缝尸匠

第24章 无名

第三十章 无名

对她的任性,我无言以对,谁让她有这任性的资本,烧了也就烧了,反正以后也是用不上的东西。

离开前,我在通往密室的入口上了封印,随后领着巫素素来到霍家陵园,想带着她去看看那九口铜棺的,可等我们到达霍家陵园时,发现那九个口铜棺全都不翼而飞,若不是地上落下压棺的印子,我都怀疑是不是自己看走眼了。

抬走棺材的人势必是打开棺盖的人,九个口棺材不留痕迹的被抬走,怎么做到的?巫素素问我,我一时也回答不上来,真要说有没有这种人,有,收尸人。

来到霍雄的墓前,这里已经面目全非,一片焦黑。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个人物,活着风光无限,死后受人驱使,临了尸骨无存,魂魄灰飞烟灭,所为英雄惜英雄,作为缝尸人,我还是想着离开前,为他做最后一件事。

清理了霍雄的墓碑,在石碑前放下一只香炉,点上三根线香,以水代酒,斟满杯子。取出白色薄纸折叠成一个牌位,咬破手指写上霍雄的名字,横放在线香上。

此举叫‘无名’是爷爷独门技法,为那些魂飞魄散的枉死者量身定做。在爷爷的心里这世上没有应该灰飞烟灭的魂,‘无名’就是为无魂着遗愿而生。

白纸牌位放在线香上,烟雾透过薄纸徐徐燃烧,白纸上映出三个黑点,逐渐晕开,最后白纸成黑纸,一簇火苗燃起,白纸牌位烧成了灰。

我叹了口气,霍雄没有留下遗愿,正如他所说他都是死了的人,现在的霍家又与他何关?能说出这样话的人也确实能干出这样的事,不然也不会被那只鬼邪利用。

回到医馆已经是深夜,学徒等在门口,见我们回来立即上来迎接,下午送来的病人一直未见好,前面刚吐了血,生命体征下降,现在先生正在治疗室等着,让他在门口接应,见着人就立即带过去。

从下午到现在一口饭还没吃上,我心疼的扯了下巫素素的袖子,再大的事也得吃饭。人已经那样了,不差这会功夫。

巫素素熬不过我,让学徒弄点吃的去治疗室,大步朝着内院走去。

医馆前院是用来看病的,这里一般不收留病人,特殊情况下会将病人安置在前后院中间的休息室里。此刻,田老板坐在长廊上,默默的抽着烟斗,他气色看起来不太好,脸色灰白,两眼无神,放在腿上的手还在微微颤动,前胸后背湿了大片。

听到脚步声,田老板抬起头朝我们看来,见着巫素素,他颤颤巍巍站起来,还没跨出一步双腿发软跪倒在木地板上。“小主,老田无能,没能完成您的交待。”

巫素素连忙上前扶起田老板,搀扶着他在边上坐下,她没有安慰田老板,询问了下陈秀梅的情况后,起身走进治疗室。

我跟着进入,巫素素看了我眼没说话,而是在陈秀梅身上摸了一遍,从头到脚每一寸肌肤都不曾放过。我见过瞎子摸骨跟这差不多,看着巫素素来回几个地方反复摁压搓揉后,皱起眉头。

“怎么了?”在密室,我强行将陈秀梅的魂魄送入她体内,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陈秀梅看起来依然是了无生气,死了一般的模样。

“她的三魂七魄混乱,需要强大的精神力去引到它们归位,好在外伤老田已经治疗过了,致命伤已经愈合,接下来我要为她重新梳理神经,你在就为我护法吧!”

巫素素低垂着眼眸,双手摁在陈秀梅的太阳穴上,指尖微微下压后又放开,反复做了几次后,抬起右手,用指甲在她额头中间刻出一道印子。

“借你的镇魂针用一下。”

我点了点头,将镇魂针交给巫素素,退到一边,取出因果线缠在指尖,低下头默默把玩。。

巫家行医,不予旁人观瞻,这事我一直记在心里,此刻巫素素已经进入忘我之境,屋内的气息随着她的呼吸变得缓慢而平和,我能轻易察觉到她与陈秀梅的呼吸融为一体,这种医术我闻所未闻。

叮,不知从何处传来的铃声响了一下,空气里泛起一丝波澜,蹭过肌肤,感觉浑身的毛细孔瞬间张开,汗毛竖起,我能感觉到自己的皮肤在呼吸,这种感觉极其微妙,忍不住抬起头。

巫素素站在陈秀梅头部位置,镇魂针直直的立在眉心上,她在针尾上弹了两下,叮叮两声起,气流开始流动,以镇魂针为中心一点点扩散开来,整间屋子里弥漫着淡淡的药草香。

我深吸了口气,药草香味中带着一丝阴冷的气息,不由咦了声,看向陈秀梅。只见她平躺在床上,身体表面像是有一层东西覆盖着,仔细辨认后,那是种极其轻薄的雾气,我不确定这是巫素素的医术还是其他因素,屋里的阴冷确实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

看了眼巫素素,她依然我行我素丝毫察觉不到外界的讯息,我不敢叨扰她,犹豫了片刻,还是走到陈秀梅的跟前。此时巫素素已经是第三次轻弹镇魂针。

镇魂针穿身不破,至阴之物恰好可以震慑心魂。巫素素是想借此稳住陈秀梅的魂魄,不至于半路出差错。想到这,我暗中将一缕阴气输入镇魂针,加持阴气后,镇魂针的威力会被激发到最大,万一半道上出了差池,我也能及时控制镇魂针,再次将魂魄逼回体内。

巫素素似乎察觉到来自镇魂针的力量,她眉头一挑,鼻头耸动了下,脸上露出一丝想笑又不笑的表情,着实诱惑到了我,心悸颤动,手中的因果线自顾自的冒出了头,绳随心动,朝着巫素素站立的方向探去。

“别闹!”巫素素断喝一声,我猛地回过神,因果线俨然到了她唇瓣前,吓得我赶紧抽回红线,浮在陈秀梅身上的雾气渐渐发出光芒,她的魂魄坐起身,茫然的盯着前方。“三魂定,七魄散,来往生,生常在,三昧真火既归位。”

啪啪!巫素素连击两掌后,掌心燃起火苗,对着陈秀梅的肩头拍下。

陈秀梅呜咽了声,她魂魄的肩上多了两把火,随即巫素素对着陈秀梅的头部结出法印,手指紧扣,食指从指尖穿出,嘴唇快速掀动,片刻功夫,陈秀梅肩头火嗤的窜起,在她头顶汇合,巫素素猛地睁开眸子,左手横扫而过,取来一味火托在掌心放置她头顶处。

这时,巫素素第四次轻弹镇魂针,掌中火浮起缓缓来到陈秀梅的眉心处,立与镇魂针上,她缓缓道:“撤针。”

活抓蜻蜓队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