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乎的世

第227章 纳兰的任务

第一场战争爆发之前,皇族的战士已经聚集在太阳系里。

他们仰望着面前的那棵大树。

看到了上面的纹路,发现了他的花朵,收获了他的种子。

纳兰一枚枚种子分发给来到树下的人们。

每一个人喜笑颜开,直到这时都还不明白,这样的树种,究竟有着什么作用。

他们只是一直期待着,来到了这里。

仅仅因为这里有着足够的食物,仅仅因为一个名叫纳兰的人帮助他们收获了生存的可能。

直到此刻,他们不过是孤军游勇,不成气候,更没有作为战士,本应该具有的那种团结一致。

这一群士兵,更可以称之为一群游民。

这一群战士,未来的将军,带领着皇族征战世界的生灵,还不过时漫漫星空,无穷的银河里的小孩子。

他们被一直推挤着,膜拜着面前的那棵大树,看着那大树下的女孩,还有那些身处在旁边的同类。

作为一个国家未来的臣民,他们丝毫不懂得这个国家存在的意义。

纳兰面对着撞击坑周围的人们。她声称,今日我们齐聚在纳兰树下。这是一个值得未来千载光阴重视的时刻。因为就在今天,我们之中的一大群人类将要首先实现一次灵魂的永恒。

也就在今天,你们中的一群人,将不会是让生命单纯的属于你们自己。

而是在你们之后,历史将向着一个不同的方向前进。

你们将会是全新的一代人。

我们可以称之为,永恒生物。

这是纳兰的开场。

而你们之中的所有人,在这一刻也将具有着选择自己命运的机会。

如果你们愿意,你们也将告别这样一个永恒文明的开端。

毕竟不是任何人都喜欢永恒的生物。

也不是任何人都喜欢永恒的文明前进下去。

你们将要担负的责任,你们的手中将会握着的不再是一个个体的价值。

你们的灵魂,人生的选择将会归属于纳兰。

这将会是一个历史的时刻。

希望你们能懂得这其中的意义。

在此我希望,你们将会是新时代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纳兰的树种被点亮了,每一个人手中,每一枚树种都标志着一个符号。

一个皇者代表一个符号,而一类皇者,将会拥有一类符号。

那些象征符取材自世间一切存在。

那是如同一整个世界一半的庄严。

无数的彩光,照亮了月球的这个环形坑。

人们欢呼着,叫嚷着,人们在自己的生命面前做出最重要的选择。

如果有谁后退,那真是该被称之为傻瓜。

然而也有人疑惑,那交出自己灵魂的事情,是什么意思。

有些人退却了,有些人留下了。

退却之人,树种自然消散,又回归到了纳兰树下,继续生长在撞击坑里。

而留下的听从着纳兰的号令,揭开了树种的传奇,让种子生长。

他们的灵魂,遁入星空,漂浮在空古曾经体会的无所明了状态里。

再然后听存着呼声,坠落在了那符号里。

自那之后,现实里的树种把他们缠绕。

机械的材质忽然消失,已经融洽在了这些活生生的生物身体里。

那种特有的树种成为了人们的一部分。

一个个符号点缀在了人们的眉心。

少年空明,一朵如血的红日。

老年空古,一片朝气蓬勃的太阳。

还有那个不久前才被拯救的慧瞳,烈烈杀伐的力量汇聚在眉心。

那是一代王者的气象,黯然消失。

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选择,也有不同的结果。

更有一些,是草叶凝聚,或者水珠雪花,亦或者一块石头,乃至于一个闪电的符号。

每一个人都拥有着不同的东西。

但是同归一处的是,每一个人都拥有着自己的新身份。

他们在那一刻多少不情愿的,已经被称之为皇者。

是将要代表一个文明的生物。

有的人里去了,有的人留下了,在这个关键的一步之遥的时刻,有的人没有交出灵魂。

而后纳兰,她自己黯然的离开了自己的工作场所。

当天晚上,所有的人们都在庆祝。

自从收获了那枚树种,他们就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变化。

很多事情已经改变了。

就比如,自己可以感觉得到,奔跑,跳跃,身体机能的提升。

也可以感觉到,听觉,视觉,感知能力的进展。

也有一些,当天就很快的发现了自己身体的不同之处。

当火焰燃烧他们的身体。

他们全然没有任何事情,而生活着。

而当摘掉供氧头盔,他们的身体依然健康,完全幸运的活着。

还有一些,在不经意之间,听到了某个呼唤,让他们握住面前的光亮,那手中的圣物瞬间诞生,或是利刃,或是卡片,或是斧子,或是不可描述的稀奇之物。

当天所有参加了仪式的人们都震惊了。

那枚树种的存在,也就此非常重要。

人们蜂拥着前去参加仪式。

但是也有的直接去播报了这个消息。他们都在想,这么奇怪的事情得要让更多亲朋好友知道。

而纳兰,完全不去阻止。

因为战争也就是这么不均衡的到来的。

当消息,一传十,十传百的蜂拥而去的时候。

纳兰,空古,汉尚,还有不久之前加入到这个核心队伍里的空明坐在一起,讨论着接下来的事情。

纳兰说,不久之后就将是一场战争开始了。

战争里,不是谁都可以幸存,但是拥有源轴的皇者自然是有着无数次生存的权利。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帮助他们觉醒,以及在觉醒之后,帮助着他们明白自己被赋予的使命。

纳兰看向空明。

少年人的夕武是一把奇怪的武器。

那把剑,她一眼认出来不是寻常的材料,而是灵魂材料。

是和源轴相同的东西,在一种不确定的条件下,打磨成了少年的武器。

也正因为如此,当另一个灵魂材料进入他的身体的时候。

少年的灵魂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他的那把剑,还是他的剑。

那把剑里,寄宿着一个灵魂。

空明,接下来的事情,有要请你照顾了。你是我们这里少数几个有一手好功夫的人。

如果战争来到,就有请你包围好我们身旁的这棵大树。

无论何时,我希望你不要,离开寸步。

空明默默地点头。

空古,不甚明了的问,那么说,我们连训练的时间都不会有?

