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我们的大湾时代

第57章 民间艺术

郑招娣在陈煜川家过年,自然她的父亲也知晓。

故此,还让她帮忙问候陈煜川的爷爷新年好。

自然也问郑招娣什么时候回去,郑招娣是初二就回去。

回去肯定是要回去的,但是肯定不会待太久。

毕竟郑招娣实在不喜欢香港那边那个家的氛围。

新年就这么平静又安逸的过了,到了初一的时候,村委会的人还提着粮食、肉以及油上门来拜年。

陈煜川早就见惯不惯了,郑招娣却觉得有些稀奇。

在香港是没有这样的,不过有失业补助金什么的。

到了初二,郑招娣开车离开。

过年这段时间走,是不收过路费的,当然,郑招娣肯定不缺那么点钱儿,但是能省则省嘛!

郑招娣走了,回香港了。

初八她便会直接到深圳,回东兴。

她便不再过来珠海这边了。

陈煜川暂时也不会去深圳,要大概二月份底,才会过去。

比赛的日子是在四月份的中旬,也就是三月二十号开始,留给陈煜川准备的时间还有一个多月。

这两个月他自然要留在自己爷爷身边,好好学习一下。

虽然自己的爷爷一直谦虚说自己已经算不得什么画沙第一人了,可他在这一行做出的贡献是没办法磨灭的。

陈煜川家没有什么亲戚,目前那边的亲戚很复杂,就不多说了。

因为母亲不是广东人嘛,是外地嫁过来的,当初母亲过世的时候,自己舅舅和外公一家,都没有过来看过。

后来就慢慢断绝了关系,甚至就算陈煜川的外公外婆现在站在他的面前,他也认不出来。

很多时候,这种事情就很复杂,也理所当然。

不是自己不认,是他们不需要自己这个外孙,也就算了。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喜欢强求的人!

有可以,没有也能够接受。

陈煜川在家待了好几天,其实是有些无聊的,他喜欢出去和隔壁那些孩子玩。

虽然他年纪一大把了,可和这群孩子玩,能够放平常心。

自然每天晚上,也要和郑招娣通视频电话。

她会给自己讲她的事情,大多数都很无趣。

对于她来讲,她的年只有五天,然后就是无休止的工作。

陈煜川蛮能够理解她的,对于她而言,她总觉得时间很紧迫,她要完成的东西非常多。

确实如此,郑招娣要做的东西是旁人无法想象的。

很多人只怕知道她现在要做的,都会大吃一惊,甚至是觉得痴人说梦。

可在这样一个大好的时代,在这样一个完美的大湾背景下,她不借着这一股向南吹的风,那么她的理想可能永远没办法实现,所以她拼了命的去完成。

陈煜川自然很支持。

而陈煜川的生活就要比郑招娣有趣多了,郑招娣也很羡慕,可陈煜川不会让郑招娣来过这样的生活。

不是不能,而是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同时,陈煜川也不是单纯的在玩,他也是抱着目的性在做这样的事情。

所以啊,千万别以为玩就不是正经的事情了。

这天,陈煜川从外面回来,陈煜川的爷爷好奇的问道:“我没太明白,你每天和一群孩子玩有什么意思?”

陈煜川回答道:“爷爷,你觉得什么是民间艺术?”

陈先令有些没有明白陈煜川问这个问题的用意,不过既然他问了,作为长辈还是应该做出解答的。

“民间艺术是针对学院派艺术、文人艺术的概念提出来的。广义上说,民间艺术是劳动者为满足自己的生活和审美需求而创造的艺术,包括了民间工艺美术、民间音乐、民间舞蹈和戏曲等多种艺术形式;狭义上说,民间艺术指的是民间造型艺术,包括了民间美术和工艺美术各种表现形式。”

“那流传最广的京剧,算不算是民间艺术?”

陈煜川这个问题问出来,倒是让陈先令沉默了。

许久后,他才回答道:“京剧自然也是民间艺术,虽然京剧流传甚广,可它也是民间艺术。”

陈煜川点头,说道:“其实我今天在人民日报上看到一篇文章,关于如何提升传统民间艺术的影响力就提到了咱们的画沙。”

陈先令哦了一声,回复道:‘你拿给我看看!’

(以下是我的心里话)

突然想说点什么,也仅代表我自己说点什么。

从二零一九年开始,我便开始致力于民间艺术的小说创作。

写了有京剧的《京剧世家》、《京剧名角之杨小秋传》,皮影戏的《国粹皮影》以及沙画类型的《属于我们的大湾时代》。

很多人问我写这个做甚,又赚不到钱。

除了《国粹皮影》拿了一个二等奖,其他的作品都是在用爱发着电。

为什么想要写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小说,我是觉得既然要写书,那么一定要去表达什么,去传达什么。

可能是思想,可能是觉悟,也有可能是我内心的一些想法。

传统民间艺术,在某一个时间段,在某一个地区,是发过光发过亮过。

到了如今的这个时代,民间艺术便只能够成了民间艺术。

最大的原因莫过于这个社会和社会节奏太快了的缘故,导致了快餐文化成为了正统,已经没有人有闲暇时间静下心来,真正听一曲戏,剪一张纸了。

那么民间艺术要如何发展,这个问题我一直在思考。

我在《京剧世家》里表达的观点,京剧是需要国家大力扶持,甚至在传统节日搬上电视台。

我在《国粹皮影》里表达的观点,是要建立一个皮影之乡,将皮影的表演可以在全运会、亚运会的开幕式表演。

我在《属于我们的大湾时代》里面表达的观点,是要举办国际沙画比赛,扩张影响力。

如果一个东西,只能够在一个地方发展,千百年以后,那么我们只能够在历史书上找到曾经它存在过。

民间艺术只有在原定的基础上不断的创新与改革,才能够被现在的年轻人接受,年轻人始终是这个时代的主力军。

三年,从二零一九年到如今,已经快三年了。

我在宣传民间艺术方面所做的微不足道,也反响平平,可我从未想过要放弃,有过一丝动摇。

在未来,我也会在足够了解民间艺术前提下,继续创作川剧、黄梅戏、中国武术、书法等等类型的小说。

不为自己,只为热爱!

杨家次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