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爷夫人美又娇

第96章 文浔的处境

伯昌候府。

夜里有些漏风,文浔便找了点东西补上了那扇窗户的漏洞。

他在候府的日子并不好过,在外人看来他是候府的公子,但其实他连下人都不如。

他看着那盏烛火,火苗跳映在他的眼中忽明忽暗。

次日清晨,难得还有这样的好天气,文浔便拿着一本经书在院子里面看了起来。

突然,院子外面传来一阵响声,接着就听到了一个中气不足的声音:“啧啧,扫把星还在这看书呢?”

是文子祁,他右手搂着一个女人,后面还跟了一大群的小厮,每个小厮的手里还提了一个恭桶。

“大公子,他就是你那个从小生活在静安寺里面的弟弟吗?”旁边的那个女人说这句话的时候笑得花枝招展。

文子祁捏了捏她的臀:“美人,他就是一扫把星。”

那美人在旁边捂着嘴笑。

“你还会看书,你认识几个字吗?”文子祁在旁边不断数落着。

文浔抬眼看着他:“不知大哥今日到我院中可有何事?”

“你可别叫我大哥,我可没有你这个弟弟。”文子祁不知道为何特别讨厌他,看到他那副要死不活不理人的样子他就来气。

“你们把东西放在这里吧。”文子祁对后面的小厮说道。

“扫把星,这里是20个恭桶,你今天之内全部刷完。”文子祁说道。

文浔放下了手里的经书,不卑不吭:“大公子,我没有义务要做这些。”他不叫他大哥了。

文子祁想不到文浔竟然敢反驳他的意思。

“你算个什么东西,竟敢忤逆我,我是世子,你必须得听我的。”文子祁大声说道。

“大公子,我们去找父亲评评理。”文浔做势要走。

文子祁只是想来单纯的找个乐子而已,父亲现在本来就对他不满意,如果因为这些小事去找父亲的话,可能他在父亲那里的印象会更加的差劲。

本来他自己都认为自己不是做世子的料,他只喜欢每天躺在美人堆里面。

“扫把星,你敢去告诉父亲,你今后就别想好过。”文子祁威胁道。

“我们走。”文子祁没有带走那些恭桶。

文浔看着摆在地上的那些桶子,好恶心,是该烧掉,不干净的东西不应该留在世上。

不多久之后,这里就燃起了火焰,就像那次的静安寺一样。

伯昌候对文浔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文浔只有回来的那一天,去过大厅吃饭,自此以后从来没有去过。

晚上很晚了下人才送来饭菜,只有素菜,没有荤菜。

候府的下人个个都是见风使舵的,文浔刚开始来的时候,大家以为至少是候府的一位公子,去巴结一下没有坏处,然而,这段时间才发现,侯爷并不是很喜欢他,他住的房子现在都没有换,一到刮风下雨天,屋内就潮湿一片。

所以慢慢的,下人也越来越苛待他。

不过文浔并不说什么。

吃过晚饭后,怎么都睡不着,他有点想念在山上的生活了。

趁着今晚月色好,他披上衣服出门了。

来了这么久,他其实很少出自己的院落。

夜晚的风还是有些微微的凉意,但是冷风也使他清醒。

突然,他听到假山后面有人在悄悄说着话,他放轻了脚步,想从这条小路上走过去,他并不想打扰在假山后面的两个人。

可那两个人的对话还是落入了他的耳中。

“涟漪,我不在候府的这段时间,你怎么又消瘦了这么多?。”

一清凉的男生问道。

“子轩,我没事,不用担心我。”说完不由得咳嗽了两声。

文子轩连忙抚上她的背,眼睛里面充满了心疼:“涟漪,是我该死。”

涟漪摇摇头,看着自己的心上人:“子轩,我现在已经是你大哥的妻子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可我今日听说大哥他总是在青楼女子回来住。”文子轩脸上充满了愤怒,他是若珍宝的一个女孩,却被别人不屑一顾。

涟漪道:“我跟你大哥本来就没有什么情分,在他过他的,我过我的,如此两不互扰,也是安好。”

“可涟漪,你可知下人都在怎么说你吗?”文子轩前一段时间在宫中伴读,今天才回来候府,回来的时候就听见几个丫鬟婆子在那里嚼舌根,说着王府的世子妃恐怕要易主了。

“如果他肯休了我,那我真的会感谢他。”涟漪说的有些无奈。

文子轩想抱一抱她,可是伸出去的手又不自觉的伸了回来,她现在是他的大嫂,他是她的小叔子,两个人之间有着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

良久之后,文子轩喃喃出声:“涟漪。”

“时候也不早了,我该回去了。”涟漪苦笑了一声。

文子轩虽然不舍,但还是点了点头。

文浔早就走远了,可是他的耳力好,他们的对话多多少少都让他给听到了。

想到文子祁,嫁给他那样的人,估计会生不如死吧。

原来这候府还是有多情人在,只不过心里的情再深又有什么用呢?终究抵不过世俗的羁绊,倒不如一颗心,无欲无求,无所杂念,便不会被世事所累。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想到了那张清纯的笑脸以及那一双充满炽热情感的眼睛,那是应晚吟的脸。

文浔突然无奈的笑了一下,奇怪,自己怎么会想到她呢?

涟漪回了屋子,这也是她和文子祁的房间。

房间里面的灯早已熄灭,但屋里的声音确实大得很,借着微弱的余光还可以瞥见床上的人。

那个女人叫的很大声,文子祁兴奋的很。

涟漪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场景,她面无表情的往着偏房走去。

可是就隔了一堵墙,那些不堪入耳的声音,却还是会传入她的耳中,她闭上眼睛,试图让自己入睡。

只过了一会儿,隔壁的声音就停了。

紧接着就传来了一声娇俏不满的声音:“世子,你没吃药吗?”

文子祁最近总是感觉自己有心无力,不知道为什么才小半柱香都没到,就已经累及了。

“臭娘们。”文子祁自己也不满意,突然扇了那女人一巴掌。

顷刻之间,隔壁出来的声音就变成了男人的打骂以及女人的哭泣声。

米舒姜灵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