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夕幕落

第15章 危难时刻

火焰的照耀下,黑壳怪物露出了真面目。

站立行走,四只胳膊,全身是疙瘩刺壳,黑色的脸皮,看不见一根毛,头部长着两条怪异的触角,整个头部像是只有肉没有骨头般,走一步晃动一次。

怪物缓缓移动,动作微慢,似乎忌惮着离风身上的某种东西,只见怪物四只胳膊瞬间露出尖尖长长的指甲;下两支的指甲滑地而行。

离风身上的骨头几乎都已经崩裂!仅是怪物的随意一击,甚至都没看出有杀伤力,竟直接对离风造成了身体内的断裂;离风凭着最后的意志,唤出九笙剑,在九笙剑的加持下才勉强站起身子。

离风此时的内心,痛苦道:“在瀑布我最多只是七窍流血,而这怪物竟直接对我造成了致命的危险!”

剑上燃起了蓝色的火焰,但看得出来,离风连剑都已经拿不稳,谁能想象一个人全身骨骼崩裂所带来的痛苦,现在连最后的防线都没有了,怪物已经有了杀掉他的念头。

怪物全身冒烟雾,腹部猛的一动,消失在离风视线范围,瞬间移动至离风后方,五根爪子瞬间刺穿了离风身体,又快速将其拔出,本已经嘴染鲜血的离风,瞬间血淋全身。

“离风哥哥!”念小雨悲痛欲绝地悲喊;一只脚虽已经失去了知觉,依旧一瘸一瘸地走到离风身旁。

那怪物没有理会,没一会,正准备伸手捉起念小雨,却不料,目中充满了恨意的念小雨,快速拿起了落在地上的九笙剑,回手一个斩杀,将怪物一胳膊砍落。

“我已经没有什么害怕的了!”

两手紧紧握着九笙剑,剑头向着那刺壳疙瘩的怪物,可没一会,被砍掉的胳膊竟又长了出来,而九笙剑也失去了灵力的加持,散回离风额头上,成了剑印,又随着剑印也消失了。

失去了武器,这对念小雨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向着离风倾诉道:“离风哥哥!谢谢你即使赶到救下小雨,它要吃的是我,小雨不能再连累离风哥哥你了!”

小雨明白那刺壳疙瘩怪物,要吃的是自己。

就在离风没赶到时……

黏液红眼的怪物袭击了灭灯的屋子,一瞬间,视线不清的村民有的直接被咬断了胳膊,迅速疼痛大喊“啊!”的一声,传遍了全村,屋里的村民都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有身影破窗而入。

没灭灯的家户侥幸躲过,那些个怪物怕火,于是没敢袭入,而念小雨一家,就糟糕了,鱼汤都没来得及享受,怪物就破窗破门进入屋里,眼睛非常灵敏,。

哥俩人都被眼前一幕吓傻了,念涅挡前,怪物飞奔而来,念涅急喊道:“危险!小雨躲好!”

怪物飞扑而来,视线昏暗,念涅只能看见漆黑的身影以及那一双双焕发的红色眼睛,一个!两个……

涅涅一拳一个将其打退,拳头上粘上了许多黏液,怪道:“什么东西黏糊糊的!”

没一会,念涅,有些乏力,一拳已经打不出,击退的效果,持续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数量已达近十。

“到底是什么怪物啊?哥哥的力气这么大,竟也只能做到这个地步……”被打退的怪物,不一会又都站立起来,看着哥哥也没能将其打败,念小雨开始担心了起来。

“火!这些怪物怕火!”外面传来了村民的呼喊声,一个手拿着火把的大汉,那人正是在半山与离风相遇的大熊,四大熊兄弟拿着火把,不断驱赶黏液怪物,还一边救助落难的村民。

“是大熊叔叔他们!火!”念小雨立即寻找打火石,四处摸索。

“哥哥!”

念涅已经不敌,在面对这些黏液怪物,都打变形了,依旧不伤分毫,而拳头已经起伤;掀起一旁的长椅丢向怪物,立即拿起熄灭掉的火把,冲进父亲的房间,迅速将门关上,随手将木椅,以及其他重物,拖顶木门。

气喘着,叫道:“小雨!还没找到吗?”

念小雨急回道:“打火石都在厨房!爸爸又不能说话,不知道爸爸的打火石放哪!”

房间内,能找的念小雨都找了个遍,依旧找不着打火石;怪物不断推击木门,每一次都是差一点就将木门推开。

“小雨!你听好了,现在快躲到床底下去!”念涅发现已经抵挡不住,只能叫自己的妹妹躲起来。

“不!我不能放着爸爸不管!”倔强的念小雨还没放弃寻找打火石的念头,听到念小雨这话,不仅老父亲,默默流泪,哥哥也是被其受发。

“小雨!看一下父亲枕下。”

“找到了!”枕头轻微一翻,伸手触摸,触碰了两个石子,迅速移动至哥哥旁。

念小雨牢牢捉住两块打火石,每手一个,猛地碰撞!直接磨出了火花,火把迅速点燃,要是换作别人,第一次很难打出火,可念小雨能与常人相比?

念涅直接将周围点火,怪物冲破木门的瞬间,前几只都化作了恶心的黑液体,一摊摊地黏在地上,其余地无法靠近已经纷纷退去。

“哥!你怎么把屋子烧了?”

“屋子没了可以在建,命没了就是没了。”

“可,爸爸他!”

