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殇

第28章 平分秋色

炼丹师,这是一个来钱很快的职业,每次炼制的丹药,都会引来一些人抢购,慢慢的,不同的丹药价格就不一样,那种价格异常昂贵的丹药,即便身上没有钱,是会凑钱买下来的,因为错过这一次,下一次还有没有这样的丹药就不得而知了,必须尽快入手。

所有职业里,炼丹师和阵法师是来钱最快的两个职业,你可能会反驳,那什么傀儡师来钱不是也很快吗?快是快,但是傀儡师这个职业干的人很少,消耗极大,而且还是一次性的,拿出一个傀儡,不能挡下致命伤害,你这傀儡师的名誉就会降低许多,下次还有没有人来买傀儡,都是一个未知数。

因此,很多人都认为炼丹师只会炼丹,却忽略了本身的境界。有些炼丹师把炼丹作为主业,境界修炼才是其次,这样的炼丹师战力忽高忽低,只能靠丹药弥补自己的能力;有些炼丹师则是丹武双修,炼丹的同时不会将境界的提升落下,两者是相辅相成的,缺一不可,所以战力比一般的炼丹师高,但却游离在主修境界的人之下,所以并不出名。

但是,可别小巧了这类人,用丹药短暂提升境界实力,是最致命的一点,死亡就是小巧的代价,甚至生不如死,还比死亡痛苦。

比方说陈新史和王清先,这两人就是丹元宗年轻一辈里少有的丹武双修,现在丹元宗排行榜上,这两人独占前两名。

如今两人和谷云宗的两位打得不分上下,就连伤口都没一个。

宁鹤池的攻击表面上毫无章法,他心里却在盘算着怎么打败这两个难缠的家伙。

“师兄,小心一点,这两人开始还击了。”

尹溪玉在一旁提醒道。

她的对手是王清先,对方手中拿着一把扇子,通体雪白晶莹,散发着令人心悸的寒气。

尹溪玉的每一次攻击,都会被王清先的扇子主动抵挡,无法穿透他的防御,然后她就感受到,王清先开始反击了。

目光一凝,瞳色瞬间变成青色的,王清先的反击在她眼里变得犹如龟爬。

她还抽空看了眼宁鹤池那边,发现陈新史也开始了反击,看来两人有信心击败他们啊。

尹溪玉的瞳色变成青色,可不是什么元术造成的,是她的天赋能力,本身就有的,她的眼瞳是一个拥有异能的异眸,叫——青迅瞳,可以放慢周围的一切事物,对方即便再快也逃不了青迅瞳的范围。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个异眸,她的能力可以说是变态的,能否碰到她的衣角都是一个问题。

王清先停下攻击的势头,将全身元气灌注于扇子,猛的扔向尹溪玉的面前,变幻出无数的扇子。

“幻扇!”

无数个扇子露出锋芒,同时攻向尹溪玉的头颅。

“呵,雕虫小技。”

尹溪玉不屑一笑,这种招数只需要一招即可破除。她青色的眼眸发挥作用,那些个扇子袭来的速度在她眼里变得越来越慢,她在趁此机会寻找真正的扇子。

“叮!”

宛如提醒一般,脑海中响起“叮”的一声,尹溪玉一掌打向侧面的一个扇子,嘭的一声,那把扇子被打飞,重新回到王清先的手里。

突然,尹溪玉感到右手手臂一阵疼痛,她看去,原来有一个扇子割破了她的手臂。

眉头皱起,还有很多的扇子正在向她招呼,她脚下使出一个诡异的身法,躲过了所有扇子的攻击。

她呵呵笑道:“我还以为这招是所谓的幻象,只有一个是真正的扇子,现在看来,这招里面所有的扇子都足以取下别人的性命,‘幻扇’不过是为了误导我,可是你没想到,这招无法杀了我,你还有其他的能力吗?”

王清先并没有说话,只是觉得棘手了些。

“既然你没有招数了,那就换我了!”尹溪玉说道。

下一刻,王清先向后退去数步,在他原来的位置上,有一个散发出逼人寒气的冰柱矗立在那里,刚刚若是速度慢了些,他整个人都会被刺穿。

“麻烦了……”

陈新史手中拿着一杆方天画戟,逼得宁鹤池不断往后提,只能提起防御,防止被刺穿身体。

陈新史的每一戟都向着宁鹤池的要害而去,必须尽快杀死这两人,计划里明明没有第三方势力插手的,这两人非要在他们取得异宝时出现,陈新史现在只想骂娘。

宁鹤池不断后退,身上隐隐浮现一个铠甲;陈新史不断进攻,心思急躁,攻击将乱。

当陈新史刺出两百零一戟时,他的方天画戟的尖端散发出一股寒芒,变得锋利无匹,一戟刺向宁鹤池的心脏。

“舞乱戟!”

宁鹤池的眼里,看到的不仅是陈新史手里有一杆方天画戟,就连他旁边都有四杆,马上就要刺透他的胸膛,可他却毫不躲闪。

就在方天画戟马上刺穿宁鹤池的胸膛时,宁鹤池身上出现了一套铠甲,四杆方天画戟竟然没有穿透铠甲,就连铠甲都没有刮花,更别提刺穿宁鹤池的胸膛。

陈新史感觉到不妙,立刻抽戟而退。

宁鹤池哪能如他愿,身上的铠甲消失,一拳打在陈新史的方天画戟上。

陈新史不断后退,方天画戟传来的巨力让他喉咙发甜,但他强忍着把血吞了回去。

宁鹤池则在聚拢声势,手上被火焰包裹,就连头发都被火焰影响的就像顶着一团火苗,他猛的冲向陈新史,双拳砸下。

“元术·无双混元拳!”

“嘭!”

在拳头即将抵达的那一刻,陈新史用方天画戟挡在面前,只听咔咔的声音,方天画戟直接被打断,宁鹤池的拳头不退,直接打在了陈新史的胸膛上。

陈新史宛如断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

宁鹤池站在陈新史刚刚的位置上,想要知道陈新史还能否站的起来。

前方,陈新史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胸膛的衣服被打烂,那里的肉一片漆黑,他的嘴角流出血液,似乎到了强弩之末。

他拿出一颗疗伤丹药,他的伤口很快愈合,只是胸前的肉还是黑的。

“哟,站起来了,不错嘛,再来接我一拳吧!”

宁鹤池见陈新史站了起来,觉得有趣,想要再来一拳。

突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他猛的回头。

尹溪玉也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看向异宝的方向。

王清先则跑到陈新史旁边扶着他,随后看向那奇怪的一幕。

落霞沐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