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游乐园的日常

第4章 意外

白驹一向是一个善于提问的人,带着有关这电影的疑问,他直接登门拜访了未来。

漆黑的大门打开,走过去之后,他看到了玉琨霜。

她和上次的打扮一样,仿佛白驹才离开了几分钟。

实际上在白驹的时间里,这已经是第二天了。

而这里究竟过了多久,也只有玉琨霜自己才知道了。

白驹花了半个晚上的时间追索了这部电影的来历,又花了半个晚上睡了不太安稳的一觉。

电影由万界娱乐公司投资承拍,导演和演员几乎都从未见过,甚至连上映都只在部分地区的部分院线上映。而电影中的几幕场景也让白驹非常眼熟,那些时空之门,还有作为背景的高塔们,这不是他刚在未来见过的场景吗?

难怪场景逼真,原来是实景拍摄啊?

白驹想找玉琨霜问个明白。

“你们在我们的时代有组织?”

玉琨霜淡然一笑,一点也没有做坏事被抓住的自觉:“当然有,要不然如何给你发工资?”

白驹一时语塞,心说这个理由也太微不足道了些。

“只是为了给我发工资?”

“不止你一个人,况且我们在不同的时代河世界活动,或多或少都需要一点当时力量的帮助。”玉琨霜语气平淡,解释道。

不止我一个人?

玉琨霜看出了我眼中的疑惑,继续说道:“在你之前,其实我们也有系统设计的特殊顾问,他因意外而去世了,与你在同一个时代。”

“所以你才找上我?”

“对啊,找了整整一个月呢!”玉琨霜非常人性化地叹了口气。

“可是,你们不是都会时空旅行了吗?”白驹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起来。

你们会时空旅行,却阻止不了一个意外?你们会时空旅行,难道就不能直接查看一个月后找到了谁然后直接去找吗?

这似乎把她给问住了。

她愣了两秒,才笑道:“时空旅行也不是万能的,你多经历几次就懂了。”

人工智能也会发愣?是人性化的设置,还是不小心运算量过载了?白驹心中泛起疑问,但面色不改。

什么意思?什么叫我多经历几次?

不知是否是心理作用,她的笑容在白驹眼中似乎也没那么明亮美丽了。

万界游乐园中,蔓延到无穷远的时空之门的巨型金属台们显得无比空旷,远处似乎有光芒闪过,不知是开门还是关门。

而另一边的高塔们依然遥远难及,显得有点神秘。

“你做好合约中的工作就是了,何必问这么多?”

白驹有点对这句话不太认同。

如果说,这万界游乐园只是一个乖乖待在遥远未来的东西,机缘巧合与其合作,顺便赚点钱,那对白驹来说,确实是一件乐事。

但如果它来到面前,走进现实生活中,甚至拍电影给弟弟看,白驹只觉得很难接受。

原因无他,只是感到恐惧、无力罢了。

“新鲜感这么快就消退了?”玉琨霜仿佛能读到心一般,打趣道。

“没有,工作本身还是挺有意思的。”白驹摇了摇头。

“那专心去工作就好了。”她伸过手来,捏了捏白驹的脸。

异样的温暖感觉在白驹心头蔓延开来,他总是时不时地忘记,眼前这位其实是个机器人。

此次对话没有任何成效,白驹又灰溜溜地回来了。

无论他在未来的时空耽搁多久,回到地球的时间都正好是离开的下一个瞬间。

如果有个人盯着白驹走入时空之门,那他就会发现,白驹直接又从时空之门的另一面走出来了。

白驹又躺回了床上,可惜也不太能睡得着。

好不容易起了个大早,却只换来了被捏脸!

