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病娇相公我不要了

这个病娇相公我不要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2章 夫君记账我算账

第52章 夫君记账我算账

待他说完,何恬田暗自叹息一声。

原主这个爹哪哪都好,唯独太过孝顺,甚至有些愚孝。

在何民两口子过来没多久,何老二何老三也都带着各自妻子出现在院子内。

小刘氏就站在李荷花身后,阴阳怪气道:“大哥快别说了,侄女不愿意就是不愿意,可怜我和老三。”

何老三顺着妻子的话往下:“反正侄女心狠,我饿着倒没什么关系,只是我媳妇身子骨本来就弱,现在……”

听见自己最疼爱的儿子开口,李荷花呼吸急促,瞪着何民:“你莫不是连你老娘的话都不顾?!”

瞧见这一幕,大刘氏眼中闪过幸灾乐祸,也想插一嘴讨讨好处。

临开口前瞥见站在那里未有动作的何恬田,脑中浮现那日何恬田拿着菜刀宛如杀神的模样,浑身一个激灵,忙闭上嘴巴。

她差点忘了,现在的何恬田可不是之前的何恬田,一个不高兴,真有可能拿刀把她砍死。

注意力全在李荷花等人身上,何恬田并没发觉大刘氏的小心思,看到也不会在意。

在何民数次使眼色之下,何恬田无奈摇头,直接忽略他,淡淡道:“我可以把方子拿出来。”

闻言,何老三与小刘氏眼睛不约而同的亮起。

误以为她是怕了自己,李荷花得意道:“那还废话什么,赶紧把方子拿出来。”

“不急。”何恬田笑眯眯道:“在将方子拿出来之前,我想和三叔三婶算一笔账。”

不待众人反应,何恬田从袖中拿出一个账簿模样的东西,悠悠道:“里面记载的是这些年三叔三婶找我家借的东西。”

“前几个月,三婶娘家弟妹来访,三婶借口没有米粮,拿了我家二十斤白米,并三斤猪肉,临走时又拿走几本我相公的书籍。”

“去年春节,三婶找我哭诉要添置衣裳,以此为借口把我夫君抄书赚来的银子都借了去,以及我放在厨房中准备做来的年夜饭。”

“正月时,三叔吃酒和人发生争执,要赔钱,便来找我与相公借,借去三两有余,后来又将我相公给小乖添置的衣裳拿了去,家中的棉被也给抱走,所有加起来共二两银子。”

“去年五月,三叔三婶家说是没钱开火,连续半个月都是在我家吃的,期间各种吃穿用度皆是我出的,以及三叔借口要送孩子上学,让我们帮忙承担所有费用,包括笔墨纸砚,离开前把家中所有米面皆拿去。”

“七月份,三叔来我家借钱,路上不慎摔跤,非把责任推卸到我们身上,抓药、养伤,一个几百文,三婶哭诉三叔没法干活,找我借去半钱银子。”

“九月中旬,三婶回娘家走亲戚,娘家有人怀孕,找我借钱送礼……”

其中不仅有何老三家的,还有被何老二家以各种理由占去的便宜,其中包括李荷花以及他们各自的娘家,甚至包括他们娘家的亲戚。

每一样东西、银钱,和时间都能对得上。

随着何恬田往后念,何老二与何老三夫妻都变了脸色,李荷花脸色也是青一阵白一阵,好不精彩。

担心他们听不清,何恬田“好心”的将借的东西或者借去的银子以及准确时间一并念出来。

余光将他们的脸色收在眼底,何恬田心里嗤笑一声。

说起来,她能拿到这个账簿,还要多亏陆扶星。

陆扶星告诉她李荷花寿辰的隔天,她无意间在起房间发现一个账簿,得知他有记账的习惯。

又发现上面记载的多是被何家人以各种借口占去的便宜,狐疑之下“逼问”陆扶星。

才知道每次原主贴补何家的人,都会记载下来。

饶是何恬田,看完账簿后也很想骂一句何家比吸血虫还像吸血虫。

之前她知道的都是原主记着的,因最近两年被何家占去的便宜太多,多数原主都已遗忘。

若不是看见陆扶星记载的账簿,她根本不会知道。

想起被何家人占去的那些便宜,何恬田便气的牙痒痒,心中一直琢磨着抽空找他们要回来。

她不是原主,自然不会纵容这一大家子吸血虫。

今日出发来给李荷花贺寿前,她特意多留了个心眼,把账簿也给带上,没想到正好派上用场。

何恬田视线扫视过李荷花,脸上笑容更深了点,要不是李荷花,她还没机会把账簿拿出来。

此时李荷花几人的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恨的不住咬牙。

欣赏了会他们的脸色,何恬田继续把账簿往下翻,大有继续念下去的架势。

李荷花一急,直接吼道:“闭嘴!”

“奶奶别着急。”何恬田轻笑一声:“孙女还有很多没念呢。”

“你再多念一句我撕烂你的嘴!”李荷花一点假面都顾不得维持了。

现在是白天,时不时便会有村民路过,若是被人听了去,她的老脸往哪搁?

何老三也瞪着她,愤恨不已。

在他看来,何恬田一个丫头骗子,被自己占便宜是理所当然的。

面对李荷花的呵斥,何恬田满面无辜:“为何不能继续念下去?我刚刚只念了不到一半。”

“闭嘴,你给我闭嘴!”李荷花身子哆嗦个不停,眼神阴鸷。

同时扬起巴掌,要往何恬田脸上扇。

在李荷花的巴掌扇过来前,她退后一步,继续扮无辜:“奶奶莫要生气,否则等会气中风便成孙女的不是。”

因她的躲避,李荷花脚步不稳之下,差点摔到地上去。

头一次在小辈面前如此丢脸,李荷花气的脸皮快速抖动着,恨不得把何恬田的嘴给撕烂。

“方才奶奶可是说过,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家已经分了,我又是外嫁女,为何不能再继续念?”

直把李荷花堵的说不出来话。

没停顿多久,何恬田继续说道:“大家都是亲戚,亲兄弟都要明算账,亲戚更应该如此,否则日后被村里其他人知道,也会惹得叔叔婶婶们被笑话不耻。”

“我仔细想了想奶奶说的话,方子是我研究出来的,想让我拿出来也不是不行,只是这账要先麻烦几位叔叔婶婶清还一下,还清账再说其他的。”

墨墨水田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