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我在提瓦特开了家武器店

第46章 忍冬之树与丘丘霜铠王

一路越走越远,陈无赶路途中,面对着漫天冰雪,总归是有些无聊,就发现了一些生活小妙招。

比如说......

调动少量的风元素,及时的跟随风向流动,笼罩全身。

没别的,就两个字,“保暖!”

而且还能顺便锻炼自己对于元素的操控熟练度。

一举两得。

陈无感觉自己真是个小天才!

前方的忍冬之树,已经能看到树的最顶端了,一小节红色的枝干。

看到忍冬之树,陈无的思绪就开始不受控制的疯狂发散。

往日的这里还是一座繁荣的古国,其名为,沙尔·芬德尼尔。

其历史之深久,甚至在其覆灭之时,名为坎瑞亚的国度还处于建设过程中。

陈无努力摆脱这些对历史的慨叹。

现在最重要的,是埃梅利。

本来他是打算直接等级拉满,然后一人单挑无相之冰,拿到[晶凝之华]之后。

直接跑到阿贝多的那个营地里,默默等待。

甚至已经做好了,语言劝说不成,直接物理劝说,把阿贝多绑回蒙德。

就是难度系数有些高。

不过,在营地里已经得到了他助手的消息。

那么只要制造一场巧妙的营救,想必效果会更好。

想着,想着,陈无突然停下了步伐。

“我想起来了!他叫蒂玛乌斯......果然,还是另一位助手砂糖更好记住。”

“或许是因为埃梅利喜欢吃甜食的缘故?”

“蒂玛乌斯...蒂玛乌斯...蒂玛乌斯······”

陈无嘴里念叨着,生怕走一会就把这个名字忘记。

而且如果见面的时候,能直接称呼其姓名并找借口拉一波关系,那么对方的警惕就会直线下降。

当然,如果给摩拉的话,效果可能更好。

但对于这种究极理工僧,陈无不确定摩拉会对蒂玛乌斯产生多大的吸引力。

说不定人家靠着炼金术,就能轻轻松松的变出来的一顿摩拉。

“蒂玛乌斯...蒂玛......什么来着?”

陈无念叨着,愣在了原地。

“我不是一直在念叨吗!”

“蒂玛什么来着......”

陈无气的一脚踹开一堆雪。

万幸的是鞋面足够防水,

不幸的是,仍然有了些雪钻进了鞋里。

陈无暗骂晦气。

“哦,对了,叫蒂玛乌斯!”

陈无左手攥拳敲了一下右手。

“哎,要少熬夜了,最近记忆力似乎不大好了。”

......

“嗷嗷嗷嗷!!!”

一阵怒吼声从远处传了过来,惊醒了懊悔之中的陈无。

“听这个声音的质感,似乎只能是某类大型丘丘人了。”

毕竟,雪山里可不会出现其他什么大型生物了。

想着,陈无踢了一脚旁边半截身体淹没在雪地里的独眼小宝。

独眼小宝的眼睛里,红光一闪,断断续续的说了一串数字。

陈无可懒得听它说完,一剑插进了它的眼睛里。

至于它说的那串数字,陈无穿越前略有耳闻。

有很多位大佬,都通过各种各样的神奇的办法,将这串神秘数字翻译了出来:

“为了国家,我们不能放弃这种天上带来的力量,但我们失败了。”

独眼小宝是坎瑞亚的产物,至于为什么坎瑞亚的东西会出现在雪山,并且遭到遗弃,那就不是陈无应该思考的问题了。

现在的他,正小心的加速前往刚才传来怒吼声的位置。

越是靠近,陈无心里越是不安。

因为,他发现自己正在急速靠近的位置,正事忍冬之树的方向。

“不会是丘丘霜铠王吧?”

陈无一时间想到的,只有他了。

“嗷嗷嗷嗷!!!”

怒吼声持续传出来。

陈无越发确定了,那一定就是忍冬之树的位置。

咬了咬牙,想到阿贝多助手的消息,陈无决定赌一波。

呼唤出系统,切换地图页面,找到距离那棵树最近的传送锚点。

“传送!”轻微的失重感和眩晕感消退,陈无两脚立即发力,毅然的冲了上去。

陈无两手紧紧抓在剑柄上,整个人化作一道青光。

“轰隆!!”

陈无手中的天空之刃挡住了一只雪白色的巨拳。

拔刀时瞬间斩出来的[陈无的一刀],甚至没有破防。

但也稍微阻挡住了眼前巨拳的威势。

陈无余光瞄了一眼自己身后靠右边的蒂玛乌斯。

“滚远点!”

蒂玛乌斯脸上还带着惊慌,被陈无的话惊醒后,连滚带爬的向后跑去,只是露出来了一个头,小心的看着这边。

陈无的手有些发抖,“这玩意怎么这么有劲!”

看到蒂玛乌斯已经走远,陈无疯狂鼓动风元素,用力将丘丘霜铠王的拳头砍了回去。

一个滑铲,向右边躲闪。

感受到身体里,刚才爆发元素后产生的虚力感,陈无感觉有些不妙。

大概是之前面对普通丘丘人和那些普通的深渊法师时,过于切瓜切菜,让陈无对于自己的实力产生了一定的误解。

陈无现在只觉得自己多半是打不过眼前的这只丘丘霜铠王。

“嗷嗷嗷嗷!!!”

丘丘霜铠王看到自己的攻击被一个小不点挡住,怒气横生。

身体四溢浓郁的冰元素。

“糟糕!”

陈无脚下连忙催动风元素,向着蒂玛乌斯的方向跑去。

没跑几步,陈无只感觉自己的左边小腿一阵剧烈疼痛。

多半是被冰刺蹭到了。

陈无强忍着,继续跑路。

白皑皑的雪地上,留下一道长长的红色血迹。

“快跑!”

陈无一手拽住蒂玛乌斯的领口,拖着他向着雪山伸出跑去。

“你的腿......还在出血!”

蒂玛乌斯此时已经恢复了往日在实验室的冷静,顺着陈无的力道,顺势跟着跑了起来。

陈无没有理会他。

现在他只知道,自己必须全力催动风元素跑下去。

天平的两边,一边是腿,一边是命。

很好选择的。

陈无还能听到身后传来的怒吼声,不敢懈怠。

就这么一路奔逃,直到陈无感到一阵阵的脱力感,眼前忽然一黑。

“扑腾”一声,陈无倒在了雪地里。

蒂玛乌斯膝盖处的裤子,已经因为一路被拖着磨破了。

前面他还能凭借着多年跟随阿贝多,长时间探索积累下的身体素质坚持。

到了后面,不知道怎么回事,陈无越跑越快,自己也就无力跟着跑了。

直接一路被拽着拖到了这里。

蒂玛乌斯擦了擦额头汗水,颤抖着站了起来,膝盖传来阵痛。

翻开自己的包裹,拿出来两瓶药剂。

蒂玛乌斯把陈无的身体翻了过来,拔开塞子,倒了进去。

看着药剂有一部分从陈无的鼻孔里冒了出来,蒂玛乌斯满脸都是心疼自己药剂的模样。

“浪费啊,浪费啊~”

说着,自己打开了自己那瓶,拔下塞子,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

往叙弦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