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剑之后勤部长

亮剑之后勤部长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14章 第104激战

从日俄战争开始,这场作为第一次世界大战预演的战争中,有先见眼光的军事家已经发从拿破仑时期流传来的集群冲锋战术已经落伍了。

各军事强国都在军事理论方面迈出了新步伐。

英军从布尔战争中吸取到了足够的教训,虽然都说代英一代不如一代,但是老牌军事强国和第一代工业革命领头羊的工业底子还是在的。

即使到了如今的二战时期,英国仍然在战斗机发动机,火炮,舰艇和雷达与电子通讯,还有最重要和计算机上面拥有领先地位。

P51野马战斗机被誉为二战最好的活塞战斗机,但是没有罗罗公司的发动机,还真不够看。

早期的P51外观上一大堆德国BF109的样子,活脱脱的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工业革命所带来的蓬勃发展力,直接打破了西方关于经济的一切理论,人民群众的力量会让他们见识到什么是社会主义铁拳。

带英的主要问题就是太过于强调从光荣革命时期所流传下来的社会体系和金融体系,在世界还未被瓜分的时候,带英发展非常迅速,美洲的棉花和枫糖,南非的金矿和航运,印度的棉纺织业,东南亚的蔗糖。

英国的股市之繁荣,远超当时的世界各国,但英国人却把大量的资金投入了追求上层贵族的荣光和维护帝国庞大的殖民地身上,在世界各地镇压殖民地起义和打压后来者。

没有意识到时代变了大人!

自身庞大的殖民地已经从供血的一方,成为了吸血的一方,带英的军事力量始终不能聚集到一起,而英吉利海峡的天险,也在工业革命的冲击下越来越弱,甚至从全世界吸血的海上航运,也成为了致命弱点。

无限制潜艇战,如果没有老美的持续输血,单单是饥荒和封锁就能让带英困死在英伦三岛上。

利用第二次工业革命,德国的实力广泛地发展,在当时的世界中心——欧洲,德国从被各方势力默认的缓冲区,逐渐统一,从普鲁士王国时期就存在的教育制度在统一后诞生了强大的力量。

识字率,是能快速培养技术工人,军官,工程师等等社会发展需要的人才的重要标志。

量变引起质变。

一战中到之后的二战,德国士兵的识字率也是其他国家无法比拟的。

德国大于英国大于美国大于法国大于意大利大于日本大于苏联大于中国。

识字率的好处就是:

面对小鬼子的嚎叫冲锋,一连的重机枪再也忍受不住了,马克沁水冷式机枪的机构不停地运动。

快速射出的子弹一连穿透了四五个小鬼子,近距离被重机枪子弹射击之后,冲在前面的小鬼身体直接被打得稀烂,血花纷飞,残肢断臂到处都是。成片的小鬼子如同被割刀的麦子,成片地倒下。

但一营一连的重机枪刚刚开火没两分钟,一发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射出来的掷弹筒炮弹精准地打在了几名战士的头顶,当场炸死一大片,一连长只感觉气血上涌,刚刚交战才一个小时,一连就伤亡了三分之一,唯一几挺当命根子的重机枪还被报销了一个。

一连只感觉正面的攻势和炮火非常凶猛,小鬼子的冲锋一大群呜呜啦啦地冲上来,但也只是看起来一大片。

还在采用集群冲锋的战术,从一战之后,还这么做的军队,真没有几个。恰好小鬼子就是一个,主要还是他们的对手,中国军队,很缺乏重机枪和火炮,顺风仗打习惯的他们,根本不把被他们蔑称为“土八路”的八路军放在眼里。

