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窈醉胭脂色

第32章 观衅伺隙(二)

这时只听那桌一个公子哥儿似是顺着男子的目光瞧了过来,然后对着男子不怀好意地道:“倪公子,你眼光倒真不赖,周家小姐确实水灵,旁的那些庸脂俗粉是比不了的。”

“怪不得江州府里面那些个花魁名伶都瞧不入眼,原来你倪公子想寻的是这般上等的颜色。只是——那可是周家的小姐,她父兄颇有些本事,可不好搞呢。”

那公子哥儿似是故意要教周、崔二人听见,话音越讲越响。

一旁的崔屿忆也听见了,提自己的好友忿忿道:“呸,也不瞧瞧自个儿是什么货色,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东西。”

周窈棠无谓地笑了笑,道:“甭理他们便是了。这些人平日里本就是些不入流的,何须同他们一般见识?瞧你这言语,哪里还有半分平日知书达理、兰质蕙心的‘崔小姐’的样子?”

崔屿忆装作恼了,打趣道:“你又不是不知我,反倒拿这些酸话来调侃做什么。我见他们捧着的那人似是近日有名的,好像是京城过来的纨绔。唤作倪——倪什么来着?”

这时身旁一个温凉的男声传来:“倪洵。”

两人抬眼,只见一汪寒潭般深幽的瞳仁瞧着二人,眸光清冽。

“小生倪洵,见过两位小姐。”

那男子身着苔灰的丝帛衣裳,发间束着羊脂白玉冠,周身散发出一股兰麝的香气,配上他一幅略带着玩味的表情,更是教人觉得这男子定是个纨绔无疑。

而他身后的一群公子哥儿竟在起着哄。

周窈棠只觉得这人似乎并不简单,虽然他面上是一幅玩世不恭的笑,但是眼中却凝着一股若有若无的冷霜。刚才望着自己伤感的神情也已消失地无影无踪。

崔屿忆未正眼瞧他,只是嘴角扯出丝冷笑,道:“倪公子。”

倪洵向着二人见礼,道:“适才本公子从窗子便瞧见了二位小姐的花容,正苦于寻个什么由头一亲芳泽。谁知两位竟上来了,还与本公子隔桌对望,实乃缘分。不知可否有幸得知二位小姐芳名?”

周窈棠正要开口,却见崔屿忆斜睨了倪洵一眼,似乎并不打算开口搭理他,于是便也乖乖地闭口不言。

倪洵瞧了二人的反应,轻笑道:“两位小姐误会了,洵某并非什么登徒子,只是想与两位结识一二罢了。”

“想必二位定是听了些传闻,对本公子起了误会。”倪洵瞧着崔屿忆依旧冷着脸,便向着周窈棠道:“敢问这位小姐芳名?本公子是见着这位小姐面善,酷似一位旧人,才前来请教。另,若小姐允许,可否邀我过府一叙?”

而崔屿忆在另一边不着痕迹地对周窈棠摇了摇头。

倪洵见她们依旧没有搭话的打算,于是便一揖,“如此看来,便不叨扰两位了。”他倒也干脆,语罢便与那帮公子哥儿簇拥着下了楼。

周窈棠向窗外望去,只见那倪洵也正抬首望向自己的方向,眼中仿佛聚着一股凛冽逼人的寒气,似一把利刃就刺过她的心脏。

周窈棠不明就里地打了个寒颤,将头往里缩了缩。

待到瞧不见那群人的身影,周窈棠对崔屿忆道:“那倪洵瞧人的眼神好生奇怪。”

崔屿忆道:“我瞧见了,他看你的眼神确是有些不怀好意。这般明目张胆地,想必定是个下作的纨绔败类。小鬼难缠,我怕惹上了又甩不掉,这才多番制止你同他言语。”

周窈棠点了点头,“我知晓的。只是我见他不似传言那般,又听他说我酷似个故人,起了些好奇。方才他在楼下望了我一眼,眼神好生可怕呢。”

崔屿忆冷笑了一声,道:“什么面善,我瞧着倒像是搭讪的手段罢,这等下九流的烂俗手段,话本子里头都不兴用了。”

随后又抚慰道:“棠儿莫怕,我们方才一个字都未曾与他言语,也没有透露名字给他。这里又是江州的地界儿,谅他也不敢怎样。”

语罢,崔屿忆唤了小二上来,两人点了些时令的小菜一同吃了,又聊了些近日秀锦居新裁的衣裳款式,很快便把这段小插曲忘得烟消云散。

另一边。

倪洵与那帮公子哥儿一道,乌泱泱的一群人寻了个听曲儿的馆子。

正值午后,闷热的天气连蝉鸣都有气无力的。

众人听着台上的小倌有一搭没一搭地拉着二胡,扯着喉咙唱着曲儿,声音像是被热气蒸得喘不过气儿来。

因是这群人才用饱了饭,这会儿又惬意地靠在藤条椅背上,很快几个公子哥儿便已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

这时一个小倌拿着个单子到台下来,弓着身,凑在倪洵边上。众人见是来教点曲儿的,便没有在意,继续眯着眼睛小憩。

倪洵接过单子,瞧着上边的曲目不动声色地对那小倌道:“近日可还打听到什么?”

那小倌道:“未曾有新的了。”

“江州府内有几个姓周氏的大户?还是家主和公子都有些本事的。”

那小倌细细想了,道:“便是只有一户。上回似是查问过了,官府里头的人,没什么可疑的。”

“我想起来了。还是盐运使衙门里头的!之前怎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了?”他斜睨了那小倌一眼,神情冷峻。

只一瞬间,小倌顿时感觉自己似是被支箭射中一般,后背有些湿漉漉的。

那小倌摸了把冷汗,支支吾吾道:“可是奴遗漏了什么?”

倪洵摇了摇头,唇边漾出丝玩世不恭的笑容,指尖在曲单上随意地点着,旁人看来像是在与小倌讲些玩笑话。

“怪不得你,因是人家隐藏的极深罢。这周氏,你需再去探查清楚底细,这回任何消息都要报予我。若我估计得不错,很快便能收网了。”说这话时,倪洵眸光深沉。

小倌点了点头,一一应下后又装模作样地在单上勾了些曲目,便下去了。

倪洵略带疲倦地靠在了藤椅上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也闭目养神起来。

羽撷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