说皇上了,就是自己的堂哥杨国忠和两位亲姐姐,都没敢踏进华清宫半步!

没想到,生命最后时刻陪在自己身边的,竟是这位没有血缘关系的干弟弟!

“弟弟!”

杨玉环深情唤了一句,紧紧勾住林剑的脖子,投怀送吻。

林剑自然是来者不拒。

自己小时候就打过狂犬疫苗,才不怕被传染呢!

良久……

林剑轻轻扶着杨玉环的双肩,道:“好了姐姐,等会儿再亲,咱们开始治病吧!”

“什……什么?”

杨玉环一脸懵逼。

林剑道:“姐,我是来给你治病的!”

“治病?”杨玉环不确定道,“恐水症?”

“嗯!”林剑点了点头。

杨玉环还是不敢相信,磕磕绊绊道:“这病……不说、不说是绝症么?”

林剑道:“发作之前可救,发作之后,才是真正的无药可医!”

司马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