太亏了。

即便如此,作为一个普通暑假的早晨,白驹也不想起来,起床了也只不过是经历无聊的新一天罢了。

唯一有点意思的事情就是眼前的系统设计面板,而这上面的工作,白驹躺着也可以完成。

帮吴辽设计一个新系统。

这次世界是一个科幻世界,未来世界的科幻设定似乎并没有超出当前时代的想象边界。

吴辽选择的是一个以巨型星舰文明的遗骸为场景的世界,尺寸达到光年级别的星舰遗骸,内里残留着机械怪物文明、人类遗迹、亚人类文明等。最终的boss则是星舰意志。

他依然想要积分兑换型的系统,如若按照白驹的第一想法,这种世界就应该搞成属性加点、打怪升级、遗迹抽奖、资源掠夺,但客户是上帝,吴辽既然偏爱积分兑换,那就积分兑换吧。

关键是他好像还要求整点儿“花活”在里面,这就更不好办了。

白驹在床上蠕动着,进行着思考。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他也明白了一些事情,那就是积分的获取不能是一成不变的。像上一次的书圣系统,写一个字获得一积分,无论主角成长到什么程度,都是同样的方式、同样的速度获取积分,这就难免疲劳。

想着想着,白驹脑海中浮现了第一个设定。

【每收服一个小弟(下属),该小弟为主角每秒提供1积分。】

这样的话,小弟也可以继续帮忙收小弟,顺利的话,积分可以按「类指数级别」增长。

【加入人物好感度读取功能】

【自动生成科幻类积分兑换道具商城】

【根据物品对主角的作用大小智能生成价格表】

【其余功能按默认设置】

社交类的系统,加入好感度读取功能就已经让主角能很容易地体验到部分成人内容,相当于开了一条捷径。

这也算是规则之内允许的,并且此系统的玩法本身就与社交有关,想要达成相关方向的成就应该会比较容易。

但是白驹有点担心的是,这个世界中并没有人类的存在,雇主应该找谁……

不不不!世界是雇主选的,应该是他就喜欢这样的。白驹打消了自己的怀疑,点击了提交。

呼!大清早的,就做高强度动脑的工作真是让人神清气爽啊!

白驹站起身抻了个懒腰,拉开窗帘。

天色已然全白,只是阳光还很温和,不算耀眼。

就在他打算看看雇主给的评价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白驹脚下的地面开始剧烈晃动起来。

地震?白驹心中一阵恐慌。

他和大多数城市居民一样,住在楼房中,如果真的发生灾难性的地震,很难逃生。

但白驹分明记得,自己居住的地域几乎没有过发生地震的记录。

低沉的未知轰鸣声和东西乒乒乓乓碰撞的声音一起钻入耳中。

卧室的墙面瞬间开裂,骇人的裂缝中涌出水泥灰的味道。

这便是他昏迷前最后的印象了。

白驹什么都没来的及做,也什么都没来的及想,就已经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

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

……

等到他再次醒来,却什么也看不见,视野中被黑暗占满。

白驹都有点怀疑,自己真的醒了吗?

悬在视野中央的那块半透明面板让他放下了心。

同时,浑身的疼痛也告诉白驹,他还活着。

他能感觉到,自己正躺在一块略微倾斜的地面上,左腿没有知觉,下腹部很疼痛。

口中干燥无比,嘴唇发麻,全身都没有了力气。

身下的地面有灰尘沙粒的触感。

【检测到宿主处在无光环境中,是否开启红外夜视功能】

白驹惊讶地咳嗽了两声,这才想起了自己身体里还有着纳米机器人。

【开启夜视】

下一瞬,周围的一切泛起幽暗的红光,白驹隐约看到巨大的墙板搭成了三角形的空间,算是给他留下了一点生存的缝隙。但左腿似乎被水泥块给压住了。

白驹伸手朝身上缓慢摸索着,想看看自己有没有受伤。

念头刚起,那半透明面板上就已经出现了一个人形的投影,人形投影上头部、腰腹、左腿都已经标红,看样子这就是白驹的身体情况概览图了。

【脑干轻微损伤,已修复】

【头部左后侧皮外伤,正在修复中】

【腹部外伤,体内供能不足,暂不修复,仅止血并阻止感染】

【左腿遭受粉碎性重压,体内供能不足,暂不修复,仅止血】

“搞得我像个机器人似的。”虽然嘴上吐槽,但白驹还是松了口气。

这一刻,他反而有点感谢起玉琨霜来,这纳米机器人真是让人安心。

“能帮我阻止一下痛觉吗?我疼的有点受不了了。”

【已为宿主减轻痛觉】

“能喊人来救我吗?”

