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格推理游戏

第19章 德文郡之旅

火车飞驰,傍晚时分停在了德文郡火车站。

一下火车,就有一辆马车在等着他们,一个管家模样的人站在马车前,这辆马车看上很不一样,马匹高大,铜质车架,车头还有野猪的图腾。

“欢迎来到德文郡,华生医生、雷斯警长。我是莫克默医生。就是查理士.巴克斯维尔先生的好朋友。”

郑乾和雷斯对视了一眼,这个人怎么知道我们要来德文郡?

“是这样的,”莫克默看上去有些不好意思,“我其实已经连续在这理等了三天了。”

“三天?”郑乾想了一下,问道“你之前是在伦敦?然后应该因为查理士.巴克斯维尔先生的死来找夏洛克,却发现贝克街221号没有人在,是么?”

“对的,”莫克默一愣,显然是郑乾全部猜对了。

“那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来德文郡?”

“亨利.巴克斯维尔先生告诉我的。”

“那个查理士.巴克斯维尔的继承人?从美国来的。”

“是的。”

“走吧。”

没什么好问的了,郑乾对雷斯招招手,招呼他上了马车。莫克默医生见状也上了马车,马车很宽敞,三个成年男人坐在里面,也一点也不觉得拥挤。

“那个,夏洛克.福尔摩斯先生怎么没来?”莫克默医生看了看郑乾和雷斯。

“怎么,亨利没告诉你?”雷斯语气不善,显然是现在的他极度不爽。

莫克默医生一愣,可能不明白雷斯为什么有这么大的怒意。

“夏洛克已经死了。”郑乾淡淡的回答道。

“死了?!”莫克默医生显然没有办法消化郑乾的话,张着嘴巴,半天合不上。

“那,那我们这个案件。”

“什么案件?”

“就是巴克斯维尔的猎犬。”

“忘掉你之前看到的故事,现在这个游戏都是全新的玩家,没有人会按照那个节奏走。”郑乾冷静的开口,“所以,你现在需要告诉我,你来到这里后发生的每一件事情。”

莫克默点点头,开始回忆他来到后的事情:莫克默也是个普通玩家。一进来就直接来到了德文郡。在遇到查理士.巴斯克维尔爵士没多久,查理士爵士就按照既定的心脏病发死了。他死于自己的卧室中,当时没有人在爵士身边,也没有听到或者看到什么奇怪的人和事。

至于那只所谓的巴斯克维尔家族诅咒的恶犬并没有出现。

莫克默在查理士.巴克斯维尔爵士死后按照既定的设定给他远在美国查理士的侄子亨利.巴斯克维尔写了信,让他回来继承遗产。

“亨利爵士到过伦敦吗?”郑乾靠在椅背上,双手握着扶手,马车颠簸的厉害,似乎跑到了凸起的丘陵地带。

“我们约的是在伦敦见面。”

“那你知道亨利什么时间到达伦敦的吗?”

“大约是4-5天前吧。”

“到底是哪天?”

“我也不清楚,因为我去找夏洛克.福尔摩斯的时候他就已经在伦敦了。”

郑乾点点头,继续问道,“亨利爵士有和你说他有被威胁过不要回巴斯克维尔庄园吗?”

“没有。”

“所以,你们没有找到我和夏洛克就一起回到了德文郡?”

“是的。”

“那亨利爵士是怎么知道我和雷斯会来德文郡。”

“是我们的邻居史丹普尔顿告诉我们的。”

郑乾一愣,“谁?那个住在美悦比特植物学家?”

“植物学家?不,”莫克默摇摇头,“他是个马戏团的老板。”

郑乾和雷斯迅速对视一眼,难道这个马戏团的老板就是那个消失的夏洛克?。

“哪里能见到他,我说,史丹普尔顿。”郑乾压抑住加快跳动的心脏,努力让自己冷静。

“别担心先生们,我们马上就能见到他们了。”

马车一路走过崎岖凹凸的山路,最终停在了下来。

众人下了马车环视一圈,才发现巴克斯维尔庄园所处的位置是一处高坡上,最后的夕阳照射在古老的庄园,更加增添一份庄严。方圆百里都是视野可见之地,是处天然的险境。庄园坐南朝北,站在庄园内就可以将外面一览无余。

一阵冷风从旷园深处吹了过来,让大家都不由的打了寒战。

一道精铁铸成的大门屹立在眼前,雕刻者精美复杂的花纹,两边各有一个因日晒雨淋而变得斑驳的门柱,上面长满了滑腻的青苔,依稀还能看清上面巴克斯维尔家族的标记,野猪。

郑乾默默的绕开大门往旁边走,除了他们上来的那条路,不知道经过几个世纪的碾压才形成小径。其他地方都被厚厚的泥土、青苔、落叶覆盖着,

莫克默下车和看门人标明了一行人身份,看门人开了门。莫克默回头招呼大家:“上车吧,还有好长一截路呢。”

众人又上了马车,穿过大门走到了通往庄园的路上,两边都是茂密的紫杉林,遮天蔽日,本来就是依然将落的黄昏更是无法照射到这条小径,所以这一路基本都是在黑暗中前进。

这条紫杉路还没有安排路灯,马蹄哒哒的踩在黑泥土上发出的闷响,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阴森感,似乎这个地方,天生就应该发生一些奇闻怪谈。

郑乾心里一直装着那个叫史丹普尔顿的人,马戏团的老板,不知道是不是就是他要找的人。如果史丹普尔顿就是假冒的的夏洛克,他该怎么办?他现在一切都是猜测,根本没有证据。

懊恼的抓了抓头发。莫克默看见了赶紧拉下郑乾的手,着急到,“华生医生,千万不可,你头发本来就不多。”

郑乾看着一本正经的莫克默,头更痛了。。。。

马车在小道上走了半久,绕过两个弯,终于到抵达了巴克斯维尔庄园的大门,这个庄园主体是老旧的黑色花岗岩,上面有一条条的屋椽,主体右侧正在新建的是庄园新建的部分。

“我庄园新建部分是按照古中国庙宇建筑风格设计的,看上去怎么样?

一位穿着精致礼服的高个年轻男人正在门口向他们着炫耀着自己的作品。合体流畅的线条,衬的他的身姿更加挺拔,微微高昂的头颅,英俊的面庞上带自得的微笑。不用介绍都知道,这位正是继承巴克斯维尔庄园的亨利.巴克斯维尔爵士。

“看上去,真的又气派又豪华”。雷斯仰头看着眼前高大的城堡,不由的发出感慨。

郑乾点点头,也附和道,“看看多有钱,恐怕是RMB玩家。”

“我的钱可不是靠继承巴克斯维尔家族的的遗传,这个家族就是空壳子。”亨利言语间充满了不屑,“我的钱是都是我自己挣的,我入游几个月都是在南非淘金,那可是个遍地黄金的地方。”

亨利的脸上露出了怀念的神情。

“怎么挣的?”雷斯傻傻的问道。

亨利露出了鄙夷的神色,没有回答雷斯的蠢问题。

郑乾、雷斯和莫克默都尴尬的站在原地,这天都被这个亨利.巴克斯维尔聊死了。还怎么继续下去。

三人正用眼神彼此疯狂暗示,另一道男声从后面传了过来,“大家都到齐了吗?”

跛脚的兔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