不需要。

死亡本身就是最好的训练。

我的士兵在拥有了灵魂的束缚之后,只能走出一条道路。

他们要么死,要么生,要么为我的文明效劳,要么,就只有为自己的死亡效劳。

当那一天来到的时候。

已经是太阳系的周围,一大群的飞船聚集着。

战士们手中握紧了自己的武器。

那都不过是愣愣的金属,或者柔软的树叶,亦或者不存在的寒冰。

而他们的对手,拥有着强悍的热核武器,空间武器,这一战看上去是多么不可思议。

战士们蜂拥而上,冷兵器击打枪炮,导弹,激光,粒子炮迅速毁灭了那里,太阳系里,根本不存在活者。

皇者们没有顶得住第一场进攻。

而后的战斗里,第二场进攻迅速也被淹没。

皇者们一个接着一个死去。

但是最可怕的是,他们死后不久的地方,身体就在复原,似乎有一种魔法,无形中保护着这些人们,让他们的生命不受威胁。

一场场战争打了下去。

但是一场场战争没有消灭,在这个地方活着的人们。

反而是阵地正在推移,皇者们走进了对手的阵地,对手方寸大乱,大量的枪械,还有能晶被收获。

所有的高能材料都成为了能晶,所有的飞船都成了收获。

人们继续生存在这里,等待着新的战斗。

空古一个人在这里看着遥远的战斗,他亲眼目睹了那血腥的一幕,那尸体转眼间湮灭,面对强悍的武器,无处回击。

而死亡根本不可怕。

这一点在永恒的皇族面前,确实如此。

皇者们继续活着,生活在这片乐园。

连翻多次,一场一场战斗来到了太阳系。

或是来自富庶的红海文明。

或是来自其他残破的星系文明。

或是干脆来自边缘的兽系文明。

没有一个战斗能对抗不死的军队。

而那些军队的士兵,也练就了一身好功夫。

他们之中就属慧瞳最为能征善战。

对待那些拿着枪炮威胁自己的生命,她的手中只有一把冰冷的斧子,挥刃而去。

她自信那斧子的锋利,也自信自己的能扛。

哪怕死了十几次,也要第一个冲上对手的船只,拿着斧子狠砸,狠砍,就为了冲进去,斩杀这些愿意挑起战争的家伙。

她的手里,每次战争结束,斧子都遭遇着凄惨的血色,她的衣服也像是刚刚走出血浴。

她每次,都是带着自己的能晶,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在这里居住了很长时间,她已经像是一匹狼,逐渐能理解了这里的事情。

也像是一个战士,开始有了作为求生者的孤独。

她终归带着一种王者气范。

总是冲杀在前,很能为自己的兄弟伙伴制造机会。

也正因为如此。

当每一天晚上聚会的时候,人么总是喜欢跑到她的身边,给上两杯美酒。

男人想要和这个女孩跳舞,她的气质,太特殊,太难约会。

而她的孤独,更加独特,仿佛是躲着别人的进入。

但是那天,篝火。

纳兰走进了慧瞳的屋子。

慧瞳一个人拿着一些实验材料,正在试图了解自己手中的东西。

她知道现在也不能确定,这究竟是个什么鬼。

虽说是金属,却根本不恐惧能量转化,就仿佛不遵守质能公式。违反存在的必要。

纳兰坐在她的桌子旁,女孩像是看着妈妈一样看着纳兰。

眼睛无辜的说,是你创造了这种东西吗?

纳兰只是说,也未必就会是我,有许多事情,不是我可以做到的。

我只不过是继承了更早的时候,已经诞生下来的东西,比如技术,比如知识,比如世界的法则。

慧瞳听着,她说,那么你能为我再创造一次,看到父亲的机会吗?

纳兰皱眉,我......她犹豫不决,她说你父亲是谁?

慧瞳答道,那是一个商人,在走出......哦,在逃难的时候死了。

纳兰回答,那你可以再一次见到他。

我这里有着一个梦境体验机,只需要睡一觉,机器可以自动刺激神经突触,为你找到与他交流,沟通的机会。

慧瞳很喜悦,她说,那你还不带我去?

纳兰却说,但是你得要去完成一个比做梦更重要的事情。

慧瞳问,什么事?

纳兰递给她一份文件。

她说,你得要答应我去到红海捣乱。

慧瞳当天不知道是不是睡好了觉。

因为不久之后,她就已经不会这么轻松地睡好觉了。

那一天晚上,她睡了很沉的一觉。

她真的看到了自己高大的父亲,父亲就在那里面对着自己微笑,父亲就在那里,面对着自己正在抚弄她小时候的头发。

那个父亲,那个男人,最后告诉她,不要哭,还会有下一个世界,等着我们相遇。

她记住了这句话。

她如今都是一个不死的人,还有什么不可能进入到下一个世界,看着自己的父亲。

她不哭,她在第二天,开着飞船,去往了红海。

她接下了纳兰交给自己的任务。

似曾的观想者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