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未来

第16章

他四处摸索,但始终找不到回去的道路,仿佛自己原本就属于这个世界,而关于那个世界的一切,不过是自己闲暇时的胡思乱想罢了,那种感觉,甚至让颜枝开始怀疑自己之前所记忆的一切,是否只是黄粱一梦。

好在,逸遥的声音响起,身处的世界四下无人,自己随后也被逸遥一把拉回了夜晚。

“你一个人对着个墙干嘛呢?做什么错事了要面壁思过啊。”逸遥看到颜枝双眼回过神来,开口问道“你不是和牟潇楠一块去喝酒了吗?怎么一个人在着,你不会把人家……”

“一边凉快去。”颜枝打断了逸遥的叨叨,重新走到大字前伸手触摸,可这一次,没有任何意外发生,眼前的人一直是逸遥,微风还是一样的吹来,和从前一样的熟悉,不再有任何陌生的感觉,远方的军务处又出现了,四周的建筑也高大了起来,街头巷尾也没有了黄发垂髫,只有几只老鼠在垃圾桶里寻找晚饭。看来,自己是回来了。

“你在这对着个墙摸啥呢?一会你再给摸花了。”逸遥看着神态反差的颜枝,心里有种莫名的不安,他和颜枝相识多年,颜枝自然没有大晚上一个人摸墙的癖好,但现在他就在这,在他的面前对着一堵空白的墙上下乱摸,实在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没事。”颜枝淡淡道。有些事情让逸遥知道了也于事无补,只会让他白白担心罢了。

“你今晚上奇奇怪怪的,不会真做啥亏心事了吧。”

奇怪吗?如果是那些东西的话,或许也不是不可能吧。如果不是有人故意针对自己的话,那这可能是通往那个真相极其重要的一条道路。颜枝抬头看向天空中的月亮,月光皎洁,不似那个世界的太阳那般刺眼,小木,我,或许很快就能找到真相了。

“又想什么呢?”身旁逸遥的声音响起,逸遥正在一旁一脸无奈的看着颜枝,这家伙,三两句话就走神。

“没什么,”颜枝回答道,自己固执的寻找那个真相,有些忽视身边这些人了吧,这个时代里没有幸运儿,所有的人都或多或少的背负着些许不幸,还好,自己还有这些人陪在自己的身边,显得自己相对幸运一些。

颜枝看着逸遥,逸遥还在一旁喋喋不休,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颜枝现在却突然感觉难能可贵。

“这么晚了,你又在干什么?”不过可贵归可贵,和烦人是两码事,如果让这家伙一直说下去的话,自己的耳朵估计明天就要长出来老茧了。

“我?”逸遥晃了晃手里的袋子“咱们这次出去时间太久了,回来我又昏迷了好几天,这好不容易出院了,不得赶紧给我老妹儿送点桂花糕。万一哪天这小祖宗不开心再闹起来怎么办,我可受不了。”

“也是,你这一去就是几个月,不过你大晚上去有点不大好吧,打扰人家睡觉。”

“没事,给她放那,她明天早上一起床就能看见了,想想她到时候得有多惊喜。”说到这里,逸遥忍不住开始哈哈大笑。

颜枝无奈的白了他一眼“那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我一出来就看见你在这,就过来了。”逸遥道“啊~困死了,我先回去睡了,明天还得给她收拾收拾房间,有些地方都落灰了。”

“嗯。”颜枝并没有多说,只是目送着逸遥离开,然后走出胡同“不知不觉竟然到了这里……”

皎洁的月光洒下,照亮了这一方地域,颜枝面前是一面恢弘大气的石门,石门上边写着两个大字“公墓”。

牟潇楠家里布置的比较简单,但药品种类却是很齐全,颜枝走后牟潇楠打了针镇定剂也算是冷静了下来,不过春药还是没有解药,牟潇楠只能靠着镇定剂硬生生的抗了过去。

药劲过去后,牟潇楠便回到了床上,那些人只能是一些靠着赏金吃饭的“打工人”,自从回到学院之后,这些事情发生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只是这次的武器这么先进,让自己都栽了个跟头是牟潇楠属实没有想到的,至于是谁在幕后下的手,自己在第一次被袭击之后就已经有答案了。

