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徐行

第18章 肉食者鄙?

一个时辰前,大宋北郡云县听雨阁。

小白双目含泪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全盘托出,包括那段很是模糊却又很是真实的记忆。

卓小凉和秦观面面相觑,这事情似乎很麻烦很棘手啊!光听那十二时辰,百人众什么的就知道这不是什么小事!而且从之前的雨神教看,似乎他们已经有了很多人,起码有万人?万人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必是要谋逆啊!

何况那为首的铁面具还不知道什么修为?听情况最起码是个托天境,托天是什么修为,那可是举手投足间便可毁了一县之地。

卓小凉思量了一会,道:“秦兄你先走吧!我去搬救兵,你拿着这个神行符先走吧!”

秦观皱了皱眉,道:“你能行吗?有完全之策吗?要我说咱就一起走了吧!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卓小凉摇摇头,道:“你放心若是危险,我自会逃走的!”

秦观叹了一口气,道:“既如此,你去搬救兵,我去郡府禀报太守。”

卓小凉看着秦观,双目真诚,拱手行了一礼,道:“不可,秦兄,你若是去了郡府,怕是要打草惊蛇了。相信我,我一人足矣。你还是先逃吧!”

秦观点点头,沉重地道了一声:“那好吧!你保重,万事已自身性命为第一。”

说罢,秦观拿过神行符,屈指催动,转眼便消失了。

秦观催动时已经想好去哪看了,卓兄弟以诚待我,我亦必以诚相待……

卓小凉看着已经不见了的秦观,松了一口气,秦兄走了便好,走了便好,如此也可安心了。

他贴上神行符,一把拉过还处于迷茫状态的小白,催动神行符走了。

……

……

听雨阁地下密室。

铁面具对着高台上的少年,行了一礼,道:“主人,不出所料,药已经被带走了!”

少年挥了挥手,道:“我知道了,且依计划行事,我倒想看看谁会来?”

“属下明白,两日后开始献祭!”

“退下吧!”

少年缓缓抬起头,几缕烛火,映衬的整张脸阴沉可怕。

……

塞北,这是大宋的边疆,亦是大宋的国门,自古边疆出英雄,出猛将。

塞北黑旗军更是边疆军队中的军队,平定天下,保家卫国,拒敌于国门之外,远逐大辽几千里,无数无数的功绩上都有这些士卒的鲜血!

夜晚是黑的,黑旗军是黑的,驻地一片死寂,没有灯火没有声音,静的可怕。

“什么人?敢在黑旗军上飞行?”一声如雷暴喝,刹那间整个黑旗军亮了起来。发出暴喝的是黑旗守夜人,一个雄壮威武,堪比金刚的大汉。

卓小凉瞬间从空中降落,怀抱佳人的他灰头土脸,很是狼狈。

一声“杀”响起,无数把长戈画戟指着卓小凉的头颅,更有千万张强弓劲弩对着他的头!

卓小凉放下怀中的佳人,从乾坤袋里拿出金令,道:“你们这里谁最大,出来见我!”

金令一出,无数黑旗军士拜倒在地,齐声喊道:“拜见霸王!”

卓小凉伸了伸手,道:“都起来吧!”这金令还真好使啊!不愧是我岳父大人啊!

不多时,一位长相伟岸,一身正气的中年人走到卓小凉面前,道:“你是何人?拿金令要办什么事!”

卓小凉拱手行了一礼,微笑道:“这位大人可是最高统帅?”

中年人笑了笑,道:“我姓岳。”

卓小凉神色有些庄重,行了一个军礼,道:“岳帅,咱明人不说暗话。我要十万精锐,另外你跟我走一趟。”

岳帅皱了皱眉,道:“何事?”

“北郡有人谋逆!”

“哪里?”

“云县。”

“好!”

岳帅挥了挥手,道:“黑旗军龙骧虎贲破军三营出列!”

三营迅速出列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齐刷刷地行了一个军礼,高声道:“拜见岳帅!”

“出征,乘战车,贴神行符,急行军,云县。”

“诺。”

……

……

大宋上京皇宫内城奉天殿。

赵元郅正把玩着一件琉璃所造的美人雕,笑了笑,忽然停手。

“禀皇上,八王爷求见!”一个身穿大红色衣服,衣服上绣着禽兽,头戴一顶白玉冠,此人是宫里的大太监邓忠。

赵元郅随意的将美人雕放在一旁,道:“宣。”

邓忠轻轻撩起衣袍,迈着小步子,和颜悦色地去请八王爷进来:“八王爷快件来吧!”

赵元睿点了点头,走了进去,也不看一眼邓忠。

邓忠虽然有些恼羞,但也知道在百官眼里他是权柄甚大纵横朝野,在宫女太监眼里他是一手遮天的老祖宗,但在皇室眼中他只是一个奴婢,卑躬屈膝,正是摧眉折腰事权贵,安能使我不得开心颜?

赵元睿行了一礼,道:“禀皇上,北郡之事应当如何?”

赵元郅笑了笑,道:“昨日钦天监禀报,北郡将有刀兵之祸发生,朕想来想去北郡只有八弟的黑旗军,那钦天监定是胡言乱语?已被朕申饬了。”

赵元睿轻咳一声,道:“不瞒皇上,黑旗军确实调动了。”

“哦,何人竟敢调遣八王爷的黑旗军?”

“乃苏子之徒,卓小凉!”

“因何事所调?”

“言北郡有人谋逆!”

“哦!”

赵元睿不知皇上究竟适合用意,连忙求情道:“此事皆赖臣矣,臣弟此前曾赐予那卓小凉一枚金令……此子游历云县时遇前唐那十二时辰……后便擅自调兵遣将!”

赵元郅笑而不语。

“此子亦是一番忠心耿耿,虽有违背律法,却也是赤胆忠心,将来未必不可成为国之栋梁!”

赵元郅摆了摆手,赞叹道:“朕又不是不明事理之人,八弟既以言明,又为那小子求情,便饶恕他无罪,更何况此子可是苏子之徒,又有这番赤胆忠心,实乃可喜可贺耶!”

赵元郅又和赵元睿又聊了一些军国大事,民生大计,又聊了一些幼时趣事,一个说一个听,一个讲一个捧,倒也真像回到了三百年前未登基之时,皇兄皇弟,而不是如今这般皇帝皇弟。

大太监邓忠在跟一旁奉茶摆弄点心,笑意荣荣。

奉了十几盏茶,换了几桌点心,赵元睿擦了擦嘴,行了一礼,告退。

走出殿门时。

赵元郅突然道:“八弟,不知琰儿何时出嫁,可有意中人,我这做皇伯父的定给她送一份大礼!”

赵元睿顿了顿,潸然泪下,转身行礼道:“臣弟多谢皇兄!”

这个男人不太c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