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双弦

锦瑟双弦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9章 丧事

也是蒋继善今年运气不佳,刚从绑匪手里捡回一条命,谁知暑月里和人打赌,跃到永定河里游水,竟然一时失手,活活送了条命。蒋老夫妇哭得斯肝裂肺,也挽不回儿子性命,更有那好事的,说德琳真是命苦,原以为能顺当嫁入宝亲王府,起码做个侧福晋,等她选秀失利,也有好嚼舌根的,说这样一来,或许会嫁入汪府,好歹得一个英俊多才的丈夫,哪想到一朵鲜花插到牛粪上,偏这牛粪还命短,不过半年辰光,一个如花似玉的千金,就从闺阁佳媛变做独守青灯的孀妇。

蒋家人丁本就不旺,如今儿子一去,老两口失魂丧魄,家里惟有更加冷清。他们哪知道德琳的心已如那古井水般波澜不惊,沉寂得早不见半分生机,两人觉得媳妇是个盛年孀妇,又没有子嗣,放在家里难免不安分,若是等她春心独在,做出有伤风化、不利观赡的事儿,还不如早早遣回娘家。高锟怕女儿受苦,恰好也早有此意,两家人一拍即合,便选了个日子,把德琳接回家中。

德琳回到高府,仍然住在先前的旧院子里,高夫人当初不舍得女儿离家,故此还保留屋子原貌。德琳故地重返,宛如隔世,想起这半年的风风雨雨,自然是唏嘘不已。有时又恍惚不已,好像无非做个梦,然而却是个想醒却怎样也醒不来的噩梦。等到那深秋十月,花园中红稀绿瘦,残荷凋零,更兼那秋雨萧萧云梦深,一片肃杀景象,真把人的心都看冷了。

等这天看到父亲过来,德琳蓦然间泣不成声道:“阿玛,女儿不想活了。”看着曾经光采照人的女儿说出这等话来,平日里机敏干练的眼睛全无半分神采,高锟痛心道:“我的儿,都是为父害得你如此。”德琳的脸色萧索落寞,泫然道:“和您无干,我确确实实不想在这世间再多呆一会,尤其是这园子,一草一木都看不下去,若能够出城寻个僻静所在,哪怕粗茶淡饭,也是可以。”

高锟立即道:“你哪也去不了,只能这里住着,这是你的命,谁也做不了主。”这话没来由的叫人生疑,德琳惨笑道:“可笑!虽然我是个孀居妇人,却并非那钦定的囚犯?如何连这点事儿都做不了主?”

高锟像是思虑再三,终于不得不开口,他说:“孩儿,我心中藏着一段隐秘,关乎咱们全家生死,以前一直瞒着你,是希望你能平平安安地长大、嫁人,我也就了却一段心事。谁知你如此命蹇,又不肯在这里安身,我既是为了助你,也是图个了断,今天就把实话完完全全地告诉你,你若肯依,为父必然教你逃脱得出去!”

德琳倒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有如此的身世之谜,然她已经是心如死灰之人,也不在乎还有什么事儿值得担忧,便道:“阿玛您只管说。”高锟摒退所有仆从,携她来至那间三面环水的春秋亭,遂才将隐于内心十几年的秘密倾囊倒出。

约摸过了有三天,高府忽然传出丧音,蒋家大少奶奶,也就是高锟的爱女德琳,因感染了风寒,竟然不治身亡了!由于是时疫,家里人有些忌讳,便匆匆烧了完事,灵堂只摆在高府于东郊城外的一处别院里。前来拜祭的人不多,唯有德琳生前的手帕交余杏眉,除此外还有她婆家的一些人,其中一个是蒋继善的妹夫,他再也不顾别人的诧异和妻子的不满,哭得整个人要散了一般。

高柏辉对汪博深,本来是怨意颇深的,后见他早先一个气宇轩昂的儿郎,如今变得精神萎靡,心肠顿时软了大半,只得道:“我姐姐若在天有灵,知道你这样眷顾她,也是欣慰的。”汪博深说:“她近来虽时常郁郁寡欢,倒也从没听说过患过什么不治之病,怎么这么快就没了?”高柏辉道:“恐怕是心疾更甚,有恙在身,外人哪里瞧得出来?”汪博深又问:“临去前,可曾说过什么话?”高柏辉摇头道:“这病发得快,我们都猝不及防,等到医生来时,人已经不能说话了,未曾留下只言片语。”

汪博深垂泪叹道:“是我误了她,假如那天我不顾一切带她离去,说不定也不会有这等事。”听那语气,似乎两人曾有过什么约定,高柏辉也不想再追问什么,只好道:“斯人已去,也请汪公子多保重了。”

彼时总以为自己年轻,时间总还有的是,多少事儿都可以从长计议,谁知转眼间幽明异途,从此人天永隔,多少恨也好,多少爱也罢,再不能令对方尽知,人世悲怀,无过于此。

桃乐丝皮皮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