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小镇当学神

重回小镇当学神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1章 告别

自上次醉酒事件后,焦予婷慢慢地发现了沈斜不是外表看上去得那么冷漠,邪气。所以偶尔也会跟着林晚照去沈家玩。

沈奶奶是非常喜欢这个蹦蹦跳跳的小姑娘的。

自家孙子哪里会这样大笑着逗她玩。

晚晚这孩子也是,哪哪都好,就是不太活泼。

于是乎,两人关系愈加亲密。

做为沈奶奶的开心果的焦予婷一听到她住院的消息,急得几天没安心上课。

一是为沈奶奶的伤势担心,二是为沈斜担心。

好歹自己也算是他的唯二的朋友了吧。

万一这货被影响考不上高中,她家晚晚这么高追求的人,到时候还会屑与和他交朋友?

万一他们两个崩了,她一个人夹在中间多难受!

所以中考前夕,她特意去白云寺求了文昌星。

一愿林晚照高中状元

二愿自己榜上有名

三愿沈斜超常发挥

……

相比而言,林晚照对这件事就淡然多了。

和沈斜打电话也从不催他认真学习,只管教他照顾好奶奶。

焦予婷一看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三人友谊马上就要分崩离析了,天天像个热锅上的蚂蚁似得。

这天晚上,沈奶奶刚从医院回家,林晚照被焦予婷硬拉着去沈家。

一到沈家,她就自己去陪卧床休息的沈奶奶,把林晚照关在沈斜房里,让她帮他再好好复习一下。

一再强调临阵磨刀三分快!

林晚照一脸无奈地靠在沈斜肩头看他打了半晚上游戏。

本来就还有最后两天,再复习也只会徒增压力。

要离开沈斜家前,林晚照才状作无意般问了一句:“阿斜,复习好了吗?”

沈斜看着只够到他肩膀的女孩,突然俯下身来朝着她耳边吹了一口气:“怎么,不相信你沈哥哥吗?”

林晚照顿时无语,呆呆站了半分钟。

这人是坏心眼跟着个子一起长!

看着女孩半晌没反应,沈斜露出一副得逞的表情,长臂一伸,把林晚照秀美的头颅夹在胳膊下,就往出带。

第二天一大早,焦予婷又敲响了她家的门。

一上阁楼,就看到林晚照披头散发的陪林朝辰玩积木,显然刚被人闹醒。

见此情景,她立马一副怒其不争的模样。

“林晚照,快去收拾啊,沈斜等着你救命呢?”

林朝辰兴冲冲地站起身,跑到刚刚破门而入的女孩儿身边,牵起她的手往过带。

这边,还没清醒的林晚照打了个哈欠,眼中打出了泪花:“救什么命,对阿斜有点信心好不好”

一看到被林朝辰拉着手过来的焦予婷又要开始作妖。

林晚照只能多解释了几句。

“婷婷啊,两天补不了几分的,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休息和心态了,咱们不要过去打搅他,好不好?”

焦予婷闻言坐在了地板上,思考了一会儿也觉得她说的挺有道理。

毕竟人家是学霸,有经验!

……

历时三天的中考就这样落下帷幕。很多人一辈子的交集就在这里画上了句号。

曾经满心期待着长大的孩子,开始和小镇不挥手地告别,和五月里漫天飞舞的柳絮告别,九月里南瓜味的阳光告别。

林晚照走出考场时,就看到了校门口柳树下等她的少年。

还是那头长长了很多次,又被剪短了很多次的银发。

他像柳树抽条似得疯长,一年多下来,林晚照只能够到他的胸膛。

明明她也在长个子。

林晚照叹了口气,却不见哀愁。一双桃花眼硬是笑得成了月牙。

她抬起步子靠近她,每走一步,微笑就甜一分。

“阿斜,我想吃东巷口的小烧烤,还有他家旁边小卖部的荔枝味雪糕,我要一口雪糕一口烧烤!”

还没走近,林晚照就肆无忌惮地扬着嗓子喊。

柳树下的人款款站着,自成一派风流。

慵懒的嗓音传来,夹杂着不易被人察觉的宠溺:

“考完了就要作死啊?”

林晚照不管他,只晓得拽着他的胳膊跟着人流往外走。

刚刚脱离人群,迎面就碰上了两个老熟人。

不,应该不算是熟人。

赵朴谨和徐情是一个年级的,有来往也很平常。

不过,当他们两人各自捧着一束向日葵温柔而来的样子,画风还挺奇特的。

待到他们两人走近,林晚照才发现赵朴谨手里拿着两束花。

不过,要送给谁是人家的意愿,她可不想去猜。

而徐情手里捧着一束花,不用想就知道是要给谁。

林晚照暗暗地拧了拧抓着的胳膊,待两人站在他们面前时,不动声色地放下作案的手。

“恭喜解放!也恭喜进入真正的地狱!”

赵朴谨拿着幽默的腔调开了一句玩笑话,先将一束金灿灿的向日葵伸到林晚照面前。

林晚照不顾旁边少年递过来的眼神,和颜悦色地接过花束道了谢。

赵朴谨还保持着刚刚微笑的弧度,又将手中的另一束花递给沈斜。

林晚照着实吃了一惊。

合着是给这厮的。

暴遣天物啊!

沈斜拽着脸,一副不想给面子的样子,林晚照看人家赵学长不远行路过来送温暖,也不好意思看着僵局出现。

于是,她低头咳嗽了两声。

不料沈斜还是没反应。

又咳了两声。

还是没反应。

……

林晚照不满地抬头看了一眼,只瞧见了他有些胡茬的下巴。

养孩子可真不是件容易事儿……

就在气氛转向莫名的尴尬之际,林晚照笑着接过了同一个人手中的同一种花。

态度强硬地塞到了沈斜怀里后,又冲着略显尴尬的赵朴谨笑得一脸歉意:“他就这个样子,胆小内向”

语气莫名地像一个母亲对着客人解释:我家孩子从小怕见生人,别见怪。

赵朴谨倒是没有生气,笑着和林晚照寒暄。

那边看完一场戏的徐情,笑盈盈地把捧在胸口的花束扔到了沈斜怀里,潇洒之余略显做作。

“希望在永安还能见到你哦!”

她说完便转身离去,齐膝红裙勾勒出她令人嫉妒的曲线。

林晚照控制不住自己把视线放在那人饱满的臀部上,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沈斜怎么回事?她的花倒是接了!

被人按在心里狠狠摩擦的沈斜这时候也是一脸懵逼。

这人谁?扔花干啥?

木木葡萄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