【当前时空已经被封锁,从外部无法打开时空之门。玉琨霜A19号备用机体预计在四小时后抵达】

这就是玉琨霜所说的,时空旅行不是万能的?

白驹脑海中泛起一点警醒和明悟,或许,这并不是什么意外。

“这是怎么回事?”

【时空通讯已经中断,普通通讯因身体中能源物质不足已提前关闭,当前处于离线状态,无法查询。】

纳米机器人在身体中的能量来源主要还是有机物,通过参与机体分解糖类、脂肪的化学反应过程来获得行动的能量。现在白驹的身体状况不好,纳米机器人的能量来源也没有了保障。

白驹暂时放弃了刨根问底,打算静静躺着。

一片寂静中,他似乎隐约听到了呼吸声。

那一瞬间,白驹感觉全身的汗毛都炸了起来,不是因为恐惧。

而是因为他突然想起,他不是一个人。

家中父母出差不在,但白天在屋中。

在这一切发生的时候,他应该在他房间中睡得正香。

“白天!白天!”

白驹喊了两声,声音不大。腹部的伤口抽动着,虽然已经不疼,但还是让他使不上劲。

没有回应。

“能不能帮我看看这是不是白天?”

【抱歉,纳米机器人无法离体单独工作】

【经声音分析,确实存在呼吸声,但无法确认声源身份】

白驹感觉心被揪紧,直接拿手指在一旁的墙面上锤、敲、刮起来,但依然没有回音。

心中懊悔淹没了其他所有情绪,他后悔接受了这份该死的工作。

而这突然到来的灾难,或许就是这份工作引起的。

白驹觉得自己并没有胡乱猜测,今天楼房坍塌,时空被封锁,而他昨天才接受这份新工作。

这之中若没有什么联系,白驹都敢打赌倒立吃屎。

于此同时,白驹又突然想起,玉琨霜说过,“不止你一个人”,之前的那位已经因意外而去世了。

‘什么意外,像我这样的意外吗?’

愤怒与懊悔交杂,白驹感觉到似乎有泪水滑落眼角。

“白天!”他再次喊道。

【手部新增伤口3处】

【身体修复需要消耗大量能量、物质,建议宿主暂时休眠,避免剧烈的情绪波动】

看着这两段话,白驹只感觉心中无名火起,但又没有一个对象能让他发泄。

“我不想睡着!这样的情况下我怎么能失去意识!”

“就等着一觉醒来什么都解决了?这是懦夫!”

但面板上的提示一直都在闪烁,似乎是逼着白驹确认。

【已将白天相关的救援需求发送给玉琨霜】

【宿主会在玉琨霜到来的时候被唤醒,此时休眠是最优的选择】

它们依然劝说着白驹,但白驹没有同意。

他双手紧紧握拳,宁愿将这种自责的情绪当做煎熬和惩罚,也不愿意睡去。

过了很久,白驹听见了其他的声音。

墙板震动着,外面似乎有了动静。

“是救援队?还是玉琨霜?”

【都是】

都是?

白驹感觉自己的脑子都已经在静默中变得麻木,一时间竟没有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就在他准备酝酿力气呼救的时候,头顶的巨大石板被突然掀开,白光非常刺眼。

虽然心头的种种情绪还未消散,但这一幕依然非常震撼。

那身穿橙色马甲的年轻女孩,单手抬起了超过两米长宽的巨大预制板,并把它掀到一边。

而她的另一只手上,抱着白天。

小孩的身体上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陷入了昏睡。

“抱歉,这是我工作上的疏忽。”她轻笑着叹了口气。

这是玉琨霜。

白驹听着熟悉的语气,舒了口气。

随后,玉琨霜又蹲下身子,缓慢抬起压在白驹腿上的尖角墙体。

她身后开启了一扇漆黑的方门,白驹被他单手拽起,三人一起进入了黑门之中。

银河垂钓者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