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贾府小厮,红楼签到十年

开局贾府小厮,红楼签到十年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6章 静夜思

夜深人静,林府中院里也显得悄无声息。

李昭披了件褂子,乘着星爷出来吹吹风,同时,也是感受一下那呼吸吐纳之法的效果。

方才在房间里面,按照这呼吸吐纳之法,他适当的练习了一番,很快就入了门——也亏得在这里他地位不一样了,再加上和其他人不相熟,所以没有和其他下人挤一个房间,而是自己单独一间。

不然要在别人面前,他还不敢轻易尝试。

当然这个入了门不是说“筑基”的那种入门,而是找到了一些关窍,虽然体内没有什么气能够让自己感受,但是对于周围的空气流动、环境变化感觉好像都要敏感了许多——也或许只是错觉?

室内还是密闭的,空气不好流通,等来到了室外,他立马又是一种新的感受。

不过现在他已经基本确定了,这呼吸吐纳之法虽然有些神奇,但终归不是什么修仙的手段,靠着这个也不可能练气修真。

虽然有些失望,但是最起码,这功夫对于他调养自己的身体、增延寿龄,却是极好的,也算是对得起系统的评价。

简单来说就是,这其实是一套道家的养生功夫,而且也不仅于养生。

此法暗合了道家的哲理,且不说坚持练下去很可能会长寿、还能保持健康,甚至还可能为他将来真正的修行打好基础。

说不定哪天,他就签到出来一部真正的修仙功法了呢?

到时候有基础估计很容易理解,身体也更容易适应练气。

当然,其实李昭也想到了这呼吸吐纳之法的另一个用途,那就是……林妹妹的身体。

林黛玉自幼体弱,不知道是不是娘胎时就落下的顽疾,后来又整日抑郁,等在贾府寄人篱下,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的,身体不垮掉才怪。

而这呼吸吐纳之法,除了可以直接帮她调养身体之外,还能改善她的心境。

有所谓“心静自然凉”,而我心澄净,则拨云见日、四方达开,身体和心情这有时候是有相辅相成效果的。

“暂时没办法,看寻个什么机会,将这呼吸吐纳之法给她练练,通过紫鹃或是林如海都可以……”正这时,他突然顿住了脚步,却是注意到了前面好像有人影。

他心里纳罕,连忙冲那边问道:“谁在那边?”

半晌没有应答,他却越来越奇怪,因为从那身形轮廓看,应当是位女子。

这女儿家大半夜的跑出来,怕不是哪个丫鬟出来偷汉子?

想着他便干脆往那边走去,也不虞有什么危险。

如果在府外不好说,但在府内,有贞宁两个帮忙看顾着,有什么风险他们早就扼杀在摇篮里了。

“是……是我……”许是看到李昭越走越近,知道瞒不住了,那边终于出声了。

而李昭听到那声音,还没反应过来,但这个距离,也足够他借着今晚皎洁月光,看清楚对面那张面孔,“是你?!”

李昭也是一时睡不着,加上想要验证一下呼吸吐纳之法,才出来走走,没想到居然碰上了同样睡不着的邢岫烟。

嗯,应该是睡不着吧。

不然大半夜不睡觉,跑到这外头来,难道还是来出恭的?

“李……李大哥!”其实方才邢岫烟也没弄清楚来的是谁,所以才不敢出声,现在看清楚是李昭,反倒松了口气。

“嘘!”李昭立刻比了个手势,示意邢蚰烟安静,然后才上前去低声问道:“你怎么这么晚不睡,在这个地方做什么?”

这深更半夜、孤男寡女的,很容易让人误会,可不能让别人看到了,不然他可讨不了好。

邢蚰烟感受到两人此刻的靠近,尤其是李昭说话时候的气息都打在自己的脸上,这让她双颊很快变得绯红一片,只是夜色中不好看清楚。

见邢蚰烟不回答,李昭也没多想,又问道:“说起来,先前人多不好问。是你父母逼你来此的吧?”