“别怕!小雨跟紧我。”念涅背起父亲,带着妹妹逃离火场。

没一会,两人就都走出起火的屋子,外面已经狼藉一片,有的大多是村民们的血迹。

大熊慌忙逃窜,念小雨将其烂了下来,问道:“大熊叔叔!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大家都……”

大熊神色恐慌,急忙道:“念家小丫头!你们还活着就快逃吧!”

“二熊他们都已经……”

说完,大熊就疯狂往外面逃跑;只见一个身影若隐若现,大熊的身体停了下来,念小雨她们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大熊。

再一看!大熊的头已经错位,头颅活活火火被拧到后面,面目暗红,双眼睁开且流出了血,念涅更是直接颤抖,模糊的身影不断缓缓靠近。

神色惊慌的涅涅直呼起来“快走!”

周围的建筑都燃着大火,而大火外面还有无数只红眼盯着,背着父亲的念岙,带着念小雨不断拼命逃脱那身影,走到了尽头,外边无数的红眼都在等待着他们。

“哥!我们会不会被吃掉?”害怕至极的念小雨,缩着身子,坐在地上。

念涅找到一处大伙烧不到的草堆,放下了父亲,回到小雨身旁,抚摸着小雨的头。

“有哥在!别怕!”

怪物找到了他们,身影渐渐看清,正是那刺壳疙瘩得怪物,手里还拎着一个断头的女尸,念涅见后,虽十分害怕,但他知道,害怕只会带来灾难!他骨气勇气,展开平时捕鱼的功夫。

可怪物不屑看他一眼,竟直接将手中的断头女尸,张口塞进嘴里嚼起来,念小雨见状,直接呆住,傻傻地愣在原地,那似乎没骨头的头部,有一个锅的大小,看似没有嘴巴,一张嘴,满排的尖牙,唾液,大得能直接将一个人的头部咬掉。

怪物吃完尸体,目标落在念小雨身上;念涅精神慌乱,心里大致明白了,这个怪物只吃女子。

拿起重量将近两百斤的大理石,猛地砸向怪物,那怪物并没躲让,两百斤的石头砸到它身上,就像蜻蜓点水一样,一碰而过。

念涅准备发起下击,身体瞬间分成了两半,血液飞溅到念小雨脸上。

“哥……哥……”整个人都傻了神,失色地叫着自己的哥哥。

哥哥活生生的在自己面前分尸,没一会,念小雨恢复了神智,也没有那么害怕眼前的怪物,面对怪物的捉拿,也是放弃了抵达,之后离风刚好赶到。

现在……

“来啊!我在这里。”念小雨散腿就跑,外面的黏液怪物大多都被离风清理掉落,这也给了念小雨更多的逃跑空间;但,一脚已经失去了知觉,逃跑的速度连只乌龟都比不上。

好在刺壳怪物没有直接,将其捕捉,伸出了那恶心代谢着黏液的舌头,竟能伸长!刚跑了六丈的念小雨直接被舌头缠上,紧紧地锁住了身体。

离风此时的精神海内……

“我这徒儿!外面看来发生了变故,精神海竟都锁上了枷锁。”海帝,刚苏醒,试着替代离风,但精神海已在枯萎,因此已经无法幻化海帝形态。

“吾虽成帝,掌握一方法则,可眼前却无能为力!灵魂体的吾竟连精神海”海帝看着眼前的精神海,在不断地流失,也明白了离风此时面临的是生死关头。

浮生界内……

“桑离……”

“没想到我留于剑中的游魂术这么快就出发了?”正梳着头发的流月,感知道了九笙剑的主人遇到了危险。

绝世岛上……

“离风哥哥!”念小雨最后的意识看了一下,血色淋体的离风,后失去了意识,昏迷在怪物的舌头之中。

精神海里的海帝也没放弃,识图以消耗灵魂力量修复精神之海,突然,一股比自己还要强大的力量进入了精神之海,海帝才得以停下,不然,要以灵魂力量修复精神海,海帝很有可能就此湮灭。

离风全身的经脉呈金色外显,而头原本已经消失的九笙剑印,再一次唤醒,不过变回来金色。

幻化出来九笙剑,浮现空中,变成了浮生界执管者,流月。

“这气息……是古兽?”

流月转眼看着那怪物,轻轻挥剑,斩断了缠住念小雨的舌头,怪物发怒,头部冒气了烟,触角变成了红色,竖直而上,红月的月色不断被触角吸收。

“原来是陆地上古兽级别的红月仓甲兽,也难怪会触发我的游魂术。”看清了面目,流月只是看了看周围,压根没有太在意红月仓甲。

红月仓甲兽,高速移动着,古兽都具有一定的灵识,面对强者,绝不隐藏实力,张开了满嘴长长的尖牙正准备向流月咬去;只见流月无动于衷。

“是我在浮生界太久了吗?连古兽都只有这点实力?”连剑都不用,一掌凝聚金色的金块,仅一个砖就将红月仓甲兽砸那坚硬的外壳贯穿。

吓得红月仓甲兽连忙转头,识图逃离眼前这位强者,刚准备煽动翅膀起飞,身体就已经变成了两段,但没一会又重合了。

“红月的力量还是不错的,不过在法则之力面前,也只不过是一缕星光。”

流月伸手,将红月染成了金色,再一次将红月仓甲兽斩断,没有红月的仓甲兽得不到力量,最终流出了液汁,死亡!

我与蟋蟀烤火过冬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