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弃妃后她躺赢了

穿成弃妃后她躺赢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3章 奖励

王府向来守卫森严,正常情况下,连只猫狗都难闯进来,可今晚在他的卧室,他却闻到一股陌生的味道,不是眼前浴涌里的柚子叶,而是血腥的味道。

她的尖叫,还有屏风倒地……

他是随着声音进来,看到她是在浴桶里的,屏风是如何倒地?她又为何尖叫,还有……窗口有黑影跳了出去。

这时候王府的守卫正换班交接,而知道交接时间只有王府内的人,她这个时候在他的浴室泡澡,很难不让人怀疑。

“你能不能转身出去,让我先出来换衣服再回你?”顾一瑾耐着性子,平心静气地问。

哪知贺敬舟似跟她抗上一般,“不行。”

好吧,顾一瑾后知后觉,这家伙是在怀疑她了,此刻正是威胁她的节奏,不老实交代的话,估计是不会让她出浴桶。

她故作地轻咳两声,然后不急不慢的道:“刚才的确是有个蒙面黑衣人进来了,当时我在闭眼泡澡,根本没发现他什么时候进来,直到我感觉不对,然后睁开眼。”

“看到他朝我逼近,手里拿着匕首,同时,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恶鬼,所以我被吓……”

说到这里,被贺敬舟抬手打断了,“说正经的,别危言耸听。”

顾一瑾为自己辩驳道:“我是说真的,并没有危言耸听。”

贺敬舟沉下脸,冷声道:“还没有危言耸听,说什么恶鬼。”

他从不相信鬼神的存在,偏偏总有人喜欢拿这来说事,或是推卸责任,从她醒过来后,就开始说这些神鬼之类的话,是想拿这个推卸责任吗?

“我真的见到,骗你干嘛?我是被他们的样子吓到才尖叫的,然后蒙面的黑衣人,也因为被我的尖叫吓到,撞翻了屏风。”

顾一瑾最讨厌别人质疑她的话,但她不会让自己受委屈,既然他质疑自己,她解释了,若他不相信,以后她是不会再提。

故此,她将话题转到蒙面人身上,“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对方进来你的卧室,目标绝对不是我,你快去看看,有没有什么丢失了。”

“有没有丢失东西我等会自然会查看。”贺敬舟冷眼幽深,似乎要将她的灵魂看穿,“记住,你以后别再拿鬼神说事,王府是禁止这个话题。”

顾一瑾眨了眨眼,静静地看着他。

他是警告自己吗?

王府禁止说鬼神的事,他弟弟贺敬阳已经提醒过她了,可偏偏她能看见,要让她不说,那是很难的。

就拿今天的事,那蒙面的黑衣人身后跟着那些恶鬼,显然是缠上了他,若今晚被他逃脱了,她也能找他出来。

毕竟被恶鬼缠上的人并不多。

可如今,听了贺敬舟的警告,让她有心帮忙的话也硬生生咽了下去。

清影说贺敬舟是纯阳体,鬼怪不敢靠近,他不相信这个情有可原,像他这样严谨的人,要说服他,只怕要让他亲眼所见吧。

所以,要说服他相信自己能看见阿飘的事,似乎是不可能的了。

顾一瑾只好妥协地点了点头,“好吧,我知道了,这个话题是禁忌,以后我不会再说了,那你现在是不是可以出去了?”

贺敬舟看了她一会,没说什么,转身出去了。

书房里,贺敬舟环顾了一圈,然后走到书架前站了一会,又来到书案前,他翻了几下桌面的册子,然后在抽屉里拿出一张书卷,上面记录了一些名字和祖籍之类的资料。

他仔细的看了一遍后,将书卷圈起来。

就在这时,端木和洛宁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洛宁站在他身后拱手:“爷!”

贺敬舟抬头,“如何?”

“被对方逃脱了,他似乎对王府很熟悉。”洛宁推测道:“又知道我们守卫换班的时间,会不会是我们府里的人?”

端木道问:“爷,有丢了什么吗?”

贺敬舟答道:“名单泄漏了。”

这份名单是沧狼军的新兵,对方要找这些名单显然而见,他吩咐道:“立即将所有人招集到前院,一个一个排查。”

他的话刚落,门外响起顾一瑾的声音。

“若是府里的人,我有办法将他找出来。”

刚刚出浴的顾一瑾如出水芙蓉,清丽动人,比起平素多了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尤其是那双圆又大的杏眸,如同那雪地高原的冰雪湖泊般明净清澈。

贺敬舟看着她,迎面走过来,眸色渐色。

端木和洛宁朝她行了个礼,然后站到一边。

顾一瑾走到贺敬舟跟前,仰头看他,“我能认岀他,要不要我帮忙?”

“你真能认出来他?”

“应该可以,但你不要跟来,派个人陪我去就行。”

他是纯阳体,若他跟来会不会吓跑那些恶鬼,没有这些恶鬼,她可认不出来。

“理由?”

“没有理由,若不要帮忙就拉倒。”

顾一瑾说完,转身就出去。

既然不能说鬼怪,那就没有理由了,若不是想让他觉得自己也是有用的人,她才不想混这趟水。

贺敬舟叫住她,“让端木带你去。”

顾一瑾回头,看着他笑道:“若我把他找出来,你要不要给我奖励?”

贺敬舟眼底闪过一抹不悦,事情还没有成功,这个女人居然向他讨要奖励?

迎上贺敬舟厌恶的目光,顾一瑾丝毫没有觉得尴尬和羞愧,他和她又不是真正的夫妻,付出了劳动力,当然要报酬啦。

贺敬舟吩咐端木道:“给她一百两。”

顾一瑾立即摆手,“不,我不要银两。”

不要银两?

贺敬舟挑眉,“那你要什么?”

他眸中的不悦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玩味。

顾一瑾就道:“我要你答应我,让我可以随意出入王府,不需要每次出门都要向母妃或你报备。”

她去哪里都要跟他们说一声,感觉被限制了自由,还有,他们心情好,或者会同意出门,万一他们心情不好,而她又有急事,被拒绝了呢?

“好。”

贺敬舟没说什么,同意了。

顾一瑾松了口气,便和端木一起去了前院。

静海深蓝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