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成了反派的小福妻

第8章 姐妹情深

木醉芸率先走进来,看到这一幕顿时安了心,脸上做出震惊又悲痛的神色站在门口不动了。

木岸和徐氏紧跟在后头,也被这一幕惊得连连后退。

“林子昂!你给我滚出来!!”木岸咆哮。

那丫鬟被这一嗓子吓到,惊叫一声从林子昂身上滚了下来。

一股冷风袭来,林子昂脑子清醒了不少,看到门口几人吓的魂儿都要没了。

他连滚带爬的从软塌上滚下来,惊慌失措又哆嗦些整理自己的衣衫。

“木伯父,我……”

“混账东西!”木岸根本不听他说什么,噔噔噔几步上前,一巴掌甩到了林子昂的脸上。

“你,立刻给我滚回你们林家,我们两家退婚!”

这下,林子昂是彻底醒了。

木醉芸全程木木呆呆的,好像受到了很大的刺激一般,可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有多高兴。

徐氏一脸心疼的抱住木醉芸,狠狠瞪一眼林子昂后带着她回了自己那屋。

“难受就哭出来吧。”徐氏摸摸木醉芸的脸,“你爹不会委屈你的,这婚事我们一定退。”

木醉芸摇摇头:“我不想哭,我只是觉得不值。”

她说的是实话。

上一世得知真相时,她就把所有的痛苦都受完了。

可徐氏不信。

她唯恐女儿会想不开,思虑再三让她今晚就歇在自己的这屋子里。

看母亲一脸的担忧,木醉芸心里有些愧疚,却到底什么也没说。

事情交给木岸,徐氏很放心,母女两个正打算安置了歇息,木岸却带着林子昂来了。

林子昂已经彻底清醒过来了,他到跟前一声不吭便直接跪下:“伯母,芸儿,我知道不管说什么你们都不会消气,可我真是冤枉的!”

说着,他拿出书房里香炉里剩余的一丁点儿残香:“是有人在书房里下了药,故意引我过去的。”

木醉芸抿唇。

林子昂比她想象中还要聪明。

“下了药又如何,终究是你管不住自己,委屈的是我们芸儿。”徐氏冷声道。

林子昂低头,仿佛十分愧疚的模样:“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本不想替自己辩解什么,让芸儿为我伤心我就该千刀万剐。

可我却不能什么都不说,伯母细想,这香是有人提前放的,我来正小院儿却是临时起意,这药不是设计我的,而是设计伯父的。”

一席话让木醉芸心里更加警惕。

他居然猜中了其中关窍。

女儿是心头肉,丈夫是自己的骨血,徐氏一听有人要设计自己丈夫,她哪坐的住。

“快拿来我看看!”

林子昂恭敬起身,微微弯腰,将残存的熏香递过去。

徐氏眼神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木醉芸有心想提醒一下徐氏,她们回来的时候可是撞见翠竹慌慌张张从正小院儿跑出来的。

可她毕竟当时不在场,“不应该”知道这件事。

而且她现在正是‘伤心’的时候,不能说太多话。

林子昂屏息看着徐氏脸色转变好几回,加重自己语气道:“无论怎么说,我都犯了错,哪怕没同那个丫鬟发生什么。

芸儿若是想要同我解除婚约,我也会答应的,我也会守着我们的回忆自己过一辈子。”

徐氏意味深长看一眼林子昂,没有那个心情多同他说话,摆摆手道:“你们都出去吧,我还有事。”

林子昂心里有再多不甘心也不敢说什么,只能垂头丧气的出去了。

人才走,徐氏的脸就拉了下来,叫来自己的贴身嬷嬷道:“去,把表小姐请过来。”

连筝早预备着安歇了,衣服都脱了一半,听说姨妈找自己又慌忙穿上。

莫不是这么快就成事了?

香是连筝让人放的,人是连筝托人找来的。

她计划着让徐氏也尝尝自己心爱的人被夺走的滋味儿。

“走快些。”

连筝很不得脚上长着风火轮,一路催着丫鬟进了正小院儿。

甫一进去就觉着有些不对劲。

太安静了。

她预想中,姨妈捉奸在床后一定会同木岸吵架的,可这安安静静的正小院儿实在不像出事了的样子。

正屋。

徐氏一人坐在妆镜前,透过磨的铮亮的铜镜不知道在看什么。

连筝默了一瞬,眼色示意自己的丫鬟出去后乖巧走至徐氏身后。

“姨妈,这么晚了叫筝儿来可是有什么事?”

徐氏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怀念道:“我小时候,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同你娘偷偷跑到祠堂后的小屋子里头。我们窝在小小的屋子里却觉着特别安心。

我们总是在里头睡觉,你娘说,长大后一定要同我嫁进一个家里,这样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分开了。”

连筝脸上的笑僵住。

她没想到姨妈会忽然提起同娘小时候的事。

事实上,自打来了木府后,徐氏很少提起她已经去世的母亲,尤其是她刚来的时候。

就像,她从来没有那个娘,一直是在木府长大的一般。

她幽幽看着徐氏的背影,笑已经维持不下去。

可你们到底没有嫁到一家,而是抢同一个男人,我母亲输了,匆匆嫁给一个不堪的男人蹉跎一生,被折磨致死。

而你,成了高高在上的木将军夫人。

这一切本该是我母亲的!

连筝深吸一口气,低垂眼眸压下恨意,口不对心道:“我娘直到死都在念叨着姨妈,你们姐妹情深。”

徐氏沉默了许久,才道:“筝儿,你是不是很恨姨妈?”

“姨妈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会恨你呢?”连筝仿佛受到了极大的惊吓,“是姨妈将我救了出来,是姨妈给了我新的人生,我对姨妈只有感激之情啊!”

一墙之隔。

木醉芸披散着头发站着,听着连筝的违心之言。

她嘲讽的勾起唇角,若不是知道连筝的真面目,光听她这一番肺腑之言,真的很难让人不相信她。

徐氏本就对连筝有愧疚感,见她捧着胸口就立马动摇了。

可进了书房的只有她的丫鬟。

徐氏内心挣扎,怕连筝辜负了她的疼爱,更怕自己误会了她。

“你姨夫的书房发现了迷情香,这一整天进了书房的人只有你的丫头。”

“什么?迷情香?”连筝捂住嘴惊呼,很快又变了脸色,不可置信的看着徐氏:“姨妈,你,你是怀疑迷情香是我让人下的?”

连筝的态度让木醉芸拧眉。

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

被发现了自己做的事,连筝不该是这个态度才对。

不及她多想下去,连筝又夹着哭腔道:“让姨妈怀疑,必定是筝儿的不是,可这样的罪名筝儿却不能担着。你去,把翠竹叫来。”

满分甜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