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爱情故事

第2章 叫我白怡

一直在后边张望的沈家富,被女孩那一番操作惊呆了。

看着她在自己身边坐下,沈家富半晌才回过神来,忙不迭地连声说道,“那个,谢谢、谢谢你啊!”

女孩听了,转过身露出一个淡然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客气了。”然后仔细地整理着手里的一摞资料。

这转身一笑,让平日里号称见多识广的沈家富当即愣住了。

女孩子清丽的面容文雅秀气,皮肤粉白,五官精致,闪亮的双眸晶莹透澈,那眼神灵动仿佛能洞察人心。

沈家富下意识地在脑子里飞快地搜索:这是谁家明星?这么漂亮!

过了半天搜索未果后,他又瞬间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

细细观察过去,这女孩子也就二十出头的年纪,却穿着衬衫和西式小套装,材质精良款式简洁,没有佩戴首饰,只在衣领处别了一枚新月型的珠光胸针。

以沈家富的经验,一眼就看出来她没有化妆,不过她的长发做了微微波浪的造型,一丝不苟地披在肩头。

沈家富立刻意识到,女孩的这一身装束似乎有些刻意,打扮得跟年龄不大相符的沉稳样子,浑身上下透着职业范儿,像是要出席某个商务活动的白领。

他旋即用眼角扫了一下,发现这女孩子还穿着很职业的同色系高跟鞋,于是更坚定了自己的判断。

看到女孩拉开面前的小桌板,把手里的东西放了上去,沈家富连忙堆笑着说,“那个,还是要谢谢你,而且,这边空间小,委屈你了。”

“没关系,我也不常坐头舱。”女孩一直表情严肃地整理着那沓资料,明显不想继续聊的样子。

沈家富当然是极会察言观色的人,但这次他可不想就此结束谈话,“我们临时改行程,时间太赶了,其他人没跟上来。这座位还不挨着……”

“哦!”女孩头也没抬的应了一声,手里的笔在纸边急速地写着什么。沈家富瞟了一眼,心说“字也这么漂亮!”

“那个,请问贵姓?怎么称呼?”沈家富豁出去了,拿出这副死缠烂打的架势,弄得他自己都觉得挺不好意思。

女孩抬起头,认真地看了沈家富一会儿,突然笑了,这倒让沈家富有那么一点莫名其妙。

她笑起来嘴角有甜甜的梨涡,“我姓白,你叫我白怡就好。”

“白、怡,心旷神怡的怡?”

女孩继续低头在纸上写着,心不在焉地回答,“啊,差不多吧。”

“还有,刚才,谢谢你哦!不过你好像很有经验啊,反应那么快!你那招有效啊!下回我也可以试试。”沈家富恭维道。

“不行,那样侵权。”

“啥?!”

女孩再次抬起头转过身,面对着沈家富,胳膊支在扶手上,认真地一字一句说,“随便拍摄别人影像上传到互联网,是违法行为。”

接着加了一句,“打马赛克也不行。”说完把头一点,睁大眼睛看着沈家富,意思很明白:这不是在开玩笑。

“那,……”沈家富愣了,但是看那女孩继续回到纸上疾速地写着什么,人家都这么明显地表示很忙了,沈家富只好闭嘴。

再说,他也真的不知道说啥好了,感觉自己大脑临时缺氧。

那个女孩看起来像是有极重要的事情,一直低头忙碌着,神情也很严肃的样子,时而思考时而在纸上勾勾划划。

沈家富几次还想插嘴说点什么,终于还是生生憋了回去。

直到空姐来服务,女孩才抬起头要了瓶水。沈家富趁机问,“你好像有重要的事忙?”

“哦,一个案子,外调回来,陪客户去见对方律师。”

“那你是,去谈判?去办案?呀!你是,警察?律师?”说完沈家富自己憋不住笑了,“不对,警察不对吧。”

“我是实习律师。”女孩淡淡地解释道。

“那你赶时间吧?要去哪里?我们另外一辆车在机场等下趟航班的人,反正有时间,可以送你一下。”沈家富赶紧说。

“谢谢。不过我们已经安排了,我陪客户一起走。”

“哦,好吧。”沈家富再次闭嘴。也许是实在太累了,这嘴一闭就睡了过去。

不知多久,一阵颠簸猛地将沈家富惊醒,他睁开眼睛,发现飞机已经降落了。

沈家富连忙拍拍脑袋让自己清醒清醒,生怕忘记什么东西。感觉光线有些暗,他扭头看向舷窗,竟然下雨了?!

唉呀没有预报的雨啊!雨天空气湿凉,东晨的胃会更不舒服了。唉!沈家富不禁又叹气。

飞机停止滑行。身旁的女孩也收拾好东西准备下机。

眼看她要站起身,沈家富想起来,“对了,忘了自我介绍,我是东晨的助理,我姓沈……”

女孩看着他,眨了眨眼,嘴角隐约浮现一丝笑意,清晰地说,“我知道,沈家富。你好。”

沈家富顿感精神一振,“哦?!粉丝们连这都知道!哇真不得了……”

“那倒不是,并且我也不是粉丝。我的导师是你们公司的签约咨询律师,我是她的助理,有你们的个人资料。”

“啥,啥?!……”

没等沈家富回过神,女孩侧过来低声说,“东晨脸色不太好,胃又不舒服吧?晚上给他一碗小米粥,早点睡。再见。”说完起身向舱门走去。

“啥?粥?再、见?”沈家富张着嘴,当场定住了。什么情况这是?!

眼看那女孩挽着一位妇人走出廊桥,很快消失在拥挤的人群中。沈家富赶紧回过神来,向早已等在远处的东晨和阿宁走去。

“嘴张那么大,又饿了?”阿宁当胸拍了沈家富一掌,“赶紧的,走V,车在等了。”

三个人急匆匆地在人流中穿行。东晨边走边问,“跟咱们换座位那个女孩子怎么没看见,还没道谢。”

“我谢过了,”沈家富有一肚子话要说,“其实她是……”没等说完,就听见前面一片喧哗,是从通道出口处传来的。

“粉丝?”沈家富看了看阿宁,“不会吧?!我们临时修改的行程都能淘得到?”

“不好说,”阿宁回身,帮东晨把帽子往低压了压,叮嘱道,“跟上我。”

啊美洙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