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我吞噬血脉就变强

第3章 凝血

数个时辰后。

正午的阳光穿透雾瘴,照射进无垠的荒莽深林,林间雾气缓缓消散,只留少量淡淡的雾气飘在树梢上端。

深林中,不知名的荒兽吼叫不时响起,其声悠扬,回荡不息。

而在一处树木枯寂,有着朦胧光影照射的泥沼旁,一滴露水从高空垂直地悬落下来。

滴答!

水滴在一张苍白且沾有泥渍的脸上绽开,响起了清脆之声。

一道瘦弱的身影皱着眉头,从昏迷中缓缓醒了过来。

嗖!

醒来的游鱼,第一时间从原地爬起,快速用双手在身上摸了一番,没感受到外露的伤口,心中舒过一口气。

随即,他用袖袍将脸上的水渍擦掉,目光警惕地望向荒兽先前待过的树洞。

那里并没有荒兽的身影。

倒是不远处的沼泽旁,仰面栽着一只巨大蛤蟆。

游鱼目光愣了愣,这好似就是先前那只荒兽。

不过没敢大意,他小心后退,走到一颗枯树旁,倚着蹲下身体。

脸上传来清凉的触感,却又有一种烂树叶般的腥臭味。

他看了眼衣袍,上面满是皱巴巴的肮脏粘液,这些东西都来自荒兽,是唾液分泌物。

荒兽用舌头攻击他,若不是荒林中雾气潮湿,身上沾满水渍,现在可能已经被卷入腹中了。

注视着那条倒栽的荒尸,游鱼取出血珠,沉入心神,感受潜藏的危险。

血珠闪动微弱的光芒,包裹灵念意识向周围扩散,扫过枯枝藤蔓,扫过面前的荒尸,没有感受到恶感凶念。

“难道真的死了?”

游鱼口中喃喃,收敛心神,脚步减缓来到尸体跟前,看着伸开四肢有近乎两名成年人大小的巨大蟾兽,神色微微动容。

尸体旁,枯草杂七杂八倒下,洒满黑灰包装物的土壤被翻起,露出底下的褐色土壤。

这荒兽不知怎地就死在这里,没有外伤,四肢僵硬,造型古怪,酷似中毒。

游鱼想到了自己制作的那支暗器,脑海里有这种念头,心中却不敢笃定。

因为前世只在书上看过豚鱼毒素强烈,可本身没有亲自体验过,不知道有多厉害。

荒兽已死多时,皮肤干皱,散发着腥臭味。

游鱼皱着鼻子,咽了一口唾沫。

这些蛮荒野兽肉质富足,富含浓郁的精华物质,能够提供血食力量。

他有些犹豫,要不要对其下手。

昨日吞噬青皮蛤蟆后,胃里翻腾,体内有些不适。

今天又对大一号的蛤蟆下手,说不定,会造成更糟糕的影响。

但要是放弃的,又有些可惜。

金手指需要猛料才能激活,眼下这条荒兽尸体,正是不错的对象。

够猛,够味。

“不管了,富贵险中求。”

游鱼再三权衡后,还是打算冒险试一试,他是从多方位考虑的。

一来,自己目前的处境很被动,未知的敌人隐藏在暗处,架了一把刀在自己的脖子上。

二来,金手指还未激发,想要激活,需要吞噬大量血脉。

最后一点,也是最关键的一点。

游鱼觉得这条蟾尸虽然卖相不好,但整体还是看得过去的。

吞噬血脉金手指什么的真得不重要,重要的是比人大的蛤蟆很稀有,自己就想尝尝看看。

说不定,蛤蟆撞刺身,冰冰又凉凉,口感且劲爆,味道还鲜美,味道不要太,呕…

游鱼掩面抹掉泪水,面色一肃,沉下心神猛地激活胸膛上的诡异刺青。

霎时间,血液涌动的声音再次从体内传出。

他肤色发红,体温缓缓上升,右臂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大增粗,青色血管被肌肉拱起,狰狞密布。

咕哝哝。

手掌血肉鼓动,狰狞大嘴在掌心缓缓生出。

游鱼喘着沉重气息,走到了蟾尸面前。

此时脑海中传来很重的饥饿感,他抬起手,将变异的巨大手掌猛地贴了上去。

咕!

狰狞巨口触碰蟾尸的一瞬间,像野兽般撕咬了上去。

巨掌在此刻继续增大,大量血液吞入流动,类似波浪般起伏。

带动地,右臂的温度快速降低,通过手臂传来的冰凉感,已经隐隐有心悸的感觉。

他尽可能地闭目,平心静气,压抑心中涌出的烦躁不适之意。

很快,右臂上的血管,开始条条暴起,血液顺着血管流淌不停冲刷,其中最粗的那条,已经肿胀到一指之宽。。

游鱼感受到,不同种族的血液,被身体强烈排斥,大脑内同样传来了不适的感应,有些眩晕。

他苦苦支撑着。

又过了一会,荒尸被吞噬血液后萎缩尽半,游鱼右侧身体也被撑的肿胀。

他知道身体已经负载了。

毫不犹豫,控制右臂,从荒兽尸体上脱离。

啵!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手掌在空气中拉出长长的血线。

游鱼顶着昏沉脑袋后退,扶着枯木坐了下来。

胸膛刺青吞入大量血液后浮现光泽,响起咕噜噜的流动声,他散去身体异化,任由金手指自行消化吞噬的血液。

手臂恢复起初大小,狰狞大嘴也融入了手掌。

胳膊上大片青紫,肿胀,破裂,每一寸皮肤血肉都传来强烈的刺痛感,吞噬荒兽血液,对身体造成了不小的损害。

他闭上眼睛,不去理会。

因为在此刻,游鱼能清楚地感受到,身体里雄厚的血气,那闪烁的诡异刺青,已经全部亮起,不停地传来磅礴的泵感。

力量,不停地暴增中….

就在游鱼呆在沼泽边,吞噬消化荒兽血液之时。

遥远的荒林另一端,回途的必经之路上,一道蓝色身影迎着细阳,从树冠上高高跃了下来。

这道身影壮硕高大,一席蓝袍,在空中滑出轻灵的弧线后,轻轻地落在了地上。

光线穿过林间树叶,照上刚毅的面容,光芒闪动犹如蜡制。

一双粗大的手掌左右掰了掰,蓝袍人神色烦闷,浑身毛孔好似爬满了无聊。

不久后,光线从脖颈偏到了头顶,四周静悄悄的。

蓝袍人向大荒深处看了眼,一口郁气从胸膛缓缓喘出,

“等了半天都没出现,那小还能有什么本事活着,那地方可是….

说不定早已经死在乌沼里了,在这里继续待着也是浪费时间。”

低声自语后,他从怀中掏出一株金银色相伴的小草,细细看了一番,而后转身向金池山方向走去。

一株蚂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