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从贵妃寝宫开始签到

第37章 人不如狗

人类很早以前,就有通过药物注射的方式来治病了。

古人发现,飞镖涂上毒药,伤敌之后,可让敌人快速中毒!

那么同理!

如果将药物直接灌入人的体内,肯定也可以快速治病!

当时采用的,是非常粗鲁的灌肠手法!

而工具,是竹筒!

即,将药物放入干净的竹筒内,从下面,将药物注入人的肠道内!

虽然这个方法粗鲁、且过程痛楚,但,的确大大增强了治疗的效果!

林剑悄悄拿出疫苗,心里忐忑不定。

也不知道,李纨能不能接受这个治疗方式。

万一接受了……

嘶!

想想都踏马的刺激!

不一刻,李纨的小腿包扎好了,也换了衣服。

“长公主!”

林剑赶紧上前。

回想刚刚两人抱作一团的样子,李纨面色有些羞红,道:“你怎么还没休息?”

林剑低头看了看,道:“长公主你的腿……”

“没事,已经处理好了。”

李纨微微一笑。

林剑道:“包扎没用啊!这可是疯狗,嘴里很有可能携带狂犬病毒……也可以说是毒液吧;一旦毒液发作,就是神仙下凡也救不活啦!”

李纨还是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道:“没事,一点小伤,睡一觉就好了。”

林剑急得抓耳挠腮。

古人对狂犬病没有那么深的了解,更不知道它们有多厉害!

这可如何是好?

其实别说古人了,就是现代人,拿狂犬病毒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疫苗,是对付狂犬病毒的唯一手段,且需尽快注射。

一般来说,被狗咬到一天之内、注射疫苗效果最好,越往后拖,风险越大。

林剑正不知该如何解释。

这时,一个太监慌慌张张跑了进来,道:“长公主,大事不好啦!”

李纨道:“陶公公,出了什么事?”

陶公公看着地上那条半死不活、还在不时抽搐的藏獒,道:“长公主可知道,这条狗的主人?”

李纨摇了摇头。

陶公公道:“听说这狗是安庆绪、安大人的,现在被打成这样,恐怕安大人那边不会善罢甘休。”

闻言,李纨轻笑一声,道:“这狗跑进我天心阁咬人,还不能动它了?”

陶公公叹道:“奴才自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这狗伤得太重,怕是活不了啦!”

李纨道:“活不了就活不了!怎么,你还想让本宫为它陪葬不成?”

“奴才不敢!”

“奴才该死!”

陶公公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一个劲儿的给自己掌嘴。

“好了,停下吧!”

李纨本是心善之人,说完刚刚那句话,心里也有些后悔,道:“既然是安大人的爱犬,就……暂且送到尚药局去吧,看看御医们有没有办法。”

“是!”

陶公公这才爬起来,准备把藏獒弄去医治。

说来也是倒霉。

本来藏獒还有一口气的,现在被陶公公这么一折腾,忽然就断了气!

很快,身体变得僵直起来。

“这……”

陶公公傻眼了。

就在此时!

外面忽然涌进来十几个人。

为首一人,约莫二十岁左右的样子,身上穿着从三品的官服;身后跟着一队禁军,此外还有一个宫女,好像是天心阁的。

“狂狮!”

“我的狂狮!”

年轻人跑到藏獒尸体旁,一边痛哭,一边泪如雨下。

“安大人……”

陶公公吓得两腿一软,跪了下去。

林剑走到李纨身旁,悄声道:“长公主,这位安大人是什么来头?”

李纨道:“安禄山大人你听说过吧?”

安禄山?

那可不要太熟悉!

历史上“安史之乱”的罪魁祸首!

唐朝由盛转衰,也是从他身上开始的!

林剑点了点头,道:“当然知道,范阳节度使,手下掌握着十万兵马!”

李纨“嗯”了一声,道:“这个安庆绪,就是安禄山大人的儿子;此番他们父子进京,应是为了参加千秋节。”

安庆绪擦了擦眼泪,转脸看着陶公公,“啪”的一下,狠狠甩了他一巴掌,道:“死太监,我的狂狮是你打死的?”

“啊?不是,不是!”

陶公公被打懵圈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安庆绪道:“那是谁?”

“这……”

陶公公吓得不敢说话了。

安庆绪从禁军手中夺过一支枪,朝地上重重一戳,道:“是谁?说!”

陶公公早已吓得泣不成声了,像条狗一样趴在地上,一个劲儿的求饶,道:“安大人饶命,安大人饶命……”

“不说是吧?”

安庆绪冷笑一声,道:“那就给我的狗陪葬去吧!”

说完,扬起手中长枪。

“住手!”

林剑看不下去了,主动上前一步。

李纨想要拉住他,却是来不及了,只能暗自着急。

林剑道:“这狗,是我杀的!你的狗跑到天心阁咬人,在下出于自保,不得已才出手!”

看到有人主动承认,安庆绪立刻把目光看向对方,眼睛里好似要冒出火来!

这时,身后那个宫女凑上前去,小声道:“安大人,他叫林剑,是林国府的小侯爷。”

“林剑……”

安庆绪冷哼一声,道:“你赔我狂狮的性命!”

李纨道:“安大人,我们伤了你的爱犬,并非本意。但人死……狗死不能复生,还请你节哀。此外这条狗值多少钱,我天心阁愿意照价赔偿。”

天心阁虽然势微,但李纨怎么说都是长公主。

安庆绪不敢和她纠缠太多,指着林剑道:“若长公主真有心赔偿,把此人交给我处置即可!”

李纨道:“林大人乃朝廷命官,更是为了保护本宫才失手伤了你的爱犬,你想怎样,跟本宫说吧!”

安庆绪看看李纨,又看看林剑,最后道:“来人呐,把林剑给我拿下!”

“是!”

一队禁兵立刻冲了上去。

“大胆!”

李纨护在林剑身前,道:“此乃后宫重地,我看你们谁敢胡作非为!安庆绪,请你立刻离开本宫的天心阁!”

“后宫重地?”

安庆绪指着林剑道:“那他为何就能来?他能来得、我来不得?”

李纨道:“林大人是本宫请来的!”

见李纨这么维护自己,林剑一阵感动。

他不想拖累李纨,主动走上前去,道:“姓安的,你想怎样就直说,别绕弯子了!”

“好!”

安庆绪道:“既然你是朝廷命官,我就不伤你性命了!这样,你为我的狗,披麻戴孝、守灵七日,这事儿就算完了!”

司马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