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者行道

第5章 出师任务(上)

……

吃过晚饭,明朗在明楼,明诚两人眼中,大摇大摆地驾着车出去了。

“大哥,明朗这个时候出去干什么?”

明楼:“不知道,他不是说出去散散心嘛?不用担心!”

明楼的书房,明朗最近可是成为他们两兄弟忧心烦恼的存在。

明诚:“大哥,要不要我去跟踪他看看?”

“不用了,以他的身手,我们不仅发现不了他,还会惹得我们兄弟不快,没那个必要。

相信时机到了时,他会告诉我们的。

只是希望,他可别是我们的敌人啊。”

……

外面,明朗开着小轿车外出,停好车后,易容一下,缓缓来到朱徽茵的住处。

朱徽茵,这个人也是个女中豪杰,一个精英级别的特工。

不仅是中共的地下党员,还是军统的谍报特工,如今明面上是汪伪政的工作人员——76号电台侦听组的组长。

她不知道明朗的身份,却是明朗的属下,无论是作为地下党还是作为军统,都归属明朗管理。

看着朱徽茵房间亮着的灯,观察四周无人后,一封信件丢入平时联络她的死信箱内,一粒石子打在窗户上,就隐避在暗处。

死死地盯着死信箱和朱徽茵的房门,看到信件落在朱徽茵手上,他才会放心。

他怕有人跟踪自己,是自己疏忽未发现的,躲在暗处,跟踪的人自然会迫不及待想看信箱里是什么。

不一会儿,房门打开,朱徽茵小心翼翼探出头,观察四周无人后,神态自然地取出一张小纸条。

看了一下四周,又回到房间。

房间之内,朱徽茵面色严肃,小心翼翼摊开纸条:“注意南田洋子的动态,有外出时,将平时的石头转动,我会知道,蝮蛇!”

打火机点燃,纸条灰飞烟灭,朱徽茵心事重重,上级(地下党)可没少安排他们,去查探这个蝮蛇的身份。

可是,每次都无功而返,每次这个蝮蛇联系她,都是她处于被动状态。

不得不说,不愧是军统内部的王牌特工。

同时,军统上层,也吩咐下属,有园丁的信息,务必上报。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个领导,究竟是何人。

想到一人多个身份,她也异想天开地怀疑过蝮蛇,园丁会不会是同一个人。

但最后被她给推翻了,一来没证据,二来,两个代号的名声都太大了,不利于地下潜伏。

她忽略的是,她的那个园丁任务,已经是来76号之前了。

而且对于明朗这样的人,一个代号可不止是他一个人。

其他人可以说也有用这个代号的,他们不知道,他们一定意义上,就是明朗的护身符,替身。

有个代号园丁的同志,就不小心被军统抓住,这个人也是个精英级别存在。

这个人英勇牺牲后,明朗的园丁代号,进入静默状态。

军统高层也认为园丁已经死亡,就将其抛之脑后。

……

湘省军事学校

“明台,老师刚才让我叫你去他办公室一趟,说是找你有事。”

明台躺倒在床上,舒服得伸了个懒腰后,突然门外传来郭骑云的声音。

闻言,明台眼睛顿时一亮,王天风找他?老师说过自己快出师了,会不会是出师任务来了?

“嗯,我知道了。”

明台起身,走出宿舍,丝毫没有耽搁,快速朝王天风办公室走去。

……

当明台推门走进王天风办公室时,发现于曼丽也已经到了,对于这个生死搭档,除了冷了点,其他的还是不错的,主要还是人长得耐看。

二人对视一眼,微笑着点了点头。

王天风见状,眼中闪过满意之色,对于明台和于曼丽这两天的表现,他看在眼里,觉得是时候进行下一步了,这才吩咐郭骑云将两人叫了过来。

“今天叫你们过来,就是想让你们去山城一趟。”

王天风给自己倒了杯水,缓缓地解释道。

山城?

于曼丽听到这个词,愣了一下,随即一脸惊喜的看着王天风问道:“我们,我们可以出任务了?”

在她的眼中,有任务,就代表可以立下军功,代表着她距离摆脱死囚犯人这个四个字更进一步。

“没错,任务来了,但任务我只会说一次,能不能记住,就看你们自己了。”

说着,王天风从公文包里抽出一个密封好的信封,放到二人面前,道:“这次的任务,你们需要去山城的南方酒店,到那里与总部的人取得联系,并与联络人交换文件。”

“明台对外的身份是湘省银行储蓄部经理,你们对外关系为夫妻。

这次任务,要求你们在四小时内,抵达目的地。

十二小时完成任务,然后到达指定地点,会有人接你们回来的。”

说到这里,王天风顿了顿,指着桌上的信封强调道:“记住,信封必须完好无损的交到联络人手里,都听明白了么?”

“明白!”

于曼丽腰板挺直,脸上抑制不住的露出兴奋之色。

而明台虽然表面上不露声色,但是心中还是隐隐有些期待。

不过,他期待的不是任务,而是离开家已经几个月了,还真的有点想那个严肃的大哥,那个一丝不苟的二哥,那个和他玩得最好的阿诚哥和溺爱他的大姐。

也不知道如果被大哥,二哥,大姐发现自己入了军统,会不会气得暴揍自己。

明德正想着,这个时候,郭骑云抱着两身衣服走了进来,分给了二人。

“如果遇到特殊情况,及时销毁文件!死也不能让敌方得到!行了,去换好衣服,准备出发吧。”

王天风想了想,又嘱咐了一句,“记住,任何人都不能相信。”

……

湘省,某军用飞机场。

明台和于曼丽在换好衣服后,便被郭骑云开车带到了这里。

此刻,明台头发梳成了三七分,而且搭理得一丝不苟,身上穿着棕色纽子大衣,黑裤子,鼻梁上也戴着金丝边的眼镜,一副商人打扮,手里还拎着个黑色箱子。

于曼丽则穿着件这个时代流行的蓝色旗袍,外面还裹了件丝质披肩。

“还行,乍一看挺有夫妻相的。”

郭骑云绕着二人打量了一圈,颇为满意,随即叮嘱道:“好了,你们出发吧,记着,飞机只会降落在山城郊外三十公里处的机场,想要进城,就得你们自己想办法了。”

明台和于曼丽点点头,明台脑海当中又把王天风的嘱咐和自己等人的行程过了一遍,确认没有没有遗漏后,这才挽着于曼丽,一起朝停靠在机场的那辆飞机走去。

虽说只是场测试,但明台还是按照实战的标准要求自己,力图做到不出任何错误。

鸿蒙求道者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