粒粒皆粱

第159章 离就离,谁怕谁

陈粒粒毕竟年轻,力气大。在意识到处于险境后,便绝地反击,竭尽全力,一个翻身,又把吉蓁蓁压在身下。

因为刚才被打了两下,她也不客气,反手就打了吉蓁蓁两下。

易粒粟在一旁,看得真切,虽然近来一直和母亲对着干,但毕竟是自己的母亲,看着她被打,还是忍不住心疼。

再加上看到小弟在一旁哭得撕心裂肺,她更心疼不已,立马冲过去,毫不客气地把陈粒粒推开。

陈粒粒猝不及防,重重地摔在地上。

她见吉蓁蓁得了空,已经站了起来,更不敢懈怠,也忍痛从地上腾地站了起来,做好迎战她们一家三口的准备,嘴里不忘骂道:“易粒粟,你阴我?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我和你没完!”

再摸摸刚才被易力行咬破的地方,更恨不打一处来:“一家都不是好东西!我哥怎么会看上你呢?”

没想到闺女关键时刻会来救她,吉蓁蓁心里熨帖了不少,气势顿时提了起来,叫道:“那正好,我们也看不上你哥,明天就去离婚!”

易粒粟心烦意乱,开始后悔刚才来帮忙,只好制止母亲道:“你少说两句行吗?你都多大人了,离婚是办家家吗?说离就离!”

陈粒粒却到了兴头上,喊道:“离就离,谁怕谁,明天谁不去民政局,谁是孙子!”

陆绵绵摇摇头,走过去劝道:“你是来帮你哥,还是害你哥的,乱说什么!”

陈粒粒看架势,知道陆绵绵应该是她们那一边的,便没好气道:“要你管!你们一起上,我都不带怕的!”

吉蓁蓁说:“我们对打你没兴趣,快回去找你哥吧,明早民政局见。”

陈粒粒找到陈粒辛后,抹着眼泪控诉易粒粟,说她如何心狠手辣,如何推自己,最后归结为一句话,就是劝哥哥和易粒粟离婚。

“哥,你这么优秀,什么样的女孩找不到,为什么要和易粒粟结婚?”

陈粒辛心情不好,闷头喝着啤酒。

到现在,他连饭都没吃。这时候,他又回到傍晚那家大排档。折腾了一个晚上,又回到了起点。

陈粒粒也跟着抿一两口啤酒,继续说:“我们厂里就有很多小姑娘,特别崇拜你。你只要吱一声,我回去立马给你安排,找最漂亮的,绝对比易粒粟好看!”

陈粒辛喝完一杯,又倒了一杯。

陈粒粒再说:“易粒粟有什么好?她妈那样撒泼无赖,她能好到哪里去?你和她在一起,以后还能有好日子过?”

陈粒辛还是不说话,又要继续倒酒。

陈粒粒一把夺过去,心疼道:“别喝了,为了那个易粒粟,不值得!明早就跟我去民政局,把婚离了,一了百了,省得以后烦了。反正你是男的,也不吃亏。”

陈粒辛也不和她多掰扯,就结了账,淡淡地说:“知道了,我先回校了。你也回宾馆休息吧。”

说着,就晃晃悠悠地离开了,朝学校大门走去。

陈粒粒喊道:“别忘了去民政局啊,明早我就在这儿等你。”

六只小黑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