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大唐:媚娘,请自重

第31章 盟定而动

第31章 盟定而动

“申……申王爷这是何、何意啊?”

武则天见李慎对自己拔刀相向,瞬间魂被吓跑了半截,“为何同媚娘刀剑相向?”

“你且先告诉我,你又是怎么知道右武侯之事的?你不过是个选秀入宫的妃子,才被封为才人的后宫之人,若非有这消息渠道怎能得知右武侯之事?莫非你早已与他有过交情?”

说到此处,李慎气不打一处来。

这武则天虽然说在历史上确实是李治的妻子,可是自己的穿越应该已经让这二人没了交集才对。

武则天在扶摇上位前不过是个选秀宫女,若是见了皇后、太后都悔恐避之不及之人,怎么可能会清楚前朝各个皇子皇孙的诸般事宜?还知道的这么清楚?

“快说!若是有一句假话,本王现在就拿了你治罪!”

这么看起来,自己还真是忽视了自己身旁这位枕边人的能力了。既有能力攀龙附凤,又有心机,有手段,确实是自己小看了她。

原本以为武则天在还未上位的时候便把她拿下,日后就不会再有“武代李兴”的谶言出现——没想到这个苗头恐怕一直都在,并且很轻易地被自己所忽视了。

“申王殿下请息怒。”

武则天自然是没有防备申王李慎的这一问话,因此老老实实脱口而出。

不想却被李慎猜疑。她深知自己一个后宫之人的身份不可能参与前朝之政事,因此她便话锋一转,复言道,“媚娘知道申王殿下是一个深明大义之人,不会因为媚娘的无妄之言暗自揣测。媚娘确实也如同王爷所说,早年曾有幸与李治将军有过交情,因而常有书信往来,还请殿下莫怪。”

武则天的这一番话在旁人看来似乎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现在在他面前的是李慎,一个披着古代人外皮的现代人。

这番话李慎根本就不相信,但是自己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表明武则天暗中对自己有过不利,还是决定暂且饶她一回。

看见李慎逐渐收回刀鞘,武则天千恩万谢:“多谢殿下不杀之恩。媚娘感激涕零!”说着便是小鸡啄米般的磕头。

“行了!”李慎揉了揉太阳穴,随后说道,“你先……出去吧。让本王静静。”

武则天本想再说什么,但是已然觉得于事无补。申王殿下没有拿自己开刀已然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自己怎么还能有所奢求呢?

只能等申王殿下的心结慢慢解开,而后再说罢。

李慎算是听明白武则天的意思了。

先是给自己戴高帽子,然后承认了确实有与李治私交之实,从而话锋一转,完美避开了她窃据朝政之实。

果真是个聪明女人,难怪能够把李治迷得五迷三道的,确实有些手段。

不过,从此刻开始,历史已经因为自己的介入而发生了改变。

与武则天偷情的自己却又跟李治不清不楚……

这恐怕是连自己都是没有想到的意外。如果事情属实,那武则天不仅是给李世民带了绿帽子,还给自己戴绿帽了。

不行,自己还得想办法应对,至少得先搞清楚武则天现在是哪一路人派来盯着自己的。

这个烫手山芋触不可及,但是自己又不能不碰。

如果她死在了自己的手上,不仅后宫震动,朝野也会震动。

李淳风当年在为李世民推算大唐国运之时,就已有了“帝传三世,武代李兴,女主昌”的谶言,还曾劝说李世民此女不可杀之,因为关乎大唐国运,实属“天意难违”。

李世民要是知道自己动了武则天,怕是自己也要遭来杀身之祸。

就在他独自思索了半盏茶的工夫,忽然想起今早片刻李泰对自己说的话。

既然李泰这么想用媛儿的性命来做赌注,那这一次也让李泰知道知道被人诟病,捏住命门是一种何样滋味吧!

想到此处,李慎默默计划着一件大事。当然了,这件大事在密谋完毕之前,还得先让太子李承乾先尝尝自己设下的圈套才行。

想到此处,李慎便将媚娘重新喊了回来。

“申王殿下,请吩咐。”

“媚娘刚刚是我冲动了,请你原谅。”

武则天闻言吓了一跳。都说申王殿下是个死要面子的主儿,因此才会跟魏王殿下时常斗嘴。今日这申王殿下为何这般喜怒无常,还亲自向自己道歉?属实有怪异。

“申王殿下过于言重了。媚娘听闻心中只是欢喜,但是媚娘深知自己不过只是一介女流,当不得殿下一句歉。”

重归于好之后,二人又腻歪在了一起。片刻过后,李慎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现在已然是未时了。申王殿下一觉便是睡了四五个时辰,任凭如何也不醒,有趣极了。”

“按理来说,渭水的情势应该已经接近尾声了才对……”李慎自言自语。

“也许早就结束了?”

“军中是否有收到过父皇旨意?”

“未曾听说。”

“也许是他忘记渭水大营还有一个他的儿子吧……”李慎苦笑着吐槽道。

“申王殿下不必忧心。或许敌我双方正在激烈谈判,皇上无暇顾及申王殿下罢了。若是谈判顺利,媚娘相信陛下一定会给殿下传来旨意,重新回到他的身边。”

“也就是让我当个保镖吧,算了不瞎想了。”

话说回来倒也是。渭水河里大营毕竟还是有些距离的。当初为了躲避敌军包围之势,才把队伍聚拢在这个地势险要的地方。虽说不利于大军出动,却有利于防止敌军的大兵团进攻的意图。因此,就算李世民派人给自己传个信儿恐怕也得等上一段时间才行吧。

“殿下英明神武,日后定然是万民所向之归者。”

“若非我有意躲避这朝中的纷争,又怎能会——”就在李慎回顾着过往种种,正准备惆怅一番时,帐外之人的声音却让李慎生生将自己原本的话语重新咽了回去。

“报!申王殿下,圣上旨意,请申王殿下出帐接旨!”

李慎赶忙坐了起来,也顾不上未曾穿上脚靴,一溜小跑至殿外,深情激昂地跪倒在地并言道:“儿臣李慎跪候圣上旨意!”

唐太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