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明昭

第18章 渔民的鱼

一轮日晕刚焕发半宿未睡去的精神,他望眼清波远荡的海域,准备收网归家。

“哼!”

“可算是把你给抓住了!”

此刻,双手仍僵着拖住网口,虽然已经精疲力竭,但他只是习以为常地挥动几下,松动了筋骨,便把缚在网上的绳紧绑住船杆,再去拉起船桨,载动船下的战利品启程。

船身一向前进发,海面下就有一道巍峨的轮廓隐隐浮现,四面的游鱼远远见着,都逃窜去了。

“留一份在家里,再拿一份去卖,剩下的,就送去济世堂吧。”

未到港湾,渔民就开始打算盘分鱼肉,这回是遇到财神了。

“海老!”

“海老!”

……

“诶!”熟悉的人影忽然靠近,海老打起招呼来也很兴奋。

昨夜,他就是为了追捕这条肥大到堪比一座山丘的鱼,早早脱离了队伍,不曾想还能遇上。

“大伙都在呢!”海老笑了笑,满脸自豪地指向身后,对众人大喊:“你们来得正好!待会上了岸,大家都来切几块肉回去煮了吃。”

那些渔民听了海老的话,相互同喜同贺着众呼高唱了起来。

“海老威风不减当年!”

“那是!海老这几十年的功力,果然不是我们这些小年轻能够比得上的。”

“可不是呢!我昨夜光是看到那条鱼的影子就吓得不敢动了,唯独海老这铁胆追上去捕猎!”

“……”

耳边一直传来后辈们的恭维,海老先是很骄傲地微笑,然后摆了摆手,故作谦逊地说:“老了老了……就现在这具不成器的身体,捕一条鱼都要花上个大半夜的时日。要是让我回到五十年前……”

海老突然顿了顿,伸出一根手指头,再弯曲,哼着声道:“不用半个时辰,我就能把这条畜生绑在小卢的船尾,让小卢载回去!”

“哈哈……哈哈哈!”

“小卢听到没!还不快谢过海老!”

被海老叫做小卢的人,就是跟在一群精壮汉子身后的一个瘦弱小伙,若不是他老爹死拉硬拖着他出海,他昨晚就不会被那条死鱼吓尿裤子了。

可小卢实在没胆,现在也没敢回应海老跟众人的调侃,只是木讷地点着头,反正他老爹现在不在这里,出丑也不会被骂。

“好了好了,不闹了,咱快些回去吧,看你们样子也知道是有大收获,等不及回家了。”

最后还是海老一呼百应,招手带领众人归航。

“满载而归!”

“哟呼!”

“天是湖诶,云是舟诶,撒下丝网垂金斗哟……”

“大海咸水浪又浪!鲨鱼海上称霸王!红瓜披挂黄金甲!身穿银袍带鱼郎嘞……”

“啦啦啦……啦啦啦……”

……

渔民们家乡的港湾并无名字,是边陲小镇东流镇的一处小港口。这里常年无争,鱼龙游戏,不胜祥和。

镇子与未皇城接壤,时常有贵客亲临,总能做上一桩好买卖。近日正逢花会开幕,生意来往比往日更繁忙,就连海老这样阔别海浪多年的“老前辈”都要出海捕鱼。

“娘!!!快看!”

“阿爹他们回来了!!”

孩童奋力叫喊招来众多目光,那些在岸上等待的妇人们纷纷朝指尖所向望了又望,家里人每一次出海后,她们总是到这里重复做同一件事情。

“嘿!!!”

“我们回来了!”

“老婆!一切安好!”

“等等……”

“许三胡,你漏说了一句,还有啊……”

“哦对!”

“今晚吃大餐啦!!!”

“哈哈哈哈……”

“是大丰收啦!”

船头进港,男人们就争着跳到对岸,甩了一身汗臭粘在妇童发端,又惹起一阵骚乱,一阵笑骂,一阵垂泪。

大家嘘寒问暖过后,纷纷跑到船尾解开绳索,一把手扛起几百斤重的网就走,有的几个人几双手齐托起大网迈着大步来来回回。

这会,倒是海老难得清闲了片刻,他的渔网,得等这群汉子忙完自己的活后才收得回去。

“好了。”许三胡拍拍手,放下了最后一批海货就赶紧招呼众人到海老的船上,要拉起那条全村都在企盼的大猎物。

“起!”