二战的冲锋,土豪一样的,德国,苏联,美国,都是坦克和装甲车顶在前面,士兵可以从容地利用移动的掩体冲锋,射击,保护坦克,这也就是后来的步坦协同。

低配版的就伞兵冲锋这一手了,小鬼子玩的特别溜,弹幕徐进战术玩的也是特别好。

通常情况下,一个排的正面宽度也要300米,一个连少说也有900米,而离地宽的距离上,蹲了百十条汉子,在交替掩护,匍匐前进的情况下,你能看到人就代表你能干掉他了。

而武器的杀伤力是超乎你的想象的。

一颗手榴弹的杀伤半径在10米左右。

一发60迫击炮的炮弹超过了15米。

一发76毫米级别的山炮或者野战炮的杀伤半径超过了20米。

至于重炮如105,122等,一炮下去杀伤半径超过了40米。

你趴在地上也会被震死,淞沪会战时期,小鬼子的重炮和舰炮是伤亡的主要来源,一炮下去,人的影子都找不到了。

而恶心的是,小鬼子还非常喜欢用毒气弹和化学武器,淞沪会战,武汉会战,长沙会战都出现过毒气弹的影子。

除了德械师之外,很多部队的战士没有防毒面罩。

小鬼子的散步线战术,利用步兵小队冲锋,每个步兵小队里还装备有掷弹筒,这些经过训练的鬼子,还懂得测算距离和计算抛物线,能做到指哪打哪。

散步线的冲锋,要求每名士兵都必须充分利用冲击地段上的遮蔽物,不断地互相掩护跃进式前进,直至靠近对方阵地,然后扔出手榴弹炸开缺口,然后就是鬼子喜欢冲锋带刺刀的原因了,小鬼子的刺刀战斗力真的强。

以台儿庄战役为例,一名鬼子可以很从容地刺伤三名中国士兵,训练,装备,还有最重要的身体素质等各方面因素,都是战斗中的差距。

加上一寸长一寸强的三八式步枪,小鬼子的优势太大了。

一连,乃至一营都是不怕死的,而且小鬼子顺风仗打多了,之前几年的战斗,中央军,晋绥军等部队给他们的印象都是在战斗前期都很强,但一旦陷入刺刀战时,部队的士气往往会雪崩般下降。

这也是军阀式军队的通病,长征时期,我军就非常喜欢用长距离穿插,然后突入袭击贴身近战的打法。

这一次小鬼子踢到了铁板上了。

寺内勇看着第一步兵大队靠近一营的阵地准备发起冲锋之后,随即指挥一旁等待的第二步兵大队后续跟上突击。

一次性投入两个步兵大队,寺内勇认为自己已经很给这支部队面子了,自从战争爆发以来,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能撑过自己两轮攻势的对手了。

踩着雪水融合后的烂泥里,孙海峰没有在意一旁不时落下的炮弹,一直运动起来,到各连阵地上视察情况。

一连在被敌人报销一挺重机枪之后,很快就把机枪阵地转移。

“放近了再打,全体上刺刀,等小鬼子靠近之后,先一轮射击,然后手榴弹给老子好好招呼他们。”一连长也是越打越上头了。

小鬼子之前第二轮冲锋的时候,一窝窝地冲上来,一连的重机枪突入地射击,让只以为一营只有轻机枪的他们付出代价,几十名小鬼子直接倒在了重机枪的火舌之下。

孙海峰看着逐渐靠近的小鬼子,掏出了自己的驳壳枪,瞄准之后直接一枪打出去,准确地命中了一个小鬼子的胸口。

这如同开了连锁反应一样,正面一连的战士们本来紧绷的神经立刻断开,熟练地瞄准,扣动扳机,拉栓,在射击。

等到弹仓空了之后,拉开手榴弹就扔了出去。

一连长大喊一声:“同志们!跟我冲啊!”说着就趁着小鬼子被炸懵的时间冲上去。

“冲锋!冲锋!帝国士兵不畏惧任何敌人!”第一步兵大队的指挥官站起来拔出指挥刀就发起了冲锋。

身边的士兵则是熟练地将弹仓内的子弹抛出,这是由于小鬼子的三八式步枪保险机构很不稳定,在拼刺刀的时候,发生过走火误伤友军的事情,所以日军大本营明令规定,在白刃战开启后,必须清空弹仓,关闭保险。

而之所以不在白刃战开启时射击敌人,则是怕自己身后的友军惊慌,把你当场靶子给射了。

加上三八式步枪的子弹穿透力很强,近距离射击时,很可能穿透人的身体继续造成二次伤害。

我军战士乃至很多中央军,晋绥军的战士都会一招在白刃战时,枪口斜射,射击敌人的大腿,子弹在穿过敌人的大腿之后射进了泥土里,避免了误伤。

不过敌我双方都不是傻子,小鬼子肯定会这一招,但尴尬的是,如今侵华日军的平均身高本身就不高,后期在兵力枯竭之后,身高更是一降再降,而三八式步枪可是二战最长的步枪,没装备刺刀的时候是1.27米,装备刺刀后更是达到了1.66米,重达4.1千克,即使是现在,这个长度这个重量,在白刃战挥舞的时候,也是个不小的难度。