被李昭直接戳破,邢蚰烟顿时感觉有些难明的感觉,直想要立刻逃离这里,但是身体又不允许。

感觉李昭好像还在越靠越近,她的身子便越发柔弱无力了。

好在李昭现在还是很注意与异性接触的分寸的,所以在近在咫尺的时候还是止住了,这样一方面是避免被发现,另一方面也是近了好低声说话。

然后感觉到有些微的热气仿佛从对面散发过来,李昭突然意识到,他们两人此时的距离,还是好像已经超过了那种男女之间的安全距离。

虽然没有直接接触,但是说话时候那气息互相缭绕,好像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味道。

不管是在什么时候,这种气氛都是有些旖旎的。

李昭不由深吸口气,然后又稍微拉开了一点儿距离。

这让邢蚰烟微微松了口气,随即却又不知为何,心里有些失落,只是意识到这一点后,她立马又莫名害怕起来。

李昭哪里知道女人内心那么多心思,看她神色就知道自己说的没错,这是默认了。

他叹了口气,又故意说道:“哎,还好二爷大人大量,没有计较我口无遮拦之事,不然你可是害惨了我。”

这话其实也不算骗人,不过不是贾琏大人大量,而是李昭凭自己的本事让贾琏看重他,些许小事自然不会计较。

若是换成烟儿、熙儿他们,恐怕真就要责罚了。

“李大哥,都怪我……”

“这倒也怪不得你,谁又能够拒绝得了自己的爹娘呢?不过这么说来,那银子……”

“都在我爹娘那儿了,”邢岫烟说着,又急忙道:“不过李大哥放心,往后等我有了钱,定会还予你的。”

她现在倒是不提荷包的事情了,大概也是想明白了,知道李昭的意思根本就不在那荷包上。

不过这样一想来,倒更让人觉得害羞。

这大概也是再见到李昭,她心境有所变化的原因。

李昭却笑道:“你一个女儿家,拿什么来赚钱?”

邢蚰烟急忙道:“你可莫要小看我,除了荷包,李大哥想要什么,我也能绣得出来,大不了,往后我便只给李大哥一人绣东西。”

李昭想到了她的针线功夫,从那些荷包上的图案可见一斑,也是不由一笑,然后莫名思维发散了一下,想到了自己的功夫,还没得到机会施展。

额……

他赶紧拉回来,免得自己不小心出什么洋相,毕竟两人现在距离还比较近。

“你说,往后只给我一个人绣?”

“不、不是……”邢岫烟脸色又红了,知道自己的话产生了歧义,但又不知道怎么解释好。

李昭看她这样也是满脸笑容,然后突然听到了什么声音,心里一动,立刻对邢岫烟道:“咳,邢姑娘,时候不早了,你还是回去早些睡吧。至于银子的事情,不必担心。

“当然,若你非要给我绣东西补还,我也没有意见,不过你要小心顾好自己的身体,可不能因此累坏了,不然就要一直欠着我的钱了。”

他知道以邢蚰烟的倔强,她肯定会把这个事情记着,所以干脆这么说,也让她不会有太大的压力。

邢岫烟“嗯”了一声,迟疑了一下,还是转身回去,这次却没再回头了。

等她离开了,却又一道身影立刻出现在李昭面前。

李昭看又是黑衣人妆扮的贞宁黑夜中仍如灿星般的双眼紧盯着自己,奇怪道:“你这般看着我做什么?”

贞宁噗嗤一笑,然后说道:“倒是看不出来,你这小子还挺受姑娘家喜欢的?”

李昭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这林府里面跟李昭接触最多的就是紫鹃了,虽然两人之间都是很正常的往来,但紫鹃对他的态度和别人完全不同,肯定也被贞宁看在眼底了。

再加上方才的邢岫烟……

不过——

“贞护卫,你这到底是在暗中保护,还是在暗中监视我们?”

“都有……”

李昭无语,然后马上想起来正事,肃然问道:“贞护卫,可否将醉仙楼之事,来龙去脉清楚告诉我?”

贞宁也收敛了笑意,想了想便道:“此事是这样的……”

健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