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让你监国,竟成了千古一帝

第124章 参奏

李成彤微微一笑,站到自己父亲身边,“爹,我能站你这边吗?”

“你是新任制盐司司正?”李道宗再度失声,看到自己女儿连连点头的样子,脑瓜子嗡了一下,整个人都不好了。

在李道宗身边的河间郡王李孝恭一脸无语,李道宗也很无语,没想到看热闹看到自己身上了。

原来被人议论纷纷的十六岁女子大员,竟然是自己女儿,瞅着四周看向自己的眼神,李道宗脑瓜子嗡嗡的,一时头也变大了。

“陛下驾到!”就在李道宗想要追问李成彤,究竟是怎么回事,李世民走进了大殿之内。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文武百官纷纷跪倒,李世民坐上龙椅,随手一挥,“诸位爱卿评审。”

看着群臣起身,李世民的眼眸,飞快在文武百官中扫了一遍,眉头顿然紧蹙起来。

李福进入没来上朝,这不是让李成彤一个人来唱独角戏吗?

不过李世民也没太失望,有些事情,不是李福能够给李成彤挡得住的,很多事情还是得李成彤自己来经历,一念至此,李世民长身而起。

“早朝之前,朕先宣布一件事情,天策府新设立制盐司,负责大唐盐业,是我大唐非常重要的府衙,朕根据太子举荐,赦封郡主李成彤为制盐司司正……”

李世民话刚说完,大殿之上已然是一片哗然,各种议论的声音,不绝入耳。

李成彤深吸一口气,得体走出班列,来到大殿中央,盈盈跪倒:“臣拜谢陛下!”

“起来吧!”李世民笑着一挥手,“朕既然将制盐司交到你手上,成彤,你可不要让朕失望,不要让你太子哥哥失望啊!”

李成彤此时眼前浮现出昨夜李福给她说的话,心中陡然一定,再度躬身,“陛下请放心,臣定当竭尽全力,不负陛下所托!”

“好!”李世民抚掌大笑,李成彤顺势起身,退回到自己班列中。

而就在这时候,御史大夫魏征,笔直走出班列,当走到李成彤跟前时,故意顿了一下,冷冷瞥了李成彤一眼,李道宗目光凝住,挡在自己女儿跟前,与魏征冷冷对视。

魏征冷哼一声,径直上前跪倒:“陛下,臣有本要奏!”

“御史大夫如果不是国事,就留到后面再参奏吧。”李世民不准备给魏征机会,可是魏征却同样也不给他机会。

“陛下,臣的事情,就是国事,而且非常重要,请陛下准许臣参奏!”

群臣都知道魏征此刻要说什么,一个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纷纷鼓噪起来。

“是啊,陛下,就让魏大夫先参奏吧,我等的事情不着急!”

李世民顿然无奈了,只能随了他们的心意,回到龙椅上一摆手,“那就奏吧。”

魏征再度发声,第一句就语出惊人,“臣此次,要参奏三人!”

哗……魏征一开口,就让满朝文武震惊了,心中暗忖这御史大夫也是够拼的,一下参奏三个人,只是要把太子和李成彤都要参奏到吗?但另外一个会是谁呢?

李世民此时也很好奇魏征参奏的三人是谁,于是示意魏征继续。

“臣首先要参奏的,乃是新任制盐司司正,李成彤!”

李成彤在自己父亲身后,听到魏征的声音,不由得一怔,她没想到,自己头一回上朝,就被御史大夫给参奏了,这种感觉可不太美丽!

“制盐司司正李成彤,不过年满十六岁,不守妇道,居然参与起朝廷大事,可谓不知廉耻,恶意干政,着实可恼可恨!”

李成彤小嘴微微张开,小脸涨的通红,没想到魏征会骂自己这么狠,不知廉耻都出来了。

还好魏征没多骂,因为很快就换了一个人,“臣第二个要参奏的,乃是太子李福!”

“太子李福,身为一国储君,却总是恶意往朝堂上安排亲信,实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必需要严加惩戒,以儆效尤!”

嘶……大殿之内隐隐传来一阵阵倒抽凉气的动静,不少人看向魏征的眼神都变了。

这老头真的是豁出去了,刚算是往死里得罪江夏郡王和李成彤,这时候又把太子往死里得罪,就不怕陛下龙颜大怒吗?

毕竟太子如今圣眷正浓,魏征居然还敢如此参奏太子,光是这份胆量,就足以让人侧目。

“臣最后要参奏的……”但这一切还没完,大家期盼的最后一个被魏征参奏的人,即将揭晓。

李世民此刻心中也是充满了好奇,歪坐在龙椅上,脸上无喜无悲,看不出息怒。

“臣最后要参奏的,便是当今陛下!”魏征声若洪钟,大殿之中,一片寂静。

李世民瞳孔一阵放大,脸上若有若无的笑意,顷刻间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凛冽的寒意和煞气。

大殿之中,文武百官屏息静气,一个个都噤若寒蝉,谁都没想到,魏征居然敢参奏陛下!

“你要参朕?你参朕什么,说来听听!”李世民坐直了身子,眼眸中满是寒意。

魏征凛然不惧,这都是拜李世民上次赦封他为郑国公后,魏征变得更加无所畏惧。

“臣正是要参奏陛下!”魏征的声音,铿锵有力,“子不教,父之过,陛下既为皇上,又是父亲师长,太子殿下犯下诸多过错,陛下难辞其咎!”

“郡主李成彤,年不满十八,又是一介女子,怎能为官,可陛下一意孤行,毫无识人之能,任人唯亲……”

嘭!魏征话音未落,李世民已经勃然大怒,猛然起身,一拳狠狠砸在龙案上,惊天的炸响声,回荡在大殿之中,就让群臣猛吃一惊。

“魏征,你真当朕不敢杀你吗?”李世民真的怒了,随手抓起案边长剑,连剑鞘一起砸向魏征。

哐当一声脆响,长剑坠地,剑体滑出剑鞘半截,整个大殿之上的气氛,变得更加紧张。

房玄龄和萧瑀面面相觑,纷纷默契低头,他们都想到魏征是要劝谏陛下收回成命,可是没想到魏征竟然会用如此激烈的手段!

美味电风扇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