不过一寸长一寸强,可不是说说的。

154团本身就吸纳了很多部队的底子,老兵的经验传授可是至关重要的,很多战斗经验就在战后的总结大会上被传授了下来。

一连冲在前头的战士,在靠近敌人的时候,直接就是一轮排射,然后冲上去和敌人肉搏。

莫辛纳甘M1890-30型步枪的长度1.23,带刺刀全长1.66米,空枪重3.8公斤,可以说各方面都不弱于三八式,这也是叶凡喜欢这款武器的一点。

而莫辛纳甘M1890-30型步枪的刺刀也是一个我们很熟悉的武器,三棱刺刀或者说是棱刺。

“俄罗斯钢刺”。一方面是老毛子的使用习惯,另一方面是钢刺不容易折断和弯曲,还有一点好处就是不容易像刺刀卡在敌人的身体里,加上容易制造,之后我军也是采用了这种武器当刺刀。

大家常常忽视——还有更重要的一方面:这玩意没有锋利的刀刃。所以最适合做成随枪折叠型。打开和折叠时不容易伤到手。

一连长熟练地扫开小鬼子的刺刀,精准地刺入了小鬼子的肚子里,拔出刺刀一枪托砸在小鬼子的脑门上,顿时砸的小鬼子血肉模糊,脑瓜子做响,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

不可否认,在白刃战方面,战士们和敌人的差距很大,但顽强的意志却能让战士们发挥出强大的战斗力。

白刃战是非常考验部队的士气和身体素质的。

而士气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却能影响战局的走向。

战场上到处都是互相厮杀的景象,一名战士扑倒一个小鬼子,找不到武器,直接抠对方的眼睛,死地将人压在身下,直到他不再动弹。

另一处三名小鬼子,则不断利用配合,刺伤冲上来的战士,这种三人配合的战法,可攻可守,三班的几名战士一起冲上去,却直接被躲开,几名鬼子各自找对手,几招下来之后,突入变阵,直接刺进了战士的身体。

一班战士王大看到这一幕,拨开手榴弹,直接上去扑倒一名鬼子,手榴弹炸开,直接与一名鬼子同归于尽,炸伤了另外两名鬼子,战友们只能流着泪嘶吼着杀死受伤的鬼子。

一连长一口气刺到三四个鬼子,但自己也累得气喘吁吁,他没有注意到的后方,一名鬼子从后面吼叫着冲了上来。

刺刀眼看就要刺进一连长的身体,甚至鬼子自己都已经漏出了笑容,一道黑影窜出来将鬼子撞倒在地。

一连长这才注意到身后的鬼子,但还没来得及反应,鬼子的指挥官挥舞着指挥刀砍了过来,一连长本能地举起枪挡下了这一击,却只感觉肚子一痛,往地上倒去。

战斗经验告诉一连长决不能原地倒下,顾不得疼痛,他用力滚到了一旁。

果不其然,刚刚滚到一边,一把刀就劈在了他刚才的位置上。

一连长只感觉嗓子一甜,他强行忍住咽了下去,掏出腰间的驳壳枪,连开好几枪,冲过来的鬼子指挥官举着指挥刀压在了一连长的身上,直接给他压得一口气没缓过来,一口血喷了出来,昏倒在地。

孙海峰看着后方继续跟进的鬼子,命令二连和三连火力压制,得不到后续增援的鬼子,被一连战士们不要命的气势和逐渐增多的伤亡吓怕了,逐渐开始溃败。

寺内勇看着第三波攻势被挡下说道:“停止进攻,我们后续的炮兵到哪里了?”

副官回答道:“联队长,我们的炮兵可能要到明天才能到达,这场雪下得太不好了。”

“好了,不要抱怨了,我们的敌人可不是因为天气就会变强的,下令构筑阵地,等待炮兵赶到吧,我的士兵太疲惫了,我们可是一连撕开了敌人几道防线,也该让他们休息休息了。”

“嗨!”

另一边的一连长,在被打扫战场的时候发现了,当战士们抬开鬼子尸体,给一连长灌了口水他才醒过来。

一连长醒来就问:“刚才救我战士呢?”

“是赵金峰,他····”

一连长走过去才看到,赵金峰扑倒了鬼子,死地压住了他,剩下的小鬼子随身还有一把匕首,肚子都给他捅烂了,但赵金峰还是死死地压住给鬼子。

一连长望着这个自己一手招募进部队,一手训练的小伙子,久久不能言语,直到战士们收拢好烈士的遗体,打扫完战场才退回去。

海天我追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作者正在努力码字中,去催更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