但那有能怎么样呢,即便是事出有因,即便是军方不追究,即便是法律做出了原谅,即便官方也在一遍一遍为自己开脱,可这终究无法改变自己杀了人家哥哥的事实,事出有因又如何,你又没有办法告诉人家。

牟潇楠偏过头,看向床头柜上摆放着的两个胸牌,其中一个的右上角缺了一块,缺角的周边还有点点血斑,仿佛在控诉一桩不可原谅的罪行。这是他唯一留给牟潇楠的东西,其他的都留在了他家人那里,这也无可厚非,那是人家自己家的事,和你一个外人又有什么关系,即便是这个胸牌,也是军方给她而不是他们家人允许的。

他是他们那一届最耀眼的明星,是家里的骄傲,可就是那么一次任务,还是他们第一次出任务,这让人怎么能接受的了。

刚回来的几个月,那次任务一度成为了牟潇楠的梦魇,每每当她闭上眼睛,眼前就会浮现出那张绝美的容颜,仅是回眸一笑,便是倾国倾城,风情万种。

她是谁?牟潇楠想知道,只是或许知道了也没有意义,知道又能如何一切都已经成为过去,无可改变。

那种级别的辐射,只要是稍微接触就能让人命丧黄泉,可对她却毫无影响,那人是那么的美,即便身上穿着狐皮大衣也无法遮住那傲人的身材。

手指一钩,便摄人心魄,这不是比喻,不是夸张。

只是远远的望了一眼,队里所有的人,都如同发狂了一般,自己那时走了神,没有看到那人究竟做了什么,但也因此逃过一劫,只是自己再次回过神来,自己的队友已经开始了自相残杀。

有点甚至杀死对方之后还不满意,他们将对方分尸,用炸弹把对方炸成碎肉,牟潇楠有些吓坏了,但她强制自己镇定下来,她想去阻止这场惨剧,只是任凭她如何呼唤,甚至是想把他们打晕都无济于事,她想呼叫基地,但早已超出了联络范围。

最后,二十多人的小队只剩下了他和自己,他是这群凶兽里面最后的胜利者,他的能力远比自己更强,但好在最后他突然清醒了一些,但身体依旧不听他的使唤。在他最后清明的时刻,他拿起她的枪对准了自己的心脏。

伴随着一声枪响,还活着的人只剩下了自己,他倒在自己怀里,远方的那人似乎很满意,最后朝自己这边看来一眼自己的战绩,随后那绝美的女子也不见了踪影。

这件事情回来就被设置为绝密的管理级别,哪怕是少将也没有权力直接去查看,而知道事情真相的也只有军方最高层那几个人

虽然军方的声明之中出现的那一句他的死亡与自己无关,会有多少人去信,自己带他回来的时候他心脏处的伤痕被太多人看在眼里,即便别人都会相信,他的妹妹也不会去选择相信,他那时已经是家里的顶梁柱,父母双亡,兄妹两人相依为命。

或许整个基地内除了那些知道真相的人,唯一可以去相信自己的就是颜枝,而颜枝相信却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她大体可以猜出来颜枝想要去知道什么,只是她不明白,颜枝之前和姚康的关系很好,如果他开口姚康应该不会不答应他,毕竟颜枝的情况太过特殊,这些事情他应该要知道的,但颜枝却想从她这里知道。

或许是同病相怜,有着相似经历的人总是更能理解彼此,所以牟潇楠也可以去理解颜枝的心情,也想试着去帮他走出来。

但是现在,她更担心颜枝会将那人的妹妹查出来,以颜枝的能力去找出她并不难,但一旦她被找到,私下谋害执行者是死罪,没有商量余地的那种。

他死在自己怀里之前唯一说过的话就是让自己好好照顾他妹妹,他妹妹一直记恨着自己,别说照顾,自己根本都进不去她的生活,但她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颜枝把她查出来,最后再看着她死。

那样的感觉不会比自己当时杀死他更好。

三六减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