没有丝毫的拖拉,男人们不由分说,铆足了气力,每人拉起一角,齐声大喊出滔天的气势,往前奋力要将那条山似的大鱼拽出海面!

嚯!

“哎哟!”

“哎哟我去!”

“……”

齐心协力一拉,众人竟全都瞬间脱力扑倒,浑身的力气使出去,没有让大鱼现身,反倒让自己摔跤吃了痛,你我面面相觑,头悬疑惑。

最年迈的海老率先站了起来,没有看到想象中鱼跃龙门那种壮观的场面,他急忙跑过去查看露出了半边的渔网,自己就拉着这一点地方快速往回抽。

渔网虽有些重,但完全是意料之外的轻,照常理来说,不该如此。

“难不成出了不该出的意外?”

海老心里焦急,老到皱皮的手随着慢慢浮出水面的网,愈加颤魏巍地哆嗦。

其他人没敢上前帮忙,都在旁盯着,越到最后,鼻尖的大气越少。

一,二,三……

时间一分一秒在流逝,真相,终于露出了一角。

那头,竟是白乎乎的,浮现出尖锐、硕大的一根横梁。

不!那是骨头!

大鱼的鱼骨,没有血肉,只剩下被海水洗涤干净的骨尖,在水面摇晃。紧接着,尚未来得及诉说那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就无声无息地埋葬了自己。

咚!咚!咚!

“海老!”

“快!快!快救人!”

原来,见着了那根骨头,海老根本来不及去想发生了什么事情,刹那间,精神恍恍惚惚,心脏猛地跳了三下,残躯深处仅存的一点气血一下子涌了上心头,气急攻心,晕了过去。

现场乱成一锅粥,救人的救人,找鱼的找鱼,唯独那根漂浮起来的白骨,不闻不问,一动不动。

一件不解的奇闻,很快就从东流镇港口传了出去,口口相传后,来到了正欢闹的未皇城。

街市里人多杂乱,不多时,关于海老捕鱼的消息,慢慢就演变成了各路传说……

不过一个时辰,那片海域,就变成喋血的战场。

七八嘴里闲谈,早茶如火如荼。

“老板,拿几个包子,再来碗热豆浆。”

小食摊的角落里,秦书余也跟着人群坐了下来,点了份早餐,听起八卦来。

有人道:“听说了吗?东流镇的秘闻。”

又有人啖了口茶,再道:“据说,昨晚上就没歇停过,那一片海底,整个是无尽的电闪雷鸣,就连天上的云流都被卷了进去,可怖得紧!”

有人应和道:“是啊是啊!别提有多骇人了。听说有渔民经过那片边缘所在,就差点丢了性命!等他好不容易带了条大鱼回去,一看,哎哟!哪还有什么肉啊,只剩下一个空壳白骨了!”

但也有人反驳:“你听他讲个什么屁话!哪有什么怪象。昨晚啊,不过是几位仙人路过那地方,见了一件宝物,便起了争端,这才闹了你们这些凡人所不能理解的惊天大事罢了。”

“你才是放屁!若真是仙人作法,也会有人瞧见!昨晚分明就是妖兽出海!”

“对对对!”

“不对不对!”

“……”

“小事小事,都是小事!有什么好吵的!”

“都不如来听听我这道消息,那可比你们这点破事要大!大得多!”又有人插嘴道:“你们昨天可有人见到赢州武会馆的激斗?那才是真正的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大战!绝无弄虚作假的成分在里面!”

一人突然惊呼,对旁人提及的武会表示印象深刻,忙激动地高高举着手指道:“赢州那是要变天啦!!!”

一人一语再次扰乱了食街,一会儿便不知发生了何事,在场的人有惊诧,有窃喜,也有淡淡的惋惜。

接下来,轰轰闹闹的是全然听不清他们所言了。

早摊内外,一桌十凳都坐满了各地的游客,七嘴八舌说个没完没了,一个人纵然有十副巧嘴簧舌,也不能理出个所以然来。

秦书余仔细听来,先是有感海边所发生的事,没来得及理清武会之事,忽然想到:“北海?”

“那里可不止有鱼。”

三杯渔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