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来袭:娘亲,快踹了那个渣爹

第14章 她骗过他,逃跑了

凌斯晏含着些探究看向苏锦,他一向多疑,所以此刻自然也就生了疑心。

苏锦没再坚持:“那算了吧,不去了,是殿下问我,我才随口答的。”

他微微蹙眉:“不用叫殿下。”

她“哦”了一声,看起来兴致就低了不少,闷声跟着他出去。

等上了轿子,凌斯晏就受不住她这样生闷气了,这么长时间了,他确实也还是头一次带他们母子好好出来玩一次。

他改了口:“就去东边集市吧。”

苏锦立刻眸眼生了光亮,抬头看他。

凌斯晏被她这反应逗笑,没忍住又抬手摸了她的头:“小孩子,你也不嫌那地方吵闹。”

永安也很高兴,挥着小手晃来晃去,来抓苏锦的衣角。

他转眼都快半岁了,能偶尔自己坐一会,会抓东西,会笑了。

凌斯晏垂眸看向怀里的小孩,突然就来了兴致,一时什么都忘了:“以后他就是我们的孩子,让他叫孤爹爹吧。”

苏锦面上的笑意微微凝固,却出乎他意料的,她很快说了声“好”。

凌斯晏很高兴,抱着永安一声声地哄:“以后你就是小皇孙了,可没人敢欺负你。”

大概是最近他感觉跟苏锦之间的关系缓和了,就把很多事情选择性忘记了,连带也忘了,欺负过永安的人,只有他凌斯晏。

集市上的人很多,凌斯晏微服出行,想让苏锦自在些,没有带随从。

乍一看,他抱着永安,牵着苏锦,他们也是其乐融融的一家三口。

集市上的商贩很多,人潮汹涌,叫卖声不绝于耳。

苏锦一家家摊位逛过去,转眼就买了一大堆的小玩意儿,大包小包地提着。

大半个集市逛过去,苏锦步子就停在了一家手工艺品摊位前。

上面有不少的小孩子玩具,还有很多动物和人像的面具。

她从摊位上拿了个拨浪鼓,伸到永安面前一摇,永安就“咯咯咯”地笑了。

她就跟着也笑了,眸子里都盛着光,看向凌斯晏:“他喜欢,给他多挑几个吧。”

凌斯晏看她看得一时恍神,片刻才回过神来点头:“好。”

摊贩热情地帮他们介绍着,苏锦选了看着还不错的,就每样拿到永安面前晃了晃。

小孩见一个玩具就笑一下,苏锦就把选中的都递给摊贩:“都拿了吧。”

她转而就伸手戳永安的小脸:“他怎么什么都喜欢?”

凌斯晏无来意有些内疚:“他觉得新鲜,以后我多带你们出来走走。”

她一点头,阳光下一张脸都红扑扑的。

小贩算了钱,苏锦伸手进凌斯晏的袖袋里,拿了银子出来付钱。

看摊贩有些为难地找了半天的零钱,她再一本正经责备凌斯晏:“下次出来你应该多带些散银,这样老板找钱很麻烦的。”

凌斯晏低着头看她,乖乖挨训。

身侧有过往的人看向他们,暗自偷笑。

摊贩将零钱都翻了出来,也不够找零的。

苏锦视线落到挂着的面具上:“没事,剩下的钱我再拿几个这个吧。”

摊贩松了口气,连连点头。

苏锦选了只老虎的自己戴上,永安一看见,“哇”一声就哭了。

她立刻摘下,又换了只兔子,小孩就新奇地笑了。

她又给凌斯晏和永安一人挑了一只。

凌斯晏并不大乐意买这个,集市上人多混乱,戴这个的人多,不安全。

但看苏锦高兴,他还是没多说。

苏锦想将那只小的面具给永安戴上试试,但凌斯晏个子高,小孩抱在他怀里,她抬手有些费力。

凌斯晏就将小孩递到了她手里:“你抱一下,我来。”

苏锦接过了永安,凌斯晏就给他试了下面具,大小勉强合适。

宝宝戴这个怕闷着,苏锦只让试了试,就让凌斯晏替他摘了。

她自己脸上的那一只却没有摘,说觉得新鲜好玩,想多戴一会。

永安待到苏锦怀里,也不愿意下来了,凌斯晏也就由着她先抱着,继续往前面走。

担心他们母子被撞到,他走在外侧,将他们护在里面。

越往前走,人越多。

经过的一个摊位前摆放着一对精美的玉瓷茶盏,正好摆在最外面。

苏锦一只手抱着永安,在凌斯晏往前面看路时,她的衣袖拨过那只茶盏,指间再轻轻一带。

茶盏倒了,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小贩看向最宝贝的一件货物被碰倒了,眼前人的衣着一看也不是一般人,当即就生出了碰瓷的想法。

“诶诶诶,小姑娘站住!打坏了东西还想跑?!”

苏锦衣袖被小贩拉住,凌斯晏当即就冷了脸,伸手扼住了那个小贩的手腕:“想干什么?”

小贩欺软怕硬,气势弱了几分,但仍是咄咄逼人:“干什么?你家小娘子碰坏了我的东西,赔钱!

这个可是上好的和田玉,你赔一百两银子,我自己亏一些!”

凌斯晏拎过那只茶盏看了一眼:“哪里坏了。你这摊位上是软布,茶盏倒一下就能坏,这么金贵?”

他最厌恶被人讹诈,这个钱就算无关轻重,自然也不会出。

小贩一看他这是不愿意赔了,当即就开始撒泼喊人:“没王法了,没王法了!

大家快来看看,来评评理啊,打坏了东西不赔钱,当街欺负人了啊!”

集市上本来就人多,他这么一番吆喝,很多闲逛的就都聚了过来看热闹。

四周很快就围了个水泄不通,纷纷对凌斯晏指指点点。

苏锦趁着人潮涌来,凌斯晏脱不开身之际,被聚过来的人很快挤出了人群。

等凌斯晏几句争执后,再伸手没能牵到身边人时,回身一看,哪里还有他们母子的人影。

他一颗心陡然一沉,想挤出人群找人,围观的拦着不让他走:“赔钱,赔钱!”

哄吵声正热烈,他一张脸全黑,下颌紧绷着,直接腾空越过人群,就已经落到了人群后方。

摊贩跟一众围观的人都看傻了眼,再回过神来,早没人影了。

集市上的人多到可怕,戴着面具的人更是数不胜数,凌斯晏掌心死死攥紧,满目猩红。

整个集市找完,他再迅速派人把守了城门检查出入的人,直到不得不相信,她逃了,带着永安。

那个不久之前还在集市上、看着他笑得那样开心的人,她的开心和释然,他竟然信了。

